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é l'après-midi
  • Female
  • 柔佛 豐盛港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Thé l'après-midi'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Bir Tanem
  • Paetiyo
  • Chiron人馬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SRESCO
  • 中砂礁群
  • TV Plus
  • Gai Lan Fa
  • 字詞過度
  • quién soy
  • Seltsames Denken

Gifts Received

Gift

thé l'après-midi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thé l'après-midi's Page

Latest Activity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今《迷失的雨季》亞馬遜叢林之旅(6)

「我應付野獸的各種技能,都是我的祖父教給我的。」朱略西撒說,目光忽然變得很溫柔:「我十歲時,祖父便開始教我使用吹管(Blow pipe)和長槍。他把木瓜、香蕉和黃梨等水果綁在木樁上,當作目標,讓我瞄準發射,這樣反覆訓練了好幾年,我的眼力和臂力都不錯了。到了我祖父六十歲那年,我也十五歲了。有一天,他對我說:『孫兒呀,讓我們去山林住一週。』就這樣,我們祖孫倆背著兩枝長槍、兩根吹管、一束毒箭,還有,一包鹽,就上路了。我們走了好幾個小時後,忽然聽到遠處傳來一陣又一陣豬嚎的聲音,祖父大叫一聲『不妙!』就命令我趕快和他一起爬到樹上去。從樹上俯望下來,我們看到一大群野豬氣勢汹汹的跑過去。哎呀,如果當時爬得不夠快,性命不保喲!等野豬跑得影踪全無了,我們才從樹上爬下來,這時,我看到一隻迷途的小野豬慢慢地跑來了。祖父立刻把吹管交給我,說:『孫兒呀,快試試你的本領!』我將吹管對準野豬,使勁一吹,毒矢疾射而出,野豬立時中箭倒地。那是我平生第一次用自己的力量去殺叢林中的野獸,心裡實在驕傲得不得了,祖父也非常高興,一直稱讚我。我的勇氣,我的信心,便是從那次的經驗裡奠下的!」說到這裡,他看到桌上蠟燭即將燃盡,亮光也…See More
21 hours ago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今《迷失的雨季》亞馬遜叢林之旅(5)

小舟靠岸後,我們又步行了一大段路,才回到茅舍,由於晚風清涼,倒也不覺得疲累。茅屋立在幽深的黑暗裡,似乎已和叢林融成了一個整體。只有一絲微弱的光從廚房悄悄的溜了出來,像一縷難以捉摸的輕煙。我這才猛然省起,亞馬遜叢林,是沒有電力供應的。朱略西撒從廚房裡拿出四根大蠟燭,以火柴點燃,黃兮兮的火花軟弱的閃了閃,才淡淡的吐出一圈光暈來。朱略西撒讓四根蠟燭巍巍然地立在桌上的燭淚裡,又轉到廚房去幫助炊婦為我們兩人準備晚餐。我望著燭光呆呆的出神。此時此刻,滿山滿谷,盡是猿猴淒厲的叫聲,氣氛怪異而詭譎。端上桌來的晚餐,是雪白的棕櫚樹心和一隻「小東西」。稱它為「小東西」,是因為我實在看不出它是什麼,雞又不像雞,說是鸚鵡嘛,也不似。問朱略西撒,他賣了個關子,說:「我想你們在吃以前最好不要問。」肉很軟,略帶苦味。我用河水泡成的那杯濁黃的茶,把肉硬生生的沖進喉嚨裡,心裡七上八下的疑神疑鬼──噫,希望不是人肉哦!把最後一團肉塞進嘴裡後,朱略西撒才臉露調皮笑意,說道:「你們吃的,是蛙肉!」蛙肉?我難以置信的睜大雙眼:「怎麼這蛙那麼大!」「哦,這是亞馬遜叢林的特種蛙,牠們有些比四、五斤重的雞還大哩!」說到這兒,不知怎的…See More
Thursday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今《迷失的雨季》亞馬遜叢林之旅(4)

