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time SilkRoad
  • Male
  • Malacca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Maritime SilkRoad'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INGENIUM
  • Paetiyo
  • Eamman Habibatah
  • Baghdad Janim
  • Suyuu
  • 突然突闕起來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瑪琳娜
  • 李蕙佳
  • se.gamat
  • Récupérer
  • Poèmes lieu

Gifts Received

Gift

Maritime SilkRoad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Maritime SilkRoad's Page

Latest Activity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古馬的詩·蒙古馬

埋進土里的落日  茂盛的青草是誰從地底下返射出的光線青草中的野花哪一片是滲透出時間表面的人的鮮血  (具有落日的味道)蒙古草原  一匹垂首於蒼茫的蒙古馬  被風吹動的鬃毛  像成吉思汗的頭發古馬的詩·倒淌河小鎮青稞換鹽  銀子換雪走馬換磚茶  刀子換手血換親  兄弟換命  石頭換經  風換吼鷹換馬鐙  身子換輕大地返青  羊換的草呀古馬的詩·草籽把一句話埋在地下  埋在青銅之前或公元之後歷史的空闊處一匹追根問底的瘦馬  刨沙刨雪的前蹄此刻是略有點憂郁和遲疑的夕陽麽 古馬的詩·大雨 森林藏好野獸  木頭藏好火  糧食藏好力氣  門藏好我  閃電  為啥藏不好美麗而痛苦的臉大雨半夜敲門  大雨要我潑出燈光  給你騰個藏身的地方See More
Thursday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古馬的詩·羅布林卡的落葉

羅布林卡只有一個僧人:秋風 羅布林卡只我一個俗人:秋風用落葉交談 一只覓食的灰鼠 像突然的楔子打進談話之間 寂靜,沒有空隙 古馬的詩·青海的草 二月呵,馬蹄輕些再輕些 別讓積雪下的白骨誤作千里之外的搗衣聲和巖石蹲在一起 三月的風也學會沈默而四月的馬背上 一朵愛唱歌的雲散開青草的發辮青青的陽光漂洗著靈魂的舊衣裳 蝴蝶干凈又新鮮蝴蝶蝴蝶 青海柔嫩的草尖上晾著地獄曬著天堂See More
Tuesday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何懷宏·市井與高原——讀阿堅的詩稿(下)

他也描述乃至歌頌肉體、自然和世俗生活,但決不像惠特曼那樣豪邁的歌頌。他注意的主要是市井生活中那些平淡而有趣(你也可說是“無趣”)的東西,並且用一種自嘲和無奈(你同樣也可說是“無賴”)的方式表達出來,比如說城市的喧囂,地鐵的擁擠、無錢的窘況、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快意,與各種女人們的關系,和老鄉、大媽、大嫂的交往。這些生活的場景有賭場、澡堂、賓館,而尤其是街道:你的四周每天都出現街道 進口的高速車開不快排隊等路 旁邊的自行車道卻一片小腿亂蹬 遇紅燈不耐煩更不耐煩罰款 地上的痰比監察痰的人漸少了 站台等車人煩時也圍圍瞎二胡 有時摸半天也不是一個子不扔他有一些全景似的敘述,有時也只寫一件事:明晚去他家聚會邀你也去 要你帶個漂亮姐或者肥母雞 你問人難看雞瘦各帶一半行不 他說人若難看雞就得更肥才行 你買了兩雞又想起一個小甜臉 出來開門的她竟是一個大肚子 她抱歉說年初結婚也沒通知你 又問干嘛這麼客氣給我買雞吃 你噢噢著只說讓她補養補養 丟了雞趕緊找上月才見的她 她肚倒沒大長得大方多於美麗 聚會的路上見別人不是拎著雞 就是挽著人,他們都一只手忙 拎雞挽人只有你兩手都沒閑著 雞沒吃完,跳舞時女的多一位阿堅的…See More
May 21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何懷宏·市井與高原——讀阿堅的詩稿(上)

