Maritime SilkRoad
  • Male
  • Malacca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Maritime SilkRoad'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INGENIUM
  • Paetiyo
  • Eamman Habibatah
  • Baghdad Janim
  • Suyuu
  • 突然突闕起來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瑪琳娜
  • 李蕙佳

Gifts Received

Gift

Maritime SilkRoad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Maritime SilkRoad's Page

Latest Activity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美)桑德堡:夕 陽

有一種低聲道別的夕陽。往往是短促的黃昏,替星星鋪路。它們均勻地踱過草原和海的邊緣,睡眠是安穩的。有一種舞著告別的夕陽。它們把圍巾一半投向圓穹,於是投上圓穹,投過圓穹。耳朵邊掛著絲絹,腰間飄著緞帶,舞著,舞著跟你道別。睡眠時微微轉側,因為做著夢。邢光祖 譯See More
yesterday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美)桑德堡:霧

霧來了,踮著貓的細步。他弓起腰蹲著,靜靜地俯視海港和城市,又再往前走。趙毅衡 譯See More
Jun 12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美)桑德堡:思緒之束

我想起了海灘,田野,眼淚,笑聲。我想起建造的家——又被風刮走。我想起聚會,但每一次聚會都是告別。我想起在孤單中運行著的星星,黃鸝成雙成對,落日慌亂地,在愁悶中消隱。我想要越過茫茫宇宙,到下一個星球去,到最後一個星球去。我要留下幾滴眼淚,和一些笑聲。申奧 譯See More
Jun 8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美)桑德堡:也 許

也許他信任我,也許不,也許我會嫁給他,也許不,也許草原上的風,海洋上的風,也許。某個地方某個人,也許會說出。我會把頭擱在他肩上,當他問我,我會說:好的。也許。申奧 譯See More
Jun 1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美)羅伯特·勃萊:聖誕駛車送雙親回家

穿過風雪,我駛車送二老在山崖邊他們衰弱的身軀感到猶豫我向山谷高喊只有積雪給我回答他們悄悄地談話說到提水,吃橘子孫子的照片,昨晚忘記拿了他們打開自己的家門,身影消失了橡樹在林中倒下,誰能聽見?隔著千裏的沈寂他們這樣緊緊挨近地坐著好像被雪擠壓在一起鄭敏 譯See More
May 28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雪瀟·甘肅詩歌:崛起的詩群(4)

甘肅詩人的厚重詩風,做為中國西部文學抒寫西部厚重人生與西部奇異風情的一部分,當然一般都是源於甘肅詩人本身吃苦耐勞的厚重人生,源於對西部世界的真實感應促成的生活和藝術的自然契合,是自然形成而非人為趨附的,但是應當看到,甘肅詩人里有相當一部分作者,還不同程度地徘徊在對厚重之“形貌”的追求而沒有前進到對厚重之“精神”的向往。要解決這一問題,首先要在思想上解決什麽是西部精神的問題。西部精神不等於險、奇、怪,也不等於白癡、畸型、病態,更不等於流浪、冒險和遊牧,以為上述種種即是西部精神者們的藝術實踐早已受到了有識之士的批評。在此我要向大家推薦張天佑先生的《雄起,西部文學》一文(載《陽關》2000年五期),他把西部精神概括為敦煌精神且對敦煌精神做出了六點概括:明燈般的開放意識、鮮活的創造意識、有容乃大的民族自我意識、胡楊林式的苦難意識、熱愛生命的信仰意識、激情的超越意識,我認為很有道理。對此,李老鄉先生也有類似的看法:“敦煌不遠--天堂很近。這是甘肅詩人的福分。敦煌開鑿者深邃、博大的思想境界,壁畫藝術超然的魅力,從不同的角度給我們多方面的啟示。”(《風中的石頭或野草——幾句與詩沾邊的話》,載《人民文…See More
May 24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雪瀟·甘肅詩歌:崛起的詩群(3)