「哦,我早已在這一帶的樹木上刻好了記號,萬無一失的!」他暢快地說道:「我們森林裡的同胞,自有獨特的生存方式。打個比喻來說吧,你們靠手錶來看時間,我們卻可以憑鳥聲而知時辰。」說著,他停下腳步,側耳傾聽林中鳥叫,一會兒,他雙目含笑地說道:「現在是八時一刻。」我把手錶湊到眼前來看,果然,一分不差!他得意地解釋道:「鳥兒在不同的時間內,往往有不同的叫法,聽久了,自然能夠分辨。」我信疑參半,然而,後來多次試他,居然沒有一次不準!好不容易的,才走出了那個黑黝黝的大叢林,來到了河畔一排三四間茅屋前。茅屋裡點著煤油燈,令我驚愕得難以置信的是:其中一間茅屋裡的幾個土著居然躺在地上,享受由手提收音機播出來的音樂!「這是叢林裡極少數開化了的土著之一。他們的家庭裡有人長年在城裡工作,給他們帶回來這些奢侈品。」朱略西撒說。很意外地,我發現他的聲音和神情都有些悒鬱。不待我發問,他就繼續說道:「我雖然也在城市工作,但是,我絕對不要我的家人或者我的族人接受太多現代文明的影響,因為他們不了解文明進化的真正意義,只是盲目的接納那些不該學的。比如說:我們生長在亞馬遜叢林,自小由亞馬遜河哺育成長,我們喝河水,也用河水來煮飯、…See More
Jul 3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今《迷失的雨季》亞馬遜叢林之旅(3)

我伸頭過去看看,果然。實在後悔錯失坐觀捕魚的大好良機。「來,趁熱吃。」朱略西撒切下一塊魚肉送進嘴裡:「我相信妳沒有吃過比這更新鮮的魚。」魚肉的確甜美,只可惜在烘烤時下了過多的鹽,吃起來鹹得有點澀口。正吃著時,主炊的婦女捧出了一大盤金黃色的油炸物。以為是馬鈴薯,吃進口裡,才知不然。那東西很乾、很硬、很淡。「是油炸香蕉片。」朱略西撒解釋:「也是這裡土著每餐絕對不能缺少的食品。」「香蕉片?」我訝異反問:「怎麼完全沒有甜味的?」「這是香蕉很生澀時就採下來切片油炸的。如果等熟了才拿來炸,太甜,就不能用來輔佐正餐了!」說著,朱略西撒噘起嘴唇,發出了幾個怪異的叫聲,不消幾秒,居然有三隻猴子敏捷的跳了進來,爬上木凳,大大方方的伸手到桌上的木盆裡拿炸香蕉片吃。更有趣的是:另有兩隻五彩斑斕的鸚鵡也飛了進來,站在桌上,啄食盤中物,啜飲杯中水,毫不客氣,也毫不忌生。「你們晚餐要吃哪一種?鸚鵡?還是猴子?」朱略西撒語調自然地問。我輕輕撫摸著鸚鵡那柔滑如水的羽毛,毫不在意地應他:「你真會說笑。」「什麼說笑!」他神色認真,的確沒有說笑的意思:「我們土著日常吃的,除了魚類以外,便是猴子、山豬、大蛇、鸚鵡等這些肉食了。…See More
May 26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今《迷失的雨季》亞馬遜叢林之旅(2)

朱略西撒現年廿五歲,換言之,他已在城市工作了六年。「你是否決定永遠離開叢林而定居城市呢?」我問。「不,絕對不。」他堅決而冷靜地說:「我到城裡來工作,主要是想體驗多樣化的生活。我總覺得,城市裡的一切,都不屬於我,而榮華富貴,也都是過眼烟雲。只有回返叢林,我才有一種真正的歸屬感。所以,一旦我覺得我已看夠了,我便會回去叢林──一定會回去。」談到這兒,發現時間不早了,我們便結賬離開餐館,沿著亞馬遜河畔,慢慢的走回旅館去。夜的伊貴多士鎮,悶熱而陰暗,幾盞寥落的街燈垂頭喪氣的立著,不情不願的散發出幾圈淡淡的光暈。滿街都是橫衝直撞的電單車,嘈聲刺耳。這天夜裡,心情激奮難安,一直睡不成眠,半夜裡,我終於忍不住了,猛力搖醒J,問他:「喂,如果真的遇上吃人族,誰要犧牲?你,還是我?」「唔──,每人讓他們吃一條腿好了。」他揉揉眼,聲音混濁地答。說畢,翻個身,又呼呼睡去了。我睜著眼,愣愣的瞪著天花板,等天亮。【2】次日早上八時許,朱略西撒偕同我們到亞馬遜河乘搭高速摩哆船深入亞馬遜叢林去。亞馬遜河,啊,亞馬遜河!這條全長六千餘公里而氣象萬千的世界大河,此刻,在輕風的吹拂下,起著粼粼的微波。柔和的朝陽,落在色呈濁…See More
May 17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今《迷失的雨季》亞馬遜叢林之旅(1)