我自己到現在還沒有讀過阿堅在報刊上公開發表過的詩,我所讀的只是手頭一些他自印的集子,他那時贈詩時多自署“大踏”,未看到署名前卻聽成“大塌”。但這里還是循例叫他較響亮的名頭“阿堅”。 我手里有的這些詩稿一共有21輯,印在便宜的泛黃的白紙上,最早的一輯是87年6月《多余的日子》,收詩32首,如果加上“代序”是33首,最晚的一輯是91年5月的《自然的風》,無序,也是32首,標明是第41輯,也就是說,我手頭有的21輯、600多首詩,只是從87年到91年中印出的、他的詩歌的大致一半。阿堅這位自認的“懶人”,實際上夠高產的了。 阿堅詩的藝術性或者還有思想性自有行家評論,我這里只是想說一說我自己的一點閱讀印象。第一個印象是很好讀,所以,我還以為阿堅的詩早就可以像王朔的小說或王小波的雜文加小說一樣流行了,因為,在我看來,他們仨在某種意義上是可以歸為一類的,而阿堅也自有他的天份,他的詩挺有趣,平易近人,不怕往下流,也不是只寫了一首兩首,我,還有我的不少朋友從讀他的詩中得到過許多快樂。但情況看來並不像我以為的那樣,這大概不是那個詩人的命運不濟,而是詩的命運不濟,詩的形式確實不再行時了,即便是好看的詩,也不…See More
May 16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波佩·在路上的重慶五詩人(下)

歐陽斌:通靈者與變臉人歐陽斌的詩歌生活始於八十年代中期,因為一貫的內心堅持與反叛造成這樣一個寫作者在眾多詩歌中的不群。但他是狡猾的,一方面用本名在一些傳統文學刊物上發表讀者和編者所需要和認同的東西,一方面用多個化名創作出了大量與時代寫作趣味相悖的詩歌作品。他離開大城市,孤獨地在一個小城生活了若幹年,過著不被人(甚至同類)理解的生活,他並不打算將那些已發表的、令自己不滿意的詩歌一票否決。另一個時期,歐陽斌在神秘主義的詩歌路途上樂此不疲。他在《廈門文學》於1998年二月舉辦的“走向新世紀中國詩歌大展·重慶專輯”中,以黑巖為署名發表了《通靈者》組詩。在其“詩論一”中說道:“現代漢詩依據神秘的特質而存在,廣大的神秘成就了更為廣大的詩境。神秘,漢詩解構的第一元素。”同年的《詩刊》和《十月》分別於第一期推出了其帶有神秘傾向的組詩,《詩刊》在新辟的欄目“世紀之交·詩的盛會”中首次刊登了張新泉、簡寧、伊沙和歐陽斌等詩人風格迥異的組詩。我們在歐陽斌詩歌中首先看到了對通向神秘(神性、詩性、史性、血性)道路的執著,在這個執著中所表現的是作為一個個體寫作者的探索——他力圖通過打破夢幻與現實之間的障礙和展示奇妙…See More
May 15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波佩·在路上的重慶五詩人(上)

開篇詞如下文字請勿修改和曲解。這里談及的五位重慶青年所涉及的話題,僅僅是對在成長中的詩人們的討論。這些在他們各自生活中或步行、或小跑、或狂奔的現代漢詩寫作者,與各位編者和讀者的生活並沒有什麽兩樣,他們不過是在各自的生存空間里加入了另一種烏托邦生活、他們說出的不過就是一些個體心靈史片斷而已。在觀察他們每一個人時,我遵循的是英籍德語作家卡內蒂的話:“在文學中留下許多未說出的事物是重要的。這樣才有可能辨別在多大程度上一個作家(詩人)所知道的多於他所說的,這樣他的沈默就不是陰郁的而是智慧的標志。”重慶作為上個世紀尤其是七、八十年代的詩歌重鎮,湧現了諸如傅天琳、李鋼、王川平、梁平、柏銘久、華萬里等一大批優秀的詩歌寫作者,他們在各自的人生空間里抒寫心靈經驗,這也是一批具有良好天資的詩人,諸如《藍水兵》、《夢話》等業已成為當代詩歌名篇。他們的成名或許與其所在的時代和歷史機遇有某種聯系,但我們更多的是見到了這樣一群人的另一面——作為詩人所必備的心靈能力。就如我所喜愛的法國詩人洛特雷阿蒙說過的:天資保證心靈的能力。他們用這樣的能力維持了在時代生活中一閃即逝的臉龐。我所理解的九十年代重慶青年詩歌,主要指向…See More
May 14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李德武·詩在哈爾濱(下)

