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la vie
  • Female
  • 柔佛·豐盛港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C'est la vie's Friends

  • 厚數據才厲害
  • Dushanbe 杜善貝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Passion for Form
  • écriture
  • TV Plus
  • Cheung Po Tsai Cave
  • Batu Empatbelas
  • Khalak Khalayak

Gifts Received

Gift

C'est la vie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C'est la vie's Page

Latest Activity

C'est la vie posted a blog post

蕭麗紅·千江有月千江水(39)

老婦不知與男童說了什麼,那孩子丟了竹籮,跑進屋內,一下又捧出一杯白涼水。 「你還是喝杯水;這個天氣,連在家都會中痧!那外頭就免講了--」  孩子將茶捧到她面前,他的眼神和腳步,一下牽疼了貞觀的心;長這麼大以來,她不曾喝過這樣叫她感動的茶水;不止是老婦的好意,是還有這孩子做此事時的莊重、正經--她喝完最後一滴水,又遞還茶杯,孩子這下一溜煙的跑掉;他那背影,極像的銀禧。  「阿婆,我上山了--」  「走好啊,下山再來坐啊!」  到達山門,正看見日頭偏西;貞觀踏入寺內,直找到大妗的房間走來;她踏上平臺了,才想著要來之前,也無一書一信通知,大妗該不會不在吧!  其實是她多慮!大妗是性靜之人,在家中也都難得出門,更何況清修淨地!  真不在房內,橫豎也在這個山中啊,她和銀蟾前番來時,常聽得擴音器響,後山工作的尼姑聽著叫自己名字,法號,即會急趨趨奔下來……  如果大妗也在後山,貞觀才不要去叫廣播;她只要問清楚了,就去後山找伊--門板上卻又落了鎖;貞觀這一看,真有些沒著落起來。  她小站了一下,見有尼姑經過,立即上前相問:「師傅,這--」  那尼姑有些認得她,說是:「要找素雲姑啊,伊這兩日在淨修房,不…See More
Apr 5
C'est la vie posted a blog post

蕭麗紅·千江有月千江水(38)

2  山中十餘日。  貞觀二人天天到後山摘花;山內有水流不懈,尼姑們取熟了的竹子,將它裏面的骨節打通,再鋸好相等長度,做成許多圓竹筒,然後以鉛線捆綁好,一管接一管的,自源頭處將水引回寺裏後院的幾隻大水缸。  她們還去幫尼姑提水、澆菜;寺裏前、後,也不知種有多少菜蔬;貞觀有時手拿葫瓢,心中繞繞、轉轉,又想著這樣的一封信來:  --十月四日種下一包芥藍菜籽,昨天終於冒出芽來,小小怯黃的芽,顯得很瘦弱、嬌嫩;隔壁人家的蘿蔔,綠挺、茁壯的呢!頭兩天,一直不發芽,急得要命,原來是種子沒用沙土覆蓋,暴露在外面;生命成長的條件是:一黑暗,二水,三溫度,四愛……太光亮了,小生命受不了的,我對它們是亂愛一把,早晚各澆一桶水,看到種下去的種子發了芽,心裏很高興--  晚上,她和銀蟾就去前殿聽晚課,誦經是梵文,二人當然是聽不知意,可是完後有半個小時是教書、認字的;識字的尼姑教不識的勤念。  她們都揀最末的兩個座位,真像是書塾裏兩個寄讀生:  「世間有百樣苦,只沒有賢人受的苦!」  「生氣的窮,怨人的苦!」  「賢人不生氣,生氣是戇人!」  「有理不爭,有冤不報,有氣不生!」  「生怎樣的性,受怎樣的苦;要想…See More
Apr 2
C'est la vie posted a blog post

蕭麗紅·千江有月千江水(37)