決定到亞馬遜原始叢林去生活幾天時,心裡就已經作了最壞的設想與打算。風平浪靜的生活,固然不必擔驚受怕,但是,生命之頁,可能是蒼白無色的。亞馬遜叢林之旅,肯定的,能為我的生活添上絢爛瑰麗的色彩。憑著這樣的信念,我和外子J兩人,在一名土著朱略西撒的指引下,從秘魯的小鎮伊貴多士(Equitos)乘搭快船,通過了世界聞名的亞馬遜河,進入了人烟稀少的亞馬遜叢林……【1】在秘魯的首都利馬(Lima)安排到亞馬遜叢林的行程時,我們告訴當地的旅行社,帶我們進叢林的土著必須懂得英語──這是首要條件。旅行社的職員拍著J的肩膀豪爽地說:「別擔心,朱略西撒的英語說得頂呱呱的,包你們滿意。我們給他取了個綽號,叫他『猴子』──因為他是在叢林的原始部落長大的,不但動作敏捷如猴,而且,反應的迅速,堪稱一流!」我們當天下午三時由利馬起飛,抵達亞馬遜河畔的小鎮伊貴多士,已是傍晚六時許了。飛機場的入境室,窄小擠迫,十多個赤足的土著小孩奔來跑去的,幫人提取行李,賺取外快;嘈雜的人聲與污濁的人氣,密密地交纏在一起,猖獗的蚊子,沒頭沒腦的朝人亂叮。提了行李走出來時,朱略西撒已經佇候在外了。他穿著橙色的短袖T恤,配以一條洗得泛白的黑…See More
May 2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今《迷失的雨季》南美遊踪 ── 自序

決定以自由旅行的方式去南美洲時,朋友們都認為太冒險了,尤其是當他們知悉我的行程裡包括了亞馬遜叢林時,更難以掩飾驚訝之情。然而,旅行的意義在於我來說,是多少帶著自我挑戰的成分在內的。有了挑戰、有了冒險,旅行時才會有加倍的樂趣。亞馬遜叢林之旅,確是南美洲之行的高潮,住在那個迄今依然存有吃人族的叢林,那種原始詭譎、神奇刺激的生活,在我心湖裡引起了極大的震盪。叢林裡的土著,過著與現代文明隔絕的生活,他們憑著驚人的毅力和堅忍的意志,和大自然搏鬪。林中的野獸、河裡的鱷魚,是他們的盤中餐;而荒野的泥地,也被他們開墾為肥沃的良田;凡有部族聚居之處,便可以看到遍地的木薯、馬鈴薯、稻米、黃梨、甘蔗、可可、蔬菜等等。他們生活簡單樸實,然而,精神長年快樂。在這些土著當中,也有極少數曾受教育;例如:在叢林裡充當我嚮導的朱略西撒,便是其中之一。他可說是我在這些年的旅行當中所碰到的一位最為奇特的人物,通過了「亞馬遜叢林之旅」這篇長達萬餘字的遊記,我寫出了他富於傳奇色彩的生活;希望那些在生活上遭受挫折的人,能從朱略西撒那不畏困難、不屈不撓的精神裡得到啟示、得到鼓舞。在出發到南美洲之前,也曾考慮及安全的問題,因而選擇了…See More
Mar 7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琦君·與尤今同遊 (下)