甘肅詩歌如此平易樸素的語言,來自於甘肅詩人深厚的語言修養。甘肅詩人深厚的語言修養,除了表現為鉛華洗盡的平易樸素之外,還表現為他們善於在人們習空見慣的語言渣滓里發現閃亮的語言黃金,發掘新鮮得讓人眩目的意義,起死而回生,妙手而回春,讓那些被生活所窒息的詞語復活並恢復青春——在“擦去詞語上的塵土”這方面,即使是賈平凹,也只在最近兩年才有所自覺:“第一回進山東,春在發生……”(《進山東》)“在世紀之末寫完《高老莊》,我已經是很中年的人了。”《<高老莊>後記》)及“蜂在屋檐下團結成葫蘆狀”、“茶葉在杯子里發展”等語,表明他也對這樣的語言格外喜愛,津津樂道,也正說明了這一化腐朽為神奇的語言意識之難得。李老鄉就是一位能找回失落的語言,撣去其塵土,讓詩意與詞語共同閃光的聖手。他曾在1981年元月號的《上海文學》上十分自信地宣稱:要用詩的重錘去敲響人們心靈的大鐘。他其實同時也在用詩的重錘擊蕩著我們詞語上的灰塵。他之所以被人們稱為詩壇怪才,我想與他在語言上的“平常而又陌生、常規而又創造”有關。在他的詩里,類似“生米做成了熟飯”、“此地無銀三百兩”、“深入淺出”、“謝謝”、“留步”、“老鄉見老鄉…See More
May 10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雪瀟·甘肅詩歌:崛起的詩群(2)

河西詩群:主要成員有林染、孫江、謝榮勝,胡楊、倪長錄、妥清德,等,他們以敦煌為自己創作的形象依托,以河西為自己的創作基地,以西部詩歌為自己的創作旗號,以《陽關》與《西涼文學》這兩大忠實的文學刊物為自己的根據地,近年來取得了豐碩的成果,是甘肅詩界一支陣容龐大的生力軍。此外還有隴東詩群、隴南詩群、甘南詩群等,主要詩人有陳默、姚學禮、第廣龍和小米、老蓋、毛樹林、南山牛和波眠及阿信、桑子、紮西才讓等。另外,部隊詩人張日堂和王久辛,定西詩人牛慶國和杞柏及崔俊堂等,這些地區的詩人雖然不如蘭州、河西、天水等地人多勢眾,卻個個身懷絕技,出手不凡,均為甘肅詩歌界耀眼的明星。由於本人注意范圍有限,上述羅列中一定會疏漏了其他重要的詩人姓名,也就是說甘肅詩歌目前的陣容,肯定比我剛才敘述的還要強大。總之,通過甘肅當代眾多詩人的努力,不僅其自身的詩歌藝術得到了完善與發展,同時還有力地影響了當地的詩歌後進,形成了甘肅詩歌目前以蘭州為中心,西有河西詩群,東有天水、隴南、隴東詩群這樣一虎數翼齊頭並進之格局並呈現出蓬勃發展的強大態勢。甘肅詩歌群體的崛起,與甘肅省文聯的機關刊物《飛天》多年來一以貫之地對詩歌創作的重視、引導…See More
Apr 3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雪瀟·甘肅詩歌:崛起的詩群(1)

一、引言好多年前,當時還健在的甘肅詩歌評論家孫克恒先生,曾和唐祈、高平聯名發表了《西部詩歌:拱起的山脊》一文,第一次明確提出了做為“西部文學”之重要組成的“西部詩歌”概念。盡管他們一定也很想在《甘肅詩歌:崛起的詩群》這個題目下做一番痛快淋漓的文章,但由於當時甘肅詩歌創作的實際條件,我想他們最後還是一忍而再忍了。他們將關注的詩歌范圍擴大到整個西部而普泛言之,顯然是覺得甘肅自己的詩歌多少有些勢單力薄。多少年過去了,當我們跨入這個嶄新世紀的時候,甘肅的文學創作終於迎來了一個空前的盛況,雪漠的長篇小說《大漠祭》轟動之外,年初短短的幾個月里,才華橫溢的蘭州作家葉舟,就在《人民文學》、《大家》、《創作》、《飛天》、《山花》、《莽原》、《天涯》等全國著名的文學大刊上爆炸般發表了他的一系列中短篇小說。而甘肅的詩歌更是捷報頻傳,取得了有目共睹的驕人成績。僅以最近的兩年為例,繼“1999年度星星跨世紀詩歌大獎”被陽飏摘取之後,2000年第1期《詩刊》以頭條位置推出了古馬的大型組詩,緊接著娜夜、陽飏、高凱又在每月《詩刊》“每月一星”欄目上光榮亮相,同時,雪瀟、欣梓、汪渺分別在《十月》上發表了他們的組詩。在2…See More
Mar 28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劉漫流·讀物的時代(下)