  那房是極大的統鋪床,似家中阿嬤的內房,不同的是這邊無一物陳設,極明顯的離世、出家--大妗被領著去見住持;貞觀二人縮腳坐到床中,又伸手推開窗戶:「哇,這樣好,銀蟾,我也要住下不走了--」   銀蟾跟著探頭來看,原來這兒可瞭望得極遠,那邊是灶房,旁邊是柴間,有尼姑正在劈柴;另一邊是後山,果園幾十頃的……銀蟾忽問她:「那邊走來的那個,奇怪,尼姑怎麼可以留頭髮?」   「你看清楚,不行亂說--」   銀蟾自說她的道:「若是這樣,阿姆就可以不必削髮了--」   正說著,一個小尼姑進來點蚊香,她笑著說起:「山上就是這樣,蚊仔極多--」   銀蟾見著人,想到問她:「師傅,寺裏沒有規定一定要落髮嗎?我們看見還有人--」   那小尼姑笑道:「落髮由人意願;已削的稱呼師,尚留的稱呼姑,是有這樣分別!」   二人點了頭,又問了澡間位置,遂取了衣物下石階來;澡間外有個極大水池,貞觀等跟著取水桶盛水;銀蟾與她合力提進裡間,尼姑們遞給她肥皂、毛巾,又指著極小,只容一人身的小石室說:「就是這兒了;進去關好門即可!」…See More
Mar 30
C'est la vie posted a blog post

蕭麗紅·千江有月千江水(36)

十八1  油燈如豆;風偶爾自窗隙、門縫鑽入,火焰就跳躍,晃搖,浮映得一屋子的人影,跟著閃動不已。  貞觀今晚是第五夜在柩前守靈;白燭、白幛、白衣衫,連貞觀的人亦是白顏色。  地下鋪著草席,貞觀疊腳跪坐於上,抬頭即見著大舅眾人;銀山是長房長孫,按禮俗,大孫向來當小兒子看待,銀山因此是重孝;貞觀有時傳物遞件,不免碰觸著他身上的重重麻衣,手的感覺立時傳進心底,像是粗麻劃著心肌過去--自第三晚起,阿妗們即開始輪換著回房小歇一下再來,她母、姨、姨丈等人亦是;說來貞觀是外孫女兒,更可以不必守到天亮,然而這幾晚,她還是不歇不睏,一如當初,每晚和舅父,表兄們一般,行孝子孝孫的重禮。  貞觀三歲時,她母親生了弟弟;她從那歲斷奶起,住到外婆家。  三歲的事,已經不能清楚它了,可是此時想起來,她還能記憶:  四、五歲時,睡在外婆邊,天寒地凍的,外婆摸黑起來泡米麩、麵茶,一口一匙餵她--上小學以後,貞觀才正式回家住;外婆知道她從小愛吃綠豆湯,五月、六月、七月,長長一個夏天,伊都不時叫煮綠豆。  小學時代,下課還得排隊回家,老人家就守在這邊大門口,看一隊隊的小人頭,等辨認出她,就喊著名字,叫她進去吃--親恩難報…See More
Mar 28
C'est la vie posted a blog post

蕭麗紅·千江有月千江水(35)

  雨細絲絲下起來,貞觀離去時,那燈猶是燃著;他也許一夜不能眠,也許忘了關燈--她回到住處,掛鐘正敲那麼一下,是凌晨一點;銀蟾來開的門,她看到銀蟾時,心口一絞緊,跟著眼前一黑,然而她還是向前踉蹌幾步,才撲倒在銀蟾身上貞觀足足在床上躺了半個月;銀蟾幾次欲通知家裏,都被她擋住了。   大信就這樣去了英國;他走那一天,貞觀手臂上還插著點滴注射筒;她不吃飯,鄭開元只好給她打鹽水針,任何人與她說話,她都只是虛應著,心中雖是一念:我該怎樣跟他去呢?倫敦離的臺北,千萬里路;我一個弱質女子,出門千樣難,出境不易,人地生疏,外頭有壞人,存的錢大概也不夠--…See More
Mar 27
C'est la vie posted a blog post

蕭麗紅·千江有月千江水(34)