桑克:豐富的學識,厚重的語言功底、銳利的探索鋒芒和一顆充滿浪漫情懷與歷史責任感的心靈使得桑克在當今的詩壇上格外耀眼。他對象征主義和意象主義的回避與對浪漫主義的倡導反映了桑克更重視詩的人性要素,而不是修辭的要素。但是,基於漢語詩歌語言的粗糙和薄弱,桑克敏銳地意識到提升漢語言在當代詩歌中的成熟性和活力已經成了必須正視的技術問題。詩歌語言的成熟性並不是體現在語言穩定、普及而持久的交流,恰恰相反,而是語言的個性化和無所不能的靈活性。這個時代的詩歌語言不成熟在於語言模式化、雷同的東西太多。為此,桑克是朝著提純個性話語的方向努力的。我們註意到他提倡的所謂技術主義實際上是給自己的語言建立一種原則和尺度,譬如:他用日常講話的語氣寫作,包括他的語調和語速都體現了桑克本人的特征。接觸過桑克的人都會記得他說話時語速較快,語調短促、低沈,但有時卻含有活潑的頑皮。不僅如此,他還自覺不自覺地在他的詩歌語言中納入了自己諸多語言習慣,譬如方言、口頭語、民間俗語等,包括語句的停頓、語氣的輕重都越來越桑克化。桑克倡導浪漫主義並不是強調單純的抒情,而是更尊重人富有理想和幻想以及人歸結為情感的動物這些人本事實。在他的詩中,我…See More
May 13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李德武·詩在哈爾濱(上)

我不知道詩歌的興衰多大程度上取決於地域性,或者一個詩人的寫作多大程度上受地域性影響,探究這些也不是我寫作此文的意圖。說詩在哈爾濱並不是強調哈爾濱詩歌的中心地位或重要地位,而僅僅是基於以下的事實:1、在我了解的詩人中,不存在以地域性特征標榜自己詩歌寫作的現象,即所謂的“北方派”、“黑土詩”、“冰城詩歌”等等。2、哈爾濱的詩人也少有熱衷於流派運動的,詩人之間除了友情上的親密交往之外,在寫作上基本保持著以個人寫作為基礎的獨立發展格局。3、詩人的集中出場與其說要展現哈爾濱的詩歌寫作陣容和實力,不如說在比較中呈現個人之間的寫作差別更為合適。因為,這裏的集結並不是一種“武裝總動員”,也不含有任何“對外作戰”或“較量”的動機。那麽,我們將在此面對個體以及個體之間的差異,我們將在這些差異中感受寫作的可能性和豐富性,感受審美趣味的多樣性,感受人與人之間的不同。張曙光:一個富有激情,卻又自制力極強的詩人。他不是采取心靈扭曲的形式來實現抒情上的變化,而是從語言規約中限制情感的濫觴。體現這一規約的有兩點,一個是語言表現上的敘述性,一個是語言肌質上的經驗性。敘述性對情感的制約在於它讓當事人克服了“陷入其中的盲目…See More
May 11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Tim Winter: One Belt, One Road, One Heritage: Cultural Diplomacy and the Silk Road

The cultural aspects of the Belt and Road could forever reshape regional politics and security.China’s “One Belt One Road” initiative clearly reads as an audacious vision for transforming the political and economic landscapes of Eurasia and Africa over the coming decades via a network of infrastructure partnerships across the energy, telecommunications, logistics, law, IT, and transportation sectors. While such themes have become the subject of intense debate and expert commentary in the past…See More
May 10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南宋)趙汝适《諸蕃志》下卷·志物 (11)