她寫阿根廷那位久客他鄉重歸故土,體認祖國風光的老婦,臉上喜悅的神情,寫飛機上鄰座一位望去十二分雍容,卻把一頓兼人的大餐一掃而光,又把餐具全部收進手提包的貴婦,我彷彿在看毛姆的小說呢。至於「老人與鴿子」,「成功裡的寂寞」與「幸福」諸篇,人物之鮮活,結尾之意外,更有著小說高明的技巧。其深長意味,永留心坎。寫景原是最不容易的,尤今每每融情於景,寫來樸實而感人。例如:「暮色來得很快,只一忽兒,原本七彩繽紛的天幕,便像錯放了染料一樣,幽幽地黑了下來,像我那顆出其不意地黯淡下來的心……」 ◇寫一幀烏拉圭的照片:「通過這一片綠色的角落,我似乎聞到了幽幽的花香,感受到微風的輕拂,還有那一股不沾人間烟塵的恬然氣息。」 ◇本書隨處散發著作者年輕而深沉的智慧之光,和她對所接觸的風光人物,所流露的溫厚情意。在在值得讀者細細品味。「迷失的雨季」不僅是一本可讀性極高的文學作品,也為有意旅行中南美者,提供可貴的參考智識。儘管尤今那麼愛旅行,當記者先生問她旅遊了那麼多國家,究竟哪兒最好呢?她毫不猶疑地回答:「我還是最愛新加坡,這是我的真心話。」她於倦遊歸來,坐在溫馨的家中,振筆疾書,回味旅行中的點點滴滴,卻愈益體味到…See More
Feb 24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琦君·與尤今同遊 (上)

這兩天,我正沉醉在尤今的中南美遊記──「迷失的雨季」裡,如同與尤今攜手同遊,到達了秘魯、阿根廷、烏拉圭、巴西等在我夢境中都尚是非常遙遠的國度;進入亞馬遜叢林,歷經驚險,親耳聽那位可愛又可敬的導遊朱略西撒,娓娓講叢林中部族的傳奇故事,以及他自己的奮鬪歷程;見到了他美麗溫柔的愛侶。我也領略到各國不同的風土人情,感受到散佈在天涯海角的華人「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的悽愴情懷。說實在的,我平時對閱讀遊記,興趣常不及對其他文體為高,因為我深厭那些流水賬式或日記式的枯燥敘述,或冗長的資料重組。但讀尤今的這本遊記,卻如讀傳奇小說、冒險故事,心靈為那股神奇詭譎的魅力所牽引,隨著她一路行去,欲罷不能。尤今的作品,何以能產生這一股神奇詭譎的魅力呢?我想主要原因之一是由於她寫作態度的誠懇認真。她筆下所呈現的每一處風光,每一個人物,每一種奇風異俗,都是經過她細心探索、觀察、體認、揉合了她行前對各國文化、地理歷史等背景的充分研究準備,透過筆端流瀉而出,可貴的是總帶有一份豐富真摯的感情。新加坡名詩人兼文評家周集先生,讚美她的遊記是「理性的思考,感性的描繪」,是非常中肯的。我知道尤今與她夫婿都酷愛旅遊,在出發之前,…See More
Feb 15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詩評) 阿雅·在科爾沁草原

1.沿著馬頭琴的旋律,我找到了 前世的馬群,拴馬樁的舊主 找到了一株草裏的河流、曠野、馬蹄聲 一個奔跑的清晨和傍晚 在科爾沁草原 就要關不住體內的豹子了 他要喊出山脈的走向 風的悲泣和嘶鳴 喊出陡峭的命運裏,一個個草原般 苦難而壯闊的一生 2.想起自稱馬一樣的女子 她率直,美貌,用河流寫詩 想起那個筆名布木布泰的室友 她安靜,內斂,有著綠色的微笑 她長髮和眼睛裏傾泄出的星光,如酒 …… 她們都是草原的女兒,有著草原般樸素的高貴我是草原的半個女兒,鄰草而生 一身草色,一顆草心 半生草命 夜深人靜時,我把一株草緊緊地 抱在懷裏 3.坐在草地上,身體的山川瞬間被充滿 和天馬行空的空一樣 和胡思亂想的亂一樣 一些發音像孩童的奔跑 但並沒有被說出周遭的空氣被酒浸過,被雲朵和大雪濾過 她們和我的心猿意馬偶爾點頭 在眺望和低頭的瞬間,我聽到一株草 說出了她的苦痛,愛 和回聲 4.草原的夜空是紅唇的盛宴 那麽多的星光如吻撲下 在嘩啦啦的聲響裏 你已找不到自己的腳該邁向哪邁向哪都是起伏的波濤漾出好看的梯子 越過紛擾、舊日子、被生活一再擠壓的肉身,進入 大自然的交響 隨著潮聲,放出蟲鳴、狼嚎…See More
Dec 21, 2018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詩評)辰汐·吉普車行駛在草原