十七1  六月底,貞觀從大信母親那裏,得知他回臺北;然而日曆撕過七月,從一號、二號到八號、十號……十五號都過了--貞觀忽不敢確認:自己是否留在人間,否則,二人同在臺北,他卻隔得她這麼厲害;像之間重重置的幾個山頭。  這些天,她連三餐飯都未能好好吃,更不必說睡眠了--今天這樣,也許是她的錯,她不怪他;可是十九號,再這麼四天三夜一過,他就得走了,他真要這樣一走,再不見她一面?  他一走,丟她在這樣偌大、空洞的臺北市;  --紅男綠女,到今朝,野草荒田--  他有無想到,以後她得怎樣過日?  子夜兩點了,貞觀還輾轉床側;聽得收音機裏,正小唱著歌:  公園路月暗暝,  天邊只有幾粒星;  伴著阮,目淚滴,  不敢出聲獨看天;--  公園邊杜鵑啼,  更深露水滴白衣,  --  叮嚀哥,要會記,  不堪--  貞觀的眼淚,自眼角垂至鼻旁,又流到頰邊,滲過耳後去了。後脖子濕了一大片,新的眼淚又流出來--她披衣起來,其實也無涼意,就又放下了;輕悄開了房門出來,只怕吵著銀蟾;才出廊下,見天井一片光華,抬頭來看:月娘正明,瑩淨淨,光灼灼;同樣的月色,同樣立的位置,一年前,大信就站的這裏,等她浴身出來,那…See More
Mar 22
C'est la vie posted a blog post

蕭麗紅·千江有月千江水(33)

  大信自然是懊悔;他人生的腳步原不是跨向她的,他只是途合,是半路上遇著的,二人再談得相契,原先的路也不能因此不走--   愛是沒有懊悔的,有懊悔即不是真情;過了這些時了;貞觀還是年輕、負氣,她想:這一份情感,要是變做負擔,她真可以把它信手毀掉!   然而,情又是這麼簡單的事嗎?她和大信彼此互相印證了自己和對方多深……   撕過的信,錯疊成一堆,亂在桌上成幾處小丘;她已經心酸手軟,而完好待撕的,還有三、五束……   貞觀的眼淚,像雨點那般紛紛而下;她找來水膠與透明紙,沿著紙箋斷痕,一處一隙的,又將它補綴起來;字紙滲著淚,湛成暗黃的印子,層層、重重,半透不透--   慘情如此,她猶是想著大信的做人;這紙箋是他自家中帶去自裁的,他說外頭的紙質粗糙。   貞觀尋了小羊皮夾織錦布的一個蚌形荷包,將餘下碎不可辨的紙紙、屑屑全收了進去。這蚌形皮包是大信從前替她拿過的,上面有他的手澤……   人生有情淚沾臆;   江草江花豈終極。   就讓他去吧!讓他去自選;大信是世間聰明男子,他有他的看法和決定,他所堅持的,該也是她的認定吧!他一定有一個最好的方式,來處理人生中的舉凡大事。…See More
Mar 21
C'est la vie posted a blog post

蕭麗紅·千江有月千江水(32)

 大信忽問:「你相信我去過指南宮燒香嗎?」  「--」  貞觀不語,停了一下,她開始怪他道:「你為什麼要去那裏呢?聽說去了就會壞姻緣,怪不得你們會分手,你怎麼帶她去呢?真是的--」  大信卻是捧腹笑起:「呵呵,我去過沒錯;我是跟我祖母去的--」  「啊--你--」  貞觀小嚷著;一面握著拳頭在半空作捶打狀,嘴兒全咬得紅了;大信笑道:「好,好,不開玩笑了。」  二人在西門町下來,轉乘欣欣7路的車;回公館已經三點一刻;大信問她:「累不累,是不是要休息了?」  「還好--」  「去吃點水果吧!晚上就不能出來了--」  「……」  「明天八點的飛機;一大早就得起來!東西都還未收!」  「……」  貞觀木然跟他走入白玉光,假日的午後,這兒的生意反而清淡。  擴音機正放著「鑼聲若響」的歌,前頭刨冰的小妹,正咿唔亂哼:  日黃昏,  愛人仔要落船,  想著心酸,  目睛罩烏雲;  有話要講盡這瞬;  誰知未講喉先填;  情相累,  那會這樣呢?--  船燈青,  愛人仔在港墘,  不甘分離,  目睛看著他;  --  歌曲播完,貞觀亦把西瓜吃盡;對面的大信,以刀叉撥數黑籽,一面說:「沒吃過這樣難吃的…See More
Mar 20
C'est la vie posted a blog post