《象牙》象牙,出大食諸國及真臘、占城二國;以大食者為上,真臘、占城者為下。大食諸國,惟麻囉抹最多。象生於深山窮谷中,時出野外蹂踐,人莫敢近。獵者用神勁弓以藥箭射之,象負箭而遁,未及一、二里許,藥發即斃。臘者隨斃取其牙、埋諸土中。積至十餘株,方搬至大食,以舟運載與三佛齊、日囉亭交易。大者重五十斤至百斤;其株端直、其色潔白、其紋細籀者,大食出也。真臘、占城所產,株小色紅,重不過十數斤至二、三十斤。又有牙尖,止可作小香迭用。或曰象媒誘致,恐此乃馴象也。 《犀角》犀狀如黃牛,只有一角;皮黑毛稀,舌如慄殼。其性鷙悍,其走如飛;專食竹木等刺,人不敢近。獵人以硬箭自遠射之,遂取其角,謂之生角;或有自斃者,謂之倒山角。角之紋如泡,以白多黑少者為上。 《膃肭臍》膃肭臍,出大食伽力吉國。其形如猾,腳高如犬;其色或紅或黑。其走如飛。臘者張網於海濱捕之,取其腎而漬以油,名膃肭臍。番惟渤泥最多。…See More
May 4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南宋)趙汝适《諸蕃志》下卷·志物 (10)

《琉璃》琉璃,出大食諸國。燒煉之法,與中國同。其法,用鉛硝、石膏燒成。大食則添入南鵬砂,故滋潤不烈,最耐寒暑,宿水不壞;以此貴重於中國。 《貓兒睛》睛兒睛,狀如母指大,即小石也;瑩潔明透如貓兒眼,故名。出南毗國。國有江,曰淡水江;諸流匜匯,深山碎石為暴雨淜流,悉萃於此。官以小舸漉取其圓瑩者,即貓兒睛也。或曰有星照其地,秀氣鍾結而成。 《珠子》真珠,出大食國之海島上,又出西難、監篦二國;廣西、湖北有亦之,但不若大食、監篦之明淨耳。每採珠用船三、四十隻,船數十人。其採珠人,以麻繩系身、以黃蠟塞耳鼻,入水約二、三十餘丈;繩纏於船上,繩搖動則引而上。先煮毳衲極熱,出水則急覆之;不然,寒慄致死。或遇大魚、蛟鰲諸海怪,鬐鬣所觸,往往潰腹折支;人見血一縷浮水面,則知已葬魚腹。嘗有採珠者,繩動而引之不上;眾極力舉之,足已為蛟鼉所斷矣。所採者曰珠母;番有官監視,隨其所採籍其名,掘地為坎,置諸坎中。月餘,珠母殼腐,取珠淘淨,與採珠者均之。珠大率以圓潔明淨者為上;圓者置諸盤中,終日不停。番商多置夾襦內及傘柄中,規免抽解。…See More
May 2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南宋)趙汝适《諸蕃志》下卷·志物 (9)

《蓽澄茄》蓽澄茄,樹藤蔓衍,春花夏實,類牽牛子。花白而實黑,曬乾入包。出闍婆之蘇吉丹。《阿魏》阿魏,出大食木俱蘭國。其樹不甚高大,脂多流溢。土人以繩束其梢,去其尾,納以竹筒,脂滿其中;冬月破筒取脂,以皮袋收之。或曰其脂最毒,人不敢近。每採魏時,系羊於樹下,自遠射之,脂之毒著於羊;羊斃,即以羊之腐為阿魏。未知孰是?姑兩存之。《蘆薈》蘆薈,出大食奴發國;草屬也。其狀如鱟尾,土人採而以玉器搗研之,■〈火敖〉而成膏,置諸皮袋中,名曰蘆薈。《珊瑚樹》珊瑚樹,出大食毗喏耶國。樹生於海之至深處。初生色白,漸漸長苗拆甲,歷一歲許,色間變黃;支格交錯,高極三、四尺,大者圍尺。土人以絲繩系五爪鐵貓兒,用烏鉛為墜,拋擲海中發其根,以索系於舟上絞車搭起;不能常有,驀得一枝,肌理敷膩,見風則乾硬,變為乾紅色。以最高者為貴。若失時不舉,則致蠹敗。See More
Apr 30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南宋)趙汝适《諸蕃志》下卷·志物 (8)