秋天的吉普車行駛在秋天的草原 但我們拉上窗,卻什麽都沒有看見。 達里諾爾湖畔永遠有一個神秘出口 藏在009號公路的盡頭,立著石碑 它上面寫:歷經潼關,抵湖底或蒼茫。 迷途之中,白牧羊犬站在高高的山岡 被落日牽著投進了傾瀉而來的夜色中 蒙古的草原,馬匹和情人,都停留 在曾經照亮了古戰場的月色中,還有一位 騎著白馬的少女,在夢境中擡起了頭 四個剛勁有力的車輪,帶著匈奴人的鐵騎 軋過鐘鼓破碎的早晨,一隻狼的哀嚎有如 灰色天空中一串碎玻璃碰得頭破血流 我們說,這是大塊的荒原被染成了死亡的黃色 我們說,這是荒涼的石頭從未有過的尊嚴 但這也是,一隻秋天的吉普車 心無旁騖地行駛在秋天的草原上。蕭靈均點評…See More
Dec 20, 2018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陸紅: 等·一個美麗的錯誤·

不知從哪一年起,似乎已是很久,他和她一直在等待著,企盼著。讀中學時,他是大隊長,她是另一個班的中隊長。他是個英俊的少年,綽號叫“外國人”,高高的個,白皙的臉,挺拔的鼻。她卻是個醜小鴨,小小的眼,倔強而微翹的嘴。每學期年級考試總分張榜,他倆總名列前茅,不是他第一,就是她第一。可他們彼此記住了對方的名字,卻從沒說過一句話。每當他的身影出現在她的教室門口時,她總感覺到那雙會說話的大眼睛向她投來深深的一瞥。有一次,當她驚恐卻又情不自禁地向站在教室門口的他望去時,他正注視著她,友好而純真地朝她微笑,她看呆了。中學畢業,他和她考上了同一所大學。他在物理系,她在中文系。在圖書館和食堂不期而遇時,他依然向她投來親切而迷人的微笑,她則靦腆地向他點點頭。他沒有問她住在哪幢宿舍,她亦不知道他住在幾號樓。他們企求校園里的偶遇,等待對方主動地和自己攀談。每次走過物理實驗樓,她都不由自主地放慢腳步,心里暗暗盼望著能出現他矯健的身影,而他,卻常常冷不防出現在中文系的閱覽室,心不在焉地翻閱著過期的書刊雜志。在一次聖誕晚會上,他和她擦肩而過。他英俊、瀟灑的紳士風度贏得眾多女生的青睞。她優雅、清秀,由昔日的“醜小鴨”變成…See More
Jan 9, 2018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薩奇·底子