蕭麗紅·千江有月千江水(31)

3   這日八月廿,正是星期天。   八點正,大信準時來敲她的門;貞觀一切皆妥,只差未換衣裳,她歪在床上想:西門町到公館,坐公車要廿分,扣去等車的時間,大信得幾點起啊?!他會不會遲到,公車的時間很難按定它,因為得看上、下的人多少--大信第二次敲門時,貞觀才噫的跳起來,開門探出半個頭去:「你這樣早?」   「豈止是呢,我還在樓下晃一圈,才上來的!」   「你看到銀蟾了?」   「是她給我開的門!」   「請坐一坐,我就好了。」   十分鐘過,當貞觀再出現大信的眼前時,她已是白鞋、白襪、白衣衫的一個姑娘,只在胸前懸只鏤花青玉墜,正是她外婆給的金童玉女。   白洋服和半打絲襪,都是琉璃子阿妗上月返日本之後給的,貞觀從有這襲衣衫開始,一直未曾穿它,她如今是第一次穿給大信看。   果然她從他清亮的眼神裏,捕獲到新的一股光輝,像灶裏添柴之後,新燒出來的熱量:「不敢相認了--」   大信說這話時,有一種端正、一種怯意;說怯意其實不對,應該說是羞赧;然而說羞赧,卻又是不儘然,貞觀仍問道:「怎麼講呢?」   大信略停一會,才言是:「不是有--直見性命--這樣的事嗎?」…See More
Mar 9
C'est la vie posted a blog post

蕭麗紅·千江有月千江水(30)

2  第二天,果然是個飛沙走石的日子;銀蟾一早起,看看窗外,說是:「這樣天氣,怕不是要放假吧?」  貞觀昨晚十點回家,一進門,她已經睡了,這下逮著自然要問:「昨晚你去那裡了?颳風下雨的還亂跑!」  「和那個鄭開元出去呀!這個人什麼都好,就是出現的時間不對!」  「他那時來的?怎麼我不知!」  「你人在浴室,我騙他說你和朋友出去,他本來還要坐一下,我只好說我頭疼,這一來,他只得帶我回去拿藥;嘻嘻,藥包全在這裏!」  銀蟾將青紙包的藥劑在她面前晃了一下,然後對準字紙簍丟進去,又說是:「這人其實也是不能嫌的--你很難說是他那裡不好;可是世間事又常常這樣沒道理可說!唉,一百句作一句講,就是沒緣。」  貞觀說她道:「那有你說的這麼複雜?他是大舅、阿妗的朋友,自然是我們一家的人客,有時間來坐坐、說話,也是常情;你不可亂說!」  「既然這樣,下次他來,你再不必拿我作擋箭牌!」  「我跟他沒說話啊;每次他講什麼,我都只是笑一笑,我是怕他難堪。」  她日本妗仔在過年前後,看到她和大信一起的情形,大概明白了什麼,自此,貞觀不會常有遇著鄭開元的巧合了;倒是那人偶爾會來閒聊,還告訴貞觀這麼一句話:我今年卅了,…See More
Mar 6
C'est la vie posted a blog post

蕭麗紅·千江有月千江水(29)