生活在十六、十七世紀之交的康帕內拉在《太陽城》中曾經提到,“這一百年來所出版的書籍,比五千年來出版的還多”──根據國際圖書學研究所的一個統計,1436年至1500年印30,724種;1500至1600年印285,824種,1600至1700年印972,300種。(《太陽》,第134頁,注[96])在英國書籍印行的數量先是以百計,後來又以千計,而在1500─1640年間,該國印行的書籍已達兩萬種。據估算自1724─1757年,倫敦的印刷機約計從七十台增加到近二百台,“在不停地被使用”,一百年間出版量則增加了四倍。日報與期刊的興起,《閑話報》與《旁觀者》的創辦,使散文隨筆的創作空前昌盛,接著便是小說的逐漸興旺發達。隨著讀者隊伍的不斷擴大,閱讀取向的轉變,使得諸如報紙和小說這兩種十八世紀興起的更為容易讀懂的文學消遣形式受到最廣泛的認同與歡迎。到1781年,約翰遜已經談到了一個“讀者的國度”,這倒真應了英格(Inge,William…See More
Mar 23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劉漫流·讀物的時代(中)

一本書,如果不把它當成一種物,那會是什麽呢?一種絕對精神創造的體現嗎?所謂絕對精神指的就是上帝,那麽在某種程度上或許只有《摩西十誡》才算得上是這樣一本“書”,雖然它同樣不得不借助於某種物質外殼,《舊約》上明白地交待了它的“字是神寫的,刻在版上”,天主耶和華在西奈山親手把它交給了摩西。在回教徒們看來,《古蘭經》也正是這樣一本天賜之書,它是在七世紀時由一個叫穆罕默德的人根據上天的啟示斷斷續續地口授,並由他的門徒記錄下來的。但即使連這樣的一本“聖書”,也還有人管它叫《讀物》(又譯《閱讀》),意思是指每一個穆斯林“要讀的東西”。並且事實上跟《聖經》一樣,它們都是人類歷史被最廣泛地閱讀的書,雖然不能隨便把它們跟通常所謂暢銷書混為一談。可讀性無疑是書作為讀物的一個最起碼標準,但具體落實到像《古蘭經》這樣的書,仍有見仁見智、難以把握的一面。文化背景的不同,心境的差異,對於不能夠閱讀原著的人,甚至選擇何種譯文都有可能成為影響閱讀效果的因素。即以《古蘭經》為例,從它問世到現在的十幾個世紀中,一直是作為占整個人類種族五分之一的人的宗教和生活指南,據卡萊爾《論英雄和英雄崇拜》一書介紹,在世界上所有的清真寺里…See More
Mar 1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劉漫流·讀物的時代(上)

書寫來就是被人讀的,這幾乎是天經地義的事。單就這一點來說,書籍存在的價值就是被閱讀,世界上沒有一本書不可以被當作讀物,一本書如果不能成為讀物,也就難稱其為書。將書稱為讀物,既是對可讀性的強調,也是對書的物質實體本身的強調。但在一個讀書人眼里,書卻不宜跟一般意義上的物混為一談。暫且勿論一本書必不可少的物質軀殼,──請試想一本用天鵝絨作為封面裝訂,並帶有白銀搭扣的羊皮紙抄本的神奇手感──一本書,一直是作為一種精神產品。甚至在我們不得不動用“產品”這樣有物化嫌疑的字眼時,仍盡量避免使用任何容易讓人跟物質生產相比附的說法,而總是樂於選擇諸如“結晶”或“凝結的光的滴狀物”之類美麗詞語來稀釋物質,凝聚精神。普魯斯特曾表白,我們至少堅信一本書的內容,“我們寫出的句子的內涵應該是非物質性,不是取自現實中的任何東西,我們的句子本身,一些情節,都應以我們最美好時刻的澄明通透的材料形成。”同樣,貝葉經之引人摩挲當然不僅限於一片貝多羅樹的葉子,──雖然,一種非同尋常的物質載體本身已足以構成某種精神的象征。另一方面,對書籍外觀美麗的強調難道不也正代表了對內在品質的格外重視嗎?──而主要是其中以血、以淚寫成的文字…See More
Feb 22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張軍·當代詩歌敘事性的控制(下)