《椰心簟》椰心簟,出丹戎武囉,番商運至三佛齊、凌牙門及闍婆貿易。又出三嶼。蒲嘿囉嚕山產草,其狀似藤,長丈餘,紋縷端膩無節目,名曰椰心草。番之婦女,採而絲破,織以為簟;或用色染紅黑相間者,曰花簟。冬溫而夏涼,便於出入。以三佛齊者為上,三嶼者最為下。 《木香》木香,出大食,麻囉抹國、施曷、奴發亦有之。樹如中國絲瓜。冬月取其根,銼長一、二寸曬乾,以狀如雞骨者為上。 《白豆蔻》白豆蔻,出真臘、闍婆等番,惟真臘最多。樹如絲瓜、實如葡萄,蔓衍山谷。春花夏實,聽民從便採取。 《胡椒》胡椒,出闍婆之蘇吉丹、打板、百花園、麻東、戎牙路;以新拖者為上,打板者吹之。胡椒生於郊野村落間,亦有界闕中國之葡萄,土人以竹木為棚。闕開花,四月結實。花如鳳尾,其色青紫。五月收採曬乾,藏之倉廩;次歲方發出,以牛車運載博易。其實,不禁日而耐雨;旱則所入者寡,潦則所入倍常或曰南毗、無離拔國至多;番商之販於闍婆,來自無離拔也。See More
Apr 16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南宋)趙汝适《諸蕃志》下卷·志物 (7)

《沒石子》沒石子,出大食勿廝離。其樹如樟,歲一開花結實,如中國之茅慄,名曰沙沒律,亦名蒲蘆;可採食之。次年再生,名曰麻茶。麻茶,沒子石也。明年,又生沙沒律。間歲方生,沒石子所以貴售;一根而異產,亦可怪也。 《烏樠子》烏樠子似棕櫚,青綠聳直,高十餘丈,蔭綠茂盛。其木堅實如鐵,可為器用,光澤如漆;世以為珍木。 《蘇木》蘇木,出真臘國。樹如松柏、葉如冬青;山谷郊野在在有之,聽民採取。去皮曬乾,其色紅赤,可染緋紫;俗號曰窊木。 《吉貝》吉貝,樹類小桑、萼類芙蓉。絮長半寸許,宛如鵝毳,有子數十。南人取其茸絮,以鐵箸碾去其子,即以手握茸就紡,不煩緝績。以之為布,最堅厚者謂之■〈〈止白匕〉上兒下〉羅綿,次曰番布,次曰木棉,又次曰吉布。或染以雜色,異紋炳然,幅有闊至五、六尺者。See More
Apr 15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南宋)趙汝适《諸蕃志》下卷·志物 (6)

《麝香木》麝香木,出占城、真臘。樹老僕,湮沒於土而腐,以熟脫者為上。其氣依稀似麝,故謂之麝香。若伐生木取之,則氣勁而惡,是為下品。泉人多以為器用,如花梨木之類。 《波羅蜜》波羅蜜,大如東瓜,外膚礧砢如佛髻,生青、熟黃。削其膚食之,味極甘。其樹如榕,其花叢生;花褪結子,惟一成實,餘各蘸死。出蘇吉丹;廣州南海廟亦有之。 《檳榔》檳榔,產諸番國及海南四州,交趾亦有之。木如棕櫚,結子葉間如柳條,顆顆叢綴其上。春取之,為軟檳榔;俗號檳榔鮮,極可口。夏秋採而乾之,為米檳榔;漬之以鹽,為鹽檳榔。小而尖者,為雞心檳榔;大而扁者,為大腹子,食之可以下氣。三佛齊取其汁為酒,商舶興販泉、廣,稅務歲收數萬緡。惟海南最多。鮮檳榔、鹽檳榔皆出海南,雞心、大腹子多出麻逸。 《椰子》椰子木身葉悉類棕櫚,檳榔之屬。子生葉間,一穗數丈,大如五升器。果之大者,惟此與波羅蜜耳。初採,皮甚青嫩;已而變黃,久則枯乾。皮中子殼可為器;子中瓤白如玉,味美如牛乳。瓤中酒,新者極清芳,久則渾濁不堪飲。南毗諸國取其樹花汁,用蜜糖和之為酒。See More
Apr 12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南宋)趙汝适《諸蕃志》下卷·志物 (5)