3   大信在初三那天即回臺北;貞觀則一直要住到初九才罷休。   初七這晚,她陪坐在外婆房裏,都已經十點了,老人仍無睡意:「阿嬤,你不睏嗎?」   老人望著她和銀蟾,說是:「只再一天,你們又要走了;阿嬤就多坐一時,和你們多說幾句。」   伊說著,牽起貞觀二人的手,往自己臉上摩著;貞觀在撫著那歲序滄桑的臉,忽地想到要問:「阿嬤,你會餓嗎?」   老人尚未應,銀蟾以另只手推她道:「會啊會,你快去弄什麼來吃,菜櫥裏好像有麵茶。」   老人也說:「給銀蟾這一說,我才感覺著了;就去泡了來吃也好。」   貞觀聽說,返身去了廚房,沒多久,真端來了三碗麵茶;二碗在手,另一碗則夾在兩手臂靠攏來的縫隙裏;當下祖孫吃著點心,卻聽銀蟾道是:「只是吃嗎?好久沒聽阿嬤講故事!」   貞觀問她道:「我再去前廳給你搬個太師椅來坐不更好?」…See More
Mar 4
C'est la vie posted a blog post

蕭麗紅·千江有月千江水(28)

 銀蟾亦笑道:「輸贏還未知,大聲的話且慢說!--一人五十好不好?我先去換小票!」  「慢!慢!慢--」  貞觀連聲叫住她:「你沒看到這些碗盤啊?要玩也行,快來幫忙拭碗筷。」  二人忙好出到廳前,正看見她大舅帶的琉璃子跨步進來:「大舅,阿妗!」  「大伯,阿姆;」  「哥啊,小嫂--」  眾人都有稱呼,獨獨大信沒有,匆忙中,貞觀聽見他叫阿叔,阿嬸,差些噗哧笑出。  她大舅看看四下,又與她母、姨說是:「還以為你們會回去;那邊看不到你們,我就和她過來看看;這麼多年了,第一次能在家裏過年,心內真是興奮。」  她母、姨二人,齊聲應道:「是啊--」  她大舅遂從衣袋裏拿出幾個紅包,交予琉璃子阿妗分給眾人;銀蟾是早在家裏,即分了一份,剩的貞觀和她二個弟弟以及大信都有;她日本妗仔要分予她母、姨時,姊妹二個彼此笑道:「我們二個免了吧!都這麼大人還拿--」  日本妗仔將之逐一塞入她們手中,笑說道:「大人也要拿,小人也要拿;日本人說的:不要隨便辜負人家的好意--」  說著,只見她大舅又摸出兩對骰子,且喚阿仲道:「誰去拿碗公?阿舅做莊你們押,最好把阿舅衣袋裏的錢都贏去--」  大碗是貞觀回廚房拿來的;這下兄妹…See More
Mar 2
C'est la vie posted a blog post

蕭麗紅·千江有月千江水(27)

2   卅這一天,女眷們大都在廚房裏準備除夕夜的大菜,以及過年節所需的紅龜、粿粽。   貞觀亂烘烘的兩頭跑;因為小店賣的春聯不甚齊全,她母親特意要她三舅自寫一副,好拿來家貼:「門、窗、牆後、傢具等項,都可以將就一些,大門口的那副,可是不能大意;對著大街路,人來人去的,春聯是代表那戶人家的精神啊!」   她母親就是這樣一個人,事有大小,她都在心裏分得極詳細。不止她母親,貞觀覺得,舉凡所見,家中的這些婦人:她大妗、阿嬤等等都是;她們對事情都有一種好意,是連剪一張紙,折一領衣,都要方圓有致,都要端正舒坦。   春聯的事,本來是她弟弟做的,不巧她二舅昨日網著十尾大鱸魚,因念著從前教貞觀姊弟的那位生煌老師極好,又逢著年節,她母親就揀出幾尾肥的,讓阿仲送去。   貞觀來到這邊大廳,見大信正和她三舅貼春聯,她三舅見是她,手指桌上折好的一副說道:「早給你們寫好了;你母親就是這樣,平仄不對稱的不要,字有大小邊的不要,意思不甚好的不要,墨色不勻的不要,人家賣春聯的急就就寫,那裏還能多細心?你回去與她說,阿舅寫她這一副,紅紙丟了好幾刀,叫她包個紅包來!」…See More
Feb 28
C'est la vie posted a blog post