這種深度主要是感受的深度,輔助有思考的深度。感受是人類與世界相互體驗的唯一方式,感受本身有層次之分,有淺薄和深刻之分,同一樁事情,有人可能麻木不仁,或者流於客套般的認同,有人卻能感受到悲憫,關切、疼痛、顫栗或幸福。請看師江的《黑夜》:(5)[p41]有一種聲響像宿命一樣來臨那是鄰居的作愛聲驚憂於我長久的,斷續的,噪動的呻吟——為什麽別人的幸福總會破壞我的幸福那是再婚的作家和年輕的妻子他們長久以來的第一次作愛他性格溫和,作品沈著優美他身上有些疾病作一次愛不容易我的聽覺陪著他們就像陪著作家溫良的秉性他們在某個時刻收場而我的眼睛睜到天亮這是一首深度感受,深度敘事的典范之作。一種作愛聲驚憂了他,他嘆息:為什麽別人的幸福總會破壞我的幸福。他的感受沒有停留在這個平面上,或者像通常作者的敘述會煩躁不安,輾轉反側。如果這樣,那將是淺薄的,停留於事物的表象。作者的高明之處在於,他的感覺向深層次開掘,他理解了,再婚的作家和年輕的妻子,“長久以來的第一次作愛”,師江能夠設身處地的理解別人:“他身上有些疾病,作一次愛不容易”,由此寫出了深層次的感受。意義更深廣。這種對世界的深度感受的楔入方式、姿態,感受的向度…See More
Feb 19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張軍·當代詩歌敘事性的控制(中)

艾略特的敘事技藝給當代詩人很大影響。特別是他以意識流手法寫的《普魯弗洛克的情歌》,直接處理日常事件。詩人成熟的心智使一個事件轉化成了經典性的、對人具體生存情境的分析和研究,它承擔了比此事更深重的負荷。詩人既是冷靜客觀地敘事,又是戲劇性獨白和深刻地命名。他將克制、戲劇獨白、沈思追問扭結為一體,寫作者的態度因事件本身的復雜性而變得遲疑,構成了詩歌巨大的包容力。這使用詩的敘事依恃的不再是單維的時間鏈,而成為各種聲部間的爭辯;詩具有了打動人心的生存力量,而不是情感力量。詩人的敘事不再是因果關系的交代,他與事件拉開了足夠的距離,一邊敘事,一邊分析自己的敘事,寫作成為朝向精確的摸索。這首詩對敘事性反諷同樣具有啟示。它的整體運思是在反諷一面,但不像我們在敘事反諷中慣用的那樣,簡單地說反話或揭示事件乖張一面,而是以復雜的立場展現事件內部糾葛中不為人知的方面。這使我們當代詩人意識到:在詩中滲入一定程度的敘事性,有助於我們擺脫絕對情感和箴言式寫作,維系住生存情境中固有的含混與多重可能,使詩更有生活的鼻息和心音,具有真切的、可以還原的當下感,使我們的話語保持硬度並使之在生命經驗中深深紮根。(三)對現代詩歌史…See More
Feb 8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張軍·當代詩歌敘事性的控制(上)