郭洛·翻譯“那女人講起藝術來盡是莫名其妙的行話,我真感到膩味,”克羅維斯對他的記者朋友說,“她老是喜歡講某些畫‘長在人身上’,仿佛這些畫是種真菌似的。”“這倒使我想起了,”記者說道,“亨利·戴普里斯的故事。我以前給你講過這個故事嗎?”克羅維斯搖了搖頭。“亨利·戴普里斯是盧森堡大公國人氏。他經過深思熟慮之後,當了旅行推銷員。由於職業關系,經常出國。有次在意大利北部一座小城鎮暫住時,從家信里得知,他可以分享一位已故遠房親戚的遺產。“這筆遺產的數目不大,就是從亨利·戴普里斯不抱非分之想的觀點來看也是如此,但卻驅使他考慮享受某些似乎無害的奢侈。這尤其使他想讚助以安德烈斯·賓奇尼先生的文身刺針為代表的當地藝術。賓奇尼先生可算得上意大利有史以來最有才華的文身技藝大師,可那時他一貧如洗,因此便欣然同意以600法郎的金額,在他顧主的脊背上,上自鎖肩胛骨下至腰部,用斑斕的色彩刺上《伊卡洛斯之墜亡》這幅畫。這畫的輪廓逐漸顯現時,戴普里斯先生感到有點失望,因為他原以為伊卡洛斯是個要塞,在三十年戰爭期間被華倫斯坦將軍所攻陷。可這幅作品最後完成時他感到極其滿意,因為所有那些有幸目睹這畫的人都交口稱譽,認為這是賓…See More
Jan 8, 2018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肖甘牛編著: 燈花

從前,有一個單身漢名叫都林。他在陡山坡上開梯田種稻谷。太陽熱乎乎地射在他的身上。黃豆大的汗珠從身上一顆顆地滾下地來,再從地上滾到一個石窩窩里。不久,石窩窩里長出一株百合花,柔軟軟的梗子,綠油油的葉子,開著一朵白玉一樣的喇叭花。在紅太陽下,光芒閃閃。一陣清風吹來,百合花搖搖擺擺地發出“咿咿呀呀”的歌聲。都林靠著鋤頭,呆呆地望著:“咦!石頭上長百合花,百合花會唱歌,真奇了!”都林天天上山挖地,百合花天天在石窩上唱歌。都林挖得越起勁,百合花唱得越好聽。有一天早上,都林到山上,看見百合花被野獸碰倒了。他急忙扶起來,說:“百合花呀!這山上野豬多,我帶你回家去吧!”都林雙手捧起百合花回家,種在舂米的石臼里,放在房里窗子下面。白天,都林到山上種地。晚上,他在房里茶油燈下編竹籮筐。他鼻子聞著百合花香,耳朵聽著百合花咿咿呀呀的歌聲,臉上掛著笑容。在一個中秋節的晚上,窗外的月光明亮亮,窗里的燈光紅堂堂,都林在燈光下編竹籮筐。突然,燈芯開了一朵大紅花,紅花里面有個穿白衣裙的美姑娘在唱歌,聲音嘹亮:百合花開的呀芬芬香,燈花開的呀紅堂堂。後生家深夜趕工呀,燈花里來了個白姑娘。燈花忽地閃耀一下,姑娘從燈花里跳了下…See More
Jan 6, 2018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劉心武·第八棵饅頭柳

丈夫是搞地質的,出差是家常便飯,總是背袋一背就走了,她從來不送。丈夫下樓出門也從不回頭張望。這回丈夫又走了。門在丈夫背後撞上時,她正站在桌邊收拾碗盤,一副若無其事的表情。但門撞上以後,她卻撂下手里的東西,去往陽台。她站在陽台上朝下望。陽台下面是馬路,馬路邊上栽著一排饅頭柳,饅頭柳的樹冠又大又綠,從樓上俯看下去並不像饅頭而像帳篷。她習慣地朝陽台下往東數第八棵饅頭柳那里望去。她等待著,她知道,再過五六分鐘,丈夫的身影將在那棵饅頭柳下出現。他們這幢樓門開在沒有陽台的一面,從樓門出去繞出樓區前往地鐵入口,必從第八棵饅頭柳那兒經過,然後便被一座治安崗亭遮住視線。每次,她總是欣慰地在預計的時間、預計的位置望見丈夫寬厚的背影,特別是那只經丈夫設計,由她改制的帆布旅行背包,她總默默地對著那脊背、那背包送去她的祝福。但她從未向丈夫吐露過這隱秘的一幕,連兒子也全然未曾察覺。這天她習慣性地去往陽台一站,卻忽然不習慣起來,因為丈夫的背影遲遲沒有出現。他必得去乘坐地鐵直往北京站,不可能改往別的方向。怎麽第八棵饅頭柳下不見他的蹤影?惶急中她痛切地意識到,這往常短暫而穩拿的一瞥於她有多麽重要!她忍不住跑到樓下。樓門…See More
Jan 4, 2018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二呆·第一次傷心痛哭