蕭麗紅·千江有月千江水(26)

十四1  銀月則早她們一天到;貞觀二人只才踏進大門,就已經感覺:家有喜慶的那種鬧采采--銀月身穿豔色旗袍,套一件駱駝絨外衣,正抱著嬰兒在看雞鴨;貞觀一近前,放了提袋,伸手先抱過她懷中的嬰兒;嬰兒有水清的眼睛,粉紅的嘴,有時流出口涎,貞觀在他的團圓臉上啄了一下,才以手巾替他揩去:「喔--喔--喔,叫阿姨,叫阿姨!」  銀月理一下衣襟,一面笑道:「早哩!才三個月大;等他會叫你,還是明年的事呢!」  嬰兒的雙目裏,有一種人性至高的光輝,貞觀在那黑瞳仁裏看到了自己的形像,她正掀著鼻子,親愛他天地初開的小臉--  「你們再不到,銀桂的脖子都要拉長了;大伯他們後天才回來嗎?」「大舅是這樣交代。」  「坐那麼久的車,累了吧?!剛才我還去車站探了兩次。」  「沒辦法,車班慢分;姊夫呢?」  「他明天才到!咦,銀蟾不見了!」  銀蟾原來先將行李提進屋內,這下又走出前庭來與她爭抱嬰兒:「你好了沒有!抱那麼久,換一下別人行不行?老是你抱,他都不認得我這個阿姨--喔,小乖,阿乖--」  嬰兒閃一下身勢,卻是哭了起來;銀蟾手腳忙亂的又是拍,又是搖:「莫哭啦,乖乖啦,阿姨疼喔!」  銀月見兒子哭聲不止,只得自己上…See More
Feb 25
C'est la vie posted a blog post

蕭麗紅·千江有月千江水(25)

2這日下班前,琉璃子阿妗打電話給貞觀。她早在日本之時,即與自己丈夫學得一口流利臺灣話,貞觀從她那腔句、語氣和聲調,理會出--生身為女子,在覓得足以托付終身,且能夠朝夕相跟隨的男人之後的那種喜悅--你是漢家兒郎,我自此即是生生世世漢家婦。“貞觀子嗎?”她習慣在女字後面加上個子;貞觀亦回聲道:“是的,阿妗,我是貞觀。”“銀蟾子在身邊嗎?你們知今天什麽日子?”“什麽日子,我不知哇;銀蟾也在,阿妗要與伊說嗎?”“先與你說,再與伊說;今天是你大舅生日,阿妗做了好吃物,你們要來啊,下班後和大舅坐車回來!阿妗很久沒見著你們了!”貞觀想了一想,只有說好;對方又說:“大舅愛吃粽仔,阿妗今早也都綁了,不知你們有愛吃麽?”“有啊!阿妗怎麽就會包呢?”“去菜市場跟賣粽仔的老人學的,你們快來啊,看是好吃不好?”話筒交給銀蟾後,貞觀幾次看見她笑,電話掛斷後,貞觀便問她:“你蔔著笑卦了?只是笑不停?”銀檐笑道:“琉璃子阿姆說她連連學了七天,今天才正式出師,怎知前頭幾個還是不像樣,都包成四角形,她怕大伯會嫌她!”“那有什麽關系?四角的,我們幫她吃!”“我也是這樣說!”說著,下班鈴早響過,貞觀正待收拾桌面,忽地見她大舅…See More
Feb 22
C'est la vie posted a blog post

蕭麗紅·千江有月千江水(24)