(作者單位:深圳市社會科學院,廣東省深圳 518031)[摘要]當代詩歌的敘事性形成一種新的寫作潮流,但由於詩人們對敘事手段的競相運用,出現了過濫的現象。這就需要對敘事運用有所節制,有所控制。探索敘事性、抒情性、意象性的綜合運用。當代詩歌的敘事性,已形成一股寫作潮流,引起了業內詩歌同仁的廣泛關注。有的把它稱之為又一個美學原則的崛起,有的認為是對處於低迷的當代詩歌打開了一條新的通道,有的則認為豐富了詩歌的表現手段,總之有廣泛的認同感。我亦如此,敘事性的重新引入,為新詩創作注入了新的活力,但敘事性的濫用,必然有害當代詩歌的健康發展,必須有所節制,有所控制,與其他詩歌表現手段有機結合,綜合運用。一、敘事的觀念及特質詩歌的敘事性有別於敘事詩,是沒有情節只有細節、只有日常生活場景和微妙心理闡述的敘事,是傾向於復雜、也傾向於單純的敘事,是一種對自身生存體驗的顯示方式,是有意味的敘事。王小妮的一首《白紙的內部》[1](P193)就是很好的詮釋:陽光老在家以外家里只有我一個心平氣坦的閑人。一日三餐 理著溫順的菜心 我的手…See More
Feb 1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劉潔岷·湖北現代詩歌片論(下)

張執浩的詩歌形象部分地是一個滿頭白發騎著瘦馬的翩翩少年。“……她的甜蜜,就是全人類的甜蜜”(張執浩《糖紙》)。張執浩的早期詩歌明澈而抒情,有軟、甜、糯的口感,如《糖紙》、《蘋果堆》,得到一部分讀者的喜愛。他在1990年代中期努力對自己的詩歌進行了較大的變構,加入了敘事乃至對話,因而擴大了詩歌的語境空間和精神容量,如長詩《美聲》,如“……晨風吹拂著曖昧的星空,也吹涼了/我遞給朝霞的雙手。我看見她們/一張張禮貌的臉,在人海中鳧遊。/‘而這並不是今天的全貌,我也看見了/陰溝里的老鼠。’”(《見習護士走過大街》)除詩性“敘述”外,張執浩詩歌的語言方式仍是在一個場景中聚焦某個意象或核心物象,然後通過隱喻推動語境嬗變展示心靈世界。這種方式在現代詩寫作者中如今已不常見。我以為方式不會過時,關鍵是要找到托馬斯·特朗斯特羅默提到過的“某個開關”,它一經觸碰語言之墻便打開了,詩歌的花園就在眼前。“三十三年前,我在花香中出生/母親說她生下我,太陽剛上樹梢/老家門前的梔子又開出幾朵/我是一出生就嗅到花香的人……”(柳宗宣《嗅著梔子花香》)。柳宗宣是個地地道道農民的兒子。我曾搭乘卡車到過他老家的農場,在那兒,我…See More
Jan 29

Maritime SilkRoad'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Maritime SilkRoad'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aritime SilkRoad's Blog

(美)桑德堡:也 許

Posted on May 24, 2018 at 4:13pm 0 Comments

也許他信任我,也許不,

也許我會嫁給他,也許不,

也許草原上的風,

海洋上的風,也許。

某個地方某個人,也許會說出。

我會把頭擱在他肩上,

當他問我,我會說:好的。

也許。

申奧…

Continue

(美)羅伯特·勃萊:聖誕駛車送雙親回家

Posted on May 24, 2018 at 4:11pm 0 Comments

穿過風雪,我駛車送二老

在山崖邊他們衰弱的身軀感到猶豫

我向山谷高喊

只有積雪給我回答

他們悄悄地談話

說到提水,吃橘子

孫子的照片,昨晚忘記拿了

他們打開自己的家門,身影消失了…

Continue

(美)桑德堡:思緒之束

Posted on May 24, 2018 at 4:00pm 0 Comments

我想起了海灘,田野,

眼淚,笑聲。

我想起建造的家——

又被風刮走。

我想起聚會,

但每一次聚會都是告別。

我想起在孤單中運行著的星星,

黃鸝成雙成對,落日慌亂地,…

Continue

(美)桑德堡:夕 陽

Posted on May 24, 2018 at 4:00pm 0 Comments

有一種低聲道別的夕陽。

往往是短促的黃昏,替星星鋪路。

它們均勻地踱過草原和海的邊緣,

睡眠是安穩的。

有一種舞著告別的夕陽。

它們把圍巾一半投向圓穹,

於是投上圓穹,投過圓穹。

耳朵邊掛著絲絹,腰間飄著緞帶,…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