在人的一生中總必然會傷心地痛哭過。我傷心痛哭是在五歲的時候。桃紅柳綠的江南,午後的春風吹得人如醉欲睡。我在靜寂的回廊上,正在發呆,門口忽然響起一陣陣嘈雜聲——來了一個賣小雞雛的。在大人腿縫間,我蹲在一只大籮筐邊,聽到的只是柔美的吱吱之音,看到的是一個個小絨球擁擠地動,我真地如呆似癡了。這時只聽祖母說道:“你可以選一只屬於自己的小雞。”是春風的溫和,上蒼的慈愛揉合起的一種聲音,不但進入我的耳,也進入我的心。在小心靈上,不是一陣欣喜,而是一陣興奮。我沈默著,沒有動手,只癡癡地在看,一心一意在選一只屬於我的小雞。終於我伸出右手的食指,指向一只黑絨球,上頭還有一個小黑絨球。從賣雞人手中,我用一雙顫動的小手,緊張激動地小心捧下那只屬於我的小雞。不知為什麽,我不願將那小黑絨球放在地上,而放在了回廊上的一張方桌上。跪在長凳上,看小雞啄著一粒粒碎米,偶爾望著我,吱吱叫兩聲,那種喜悅溢滿整個小心靈。於是我想:晚上一定要帶它睡在我床上,我想到我可能會壓到它,我必須用一個盒子,讓它睡在我枕邊。小雞大概已經吃飽,一堆稀爛的便溺落在桌上,大人命令:“只能養在地上,不能養在桌上。”小心翼翼地將小雞捧下桌子,放在地…See More
Dec 30, 2017

Thé l'après-midi's Blog

尤今《迷失的雨季》南美遊踪 ── 自序

Posted on March 4, 2019 at 10:32pm 0 Comments

決定以自由旅行的方式去南美洲時,朋友們都認為太冒險了,尤其是當他們知悉我的行程裡包括了亞馬遜叢林時,更難以掩飾驚訝之情。然而,旅行的意義在於我來說,是多少帶著自我挑戰的成分在內的。有了挑戰、有了冒險,旅行時才會有加倍的樂趣。…

Continue

尤今《迷失的雨季》亞馬遜叢林之旅(5)

Posted on February 15, 2019 at 3:17pm 0 Comments

小舟靠岸後,我們又步行了一大段路,才回到茅舍,由於晚風清涼,倒也不覺得疲累。

茅屋立在幽深的黑暗裡,似乎已和叢林融成了一個整體。只有一絲微弱的光從廚房悄悄的溜了出來,像一縷難以捉摸的輕煙。我這才猛然省起,亞馬遜叢林,是沒有電力供應的。

朱略西撒從廚房裡拿出四根大蠟燭,以火柴點燃,黃兮兮的火花軟弱的閃了閃,才淡淡的吐出一圈光暈來。朱略西撒讓四根蠟燭巍巍然地立在桌上的燭淚裡,又轉到廚房去幫助炊婦為我們兩人準備晚餐。

我望著燭光呆呆的出神。此時此刻,滿山滿谷,盡是猿猴淒厲的叫聲,氣氛怪異而詭譎。…

Continue

尤今《迷失的雨季》亞馬遜叢林之旅(4)

Posted on February 15, 2019 at 3:16pm 0 Comments

「哦,我早已在這一帶的樹木上刻好了記號,萬無一失的!」他暢快地說道:「我們森林裡的同胞,自有獨特的生存方式。打個比喻來說吧,你們靠手錶來看時間,我們卻可以憑鳥聲而知時辰。」

說著,他停下腳步,側耳傾聽林中鳥叫,一會兒,他雙目含笑地說道:

「現在是八時一刻。」

我把手錶湊到眼前來看,果然,一分不差!他得意地解釋道:

「鳥兒在不同的時間內,往往有不同的叫法,聽久了,自然能夠分辨。」

我信疑參半,然而,後來多次試他,居然沒有一次不準!…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