《檀香》檀香,出闍婆之打綱、底勿二國;三佛齊亦有之。其樹如中國之荔支,其葉亦然。土人斫而陰乾,氣清勁而易洩,爇之能奪眾香。色黃白者謂之黃檀,紫者謂之紫檀,輕而脆者謂之沙檀,氣味大率相類。樹之老者,其皮薄、其香滿,此上品也。次則,有七、八分香者。其下者,謂之點星香;為雨滴漏者,謂之破漏香。其根謂之香頭。 《丁香》丁香,出大食、闍婆諸國。其狀似「丁」字,因以名之。能闢口氣,郎官咀以奏事。其大者謂之丁香母。丁香母者,即雞舌香也。或曰雞舌香,千年棗實也。 《肉豆蔻》肉豆蔻,出黃麻、駐牛崘等深番。樹如中國之柏,高至十丈,枝幹條枝蕃衍,敷廣蔽四、五十人。春季花開,採而曬乾;今豆蔻花是也。其實如榧子,去其殼、取其肉,以灰藏之,可以耐久。按草本,其性溫。 《降真香》降真香,出三佛齊,闍婆、蓬豐、廣東西諸郡亦有之。氣勁而遠,能闢邪氣。泉人歲除,家無貧富,皆爇之如燔柴然。其直甚廉。以三佛齊者為上,以其氣味清遠也。一名曰紫藤香。See More
Apr 9

Maritime SilkRoad's Photos

Loading…
  • Add Photos
  • View All

Maritime SilkRoad'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aritime SilkRoad's Blog

古馬的詩·蒙古馬

Posted on May 24, 2017 at 8:56pm 0 Comments

埋進土里的落日 

茂盛的青草是誰從地底下返射出的光線

青草中的野花哪一片是滲透出時間表面的人的鮮血 

(具有落日的味道)

蒙古草原 

一匹垂首於蒼茫的蒙古馬 

被風吹動的鬃毛 

像成吉思汗的頭發

古馬的詩·倒淌河小鎮…

Continue

古馬的詩·羅布林卡的落葉

Posted on May 9, 2017 at 11:09pm 0 Comments

羅布林卡只有一個僧人:秋風

羅布林卡只我一個俗人:秋風

用落葉交談

一只覓食的灰鼠

像突然的楔子打進談話之間

寂靜,沒有空隙



古馬的詩·青海的草



二月呵,馬蹄輕些再輕些


別讓積雪下的白骨誤作千里之外的搗衣聲…

Continue

何懷宏·市井與高原——讀阿堅的詩稿(上)

Posted on May 9, 2017 at 9:53pm 0 Comments

我自己到現在還沒有讀過阿堅在報刊上公開發表過的詩,我所讀的只是手頭一些他自印的集子,他那時贈詩時多自署“大踏”,未看到署名前卻聽成“大塌”。但這里還是循例叫他較響亮的名頭“阿堅”。 

我手里有的這些詩稿一共有21輯,印在便宜的泛黃的白紙上,最早的一輯是87年6月《多余的日子》,收詩32首,如果加上“代序”是33首,最晚的一輯是91年5月的《自然的風》,無序,也是32首,標明是第41輯,也就是說,我手頭有的21輯、600多首詩,只是從87年到91年中印出的、他的詩歌的大致一半。阿堅這位自認的“懶人”,實際上夠高產的了。 …

Continue

何懷宏·市井與高原——讀阿堅的詩稿(下)

Posted on May 9, 2017 at 9:52pm 0 Comments

他也描述乃至歌頌肉體、自然和世俗生活,但決不像惠特曼那樣豪邁的歌頌。他注意的主要是市井生活中那些平淡而有趣(你也可說是“無趣”)的東西,並且用一種自嘲和無奈(你同樣也可說是“無賴”)的方式表達出來,比如說城市的喧囂,地鐵的擁擠、無錢的窘況、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快意,與各種女人們的關系,和老鄉、大媽、大嫂的交往。這些生活的場景有賭場、澡堂、賓館,而尤其是街道:

你的四周每天都出現街道 

進口的高速車開不快排隊等路 

旁邊的自行車道卻一片小腿亂蹬 

遇紅燈不耐煩更不耐煩罰款 

地上的痰比監察痰的人漸少了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