十三 1   臺北住下三個月了,貞觀竟是不能喜愛這個地方;大信每次信上問她:你喜歡臺北嗎?她就覺得為難;是說是說不是,都離了她的真意思-- 貞觀:   你們住的那條巷子,從前做學生時我常走的;就是學校對面嘛!(學校對面為什麼有那麼多巷子?)   那裏有一家川菜館,從前我們常去的;另外張博雲齒科那邊底巷,從前住個老畫家,他喜歡在學校下課鐘響時,在巷口貼張紙條,寫著:請來吃午飯!我因為沒去過,到現在還分不清他是真請客呢,還是生意奇招?   從阿仲他們宿舍一出來,向右拐,即是化學館,館上二樓第三個窗子,是我從前做實驗的地方!   另外夜間部教室向操場的北面,有條極美妙的小路徑,兩旁植著白樺木,你是否已發現?   再附上「臺北觀光指南」乙冊,它還是我託妹妹買好寄來,(老妹真以為我這樣思鄉呢!)希望於你們有用。   郵差來收信了,簡此!     大信 貞觀:   連著幾封信,如此認真的給你簡介臺北,怎知真的就想起家來;長這麼大,還不曾這般過呢!   「昨夜幽夢忽還鄉--」誰人做這樣嘔人的詩句?昨晚倒真的做夢回臺北!興匆匆要去找你,那知才走到巷口,就醒了過來!懊惱啊!…See More
Feb 19

C'est la vie's Blog

蕭麗紅·千江有月千江水(7)

Posted on August 11, 2017 at 11:56pm 0 Comments

  2



  端午節那天,每到日頭正中曬時,家家戶戶,便水缸、面盆的,一一自井中汲滿水,這水便叫做:午時水。



  傳說中:午時水歷久不壞,可治瀉症,肚疼等病痛。



  另以午時水放入菖蒲、榕葉,再拿來洗面,浴身,肌膚將會鮮潔、光嫩,雜陳不生……



  貞觀這日一早起,先就聽到誰人清理水缸的響聲;勺瓢在陶土缸底,努力要取盡最後點滴的那種搜刮聲。



  照說是刺耳穿膜的,然而她卻不這樣感覺。…



Continue

蕭麗紅·千江有月千江水(6)

Posted on August 11, 2017 at 11:56pm 0 Comments





  1



  蚊帳還是燒破了!



  貞觀後來拿她外婆小鏡臺的紅緞圓布補,拇指般大的紅貢緞,是老人家事先鉸好放著,若有頭暈、患疼,將它攤藥膏,貼雙邊髮鬢。…



Continue

蕭麗紅·千江有月千江水(5)

Posted on August 11, 2017 at 11:55pm 0 Comments



  她這才發覺,銀蟾說錯了話,實際上,自己何曾離開過這個家?



  此刻此時,她重回家園,再見親人,並不覺得彼此曾經相分離--她並未離家!她感覺得到:昨天,她們大夥兒仍然在一起,還在巷口分手,說過一聲再見,今天,就又碰面了!



  這六年,竟然無蹤無影無痕跡,去嘉義讀書的那個阿貞觀,只是鎮上一個讀書女學生罷了!



  真正的她,還在這個家,這塊地,她的心魂一直延挨賴在此處沒跟去。



  一輩子不離鄉的人,是多麼幸福啊!貞觀同時明白過另一樁事來:國小時,她看過學校附近那些住戶、農夫,當他們死時,往往要兒孫們只在自家田裏,挖出一角來埋葬即可………



Continue

蕭麗紅·千江有月千江水(4)

Posted on August 11, 2017 at 11:55pm 0 Comments







  1



  網魚這幾日,全家都儘早歇睏得早,七、八點不到,一個個都上了床。



  貞觀和銀蟾姐妹,一向跟著祖母睡的;這一晚,都九點半了,三人還在床上問「周成過臺灣」、「詹典嫂告御狀」……



  她阿嬤嘴內的故事,是永遠說不完的:「詹典出外做生意,賺了大錢回來,他的丈人見財起貪,設計將他害死,還逼自己女兒再嫁--詹典嫂又是節婦又是孝女,這樣的苦情下,不得已,寫了狀紙,控告生身之父--」…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