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金A嘔~㊣ 武林

國共戰爭,對所有華人都是最深的傷痛!
但對於華夏另一個文明,中原武林…也同樣,因為國共內戰文化大革命,迫使得那群武林人士。
被迫搬遷來台,最後竟是發展出,另一個中原武林全新的社會型態!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孫風葉 on May 7, 2014 at 1:08pm

          第十一章、華山派高手 ~
                          第 3 回 (奇怪美少女)

    試練,是生命另一種悴練!毅志的堅定,冰寒發抖的身驅,再加上肚子咕咕作響夜半的孤寂!
    冉小鈴:「你是誰,你要做什麼?」
    廖萬成:「我…」

    廖萬成還來不及解釋來由目地,已被冉小鈴早一步迅速正中重要部位,倒臥在地上口吐白沫翻白眼,左手緊握住烤山豬肉,右手緊握住原住民小米竹筒飯「想到我房間當色狼,還那麼貪吃。」!
    久居山林生活,沒料到在這深山之內,居然出現如此大膽狂徒!冉小鈴嘟翹了一張嘴,很是氣憤再補上一腿,之後蹲了下來,好看清楚這位狂徒真實面貌「居然是!」。
    今天剛好從外公馬紹原住民部落,回到家探望爺爺的冉小鈴,完全不清楚這幾天家裡來了幾位華山試練者!
    但她卻是清楚知道,前不久伯父,也就是華山掌門劉少民拿照片到部落張貼,言明近來有大膽狂徒躲來山間部落,敬告居家出門要小心,部落如有美貌少女更是要當心。
    為了確定這歹徒真實樣貌,冉小鈴又再拿海報照片就近比對!觸目驚心的震撼,驅使得冉小鈴很是高興不敢叫出聲來!生平頭一次能夠親手逮到匪徒,而且還是在自己少女臥房之內。
    興奮之情,冉小鈴立即拿相機和匪徒架起來合照,並且在廖萬成臉上大肆作畫,寫了許多不堪入目文字!
    玩興更起,找來了一條以前山犬小黑的狗鍊,套在廖萬成脖子上,鍊綁住雙腳讓他無法走動,之後再拿縫線針,拿了條擦地抹布塞進廖萬成口中,再使盡力氣往廖萬成屁股扎下去,好讓他醒過來。
    痛得完全是叫不出聲來,落下了悲痛兩滴大淚珠!觸目,看見眼前這位約略20歲左右小女生,正以一張齒笑的嘴臉,慢慢地…..往他面前,靠來「說~為什麼來我們山上當賊?你以為我們原住民好欺負嗎!半夜偷偷跑來我房間,是不是看我可愛漂亮好欺負,就想要非禮我!快回答我?」!
    冉小鈴:「對了!你現在沒辦法說話,怎麼回答我?」

    突然想到廖萬成嘴巴被塞進一條抹布,眼前沒辦法開口回答!冉小鈴很快將抹布拿開,又是一臉警官審問嫌犯表情瞪向廖萬成「說~快回答我!」。
    完全被搞得莫名其妙?眼前這個怪女生,說了一堆牛頭不對馬嘴怪問題,一副警察審問犯人架式在向他審問!逼得廖萬成幾乎快要哭出來,不知道該怎麼回她連環珠炮丟給他的問題「啊~?」?
    冉小鈴:「啊什麼啊?你眼睛是看那裡?不要看我漂亮可愛就想欺負我,我可沒有那麼好欺負告訴你!」
    廖萬成:「我~!」
    冉小鈴:「你我什麼我?你眼睛看那裡!我雖然可愛又漂亮,可是也不會那麼隨便就被欺負!打你嘔。」

    完全沒辦法解釋!內心直想他是招誰惹誰,居然遇到這個怪女生?此刻只想盡快逃離,面對冉小鈴連環珠炮自言其說,廖萬成連一點開口講一句話的機會解釋都沒有!
    最後只能,內心只想要痛哭聲!任由冉小鈴繼續連環珠炮話一堆莫名其妙,直聽得廖萬成一頭霧水,很是頭痛的怪審問?
    冉小鈴:「喂~你這個當賊,當色鬼真的很不級格!還兩手帶丹路食物來,這樣當然會被察覺到,笨死了!」
    廖萬成:「我…」
    冉小鈴:「我什麼我?是要說早知道就該學聰明點是嗎?」
    冉小鈴:「真是苯啊~~~~跟你說…..」

    奇妙的旅程,想哭又是哭不出來的甘苦!只能悶翻了此刻廖萬成,一臉無語問蒼天面容!

Comment by 孫風葉 on May 6, 2014 at 1:25pm

      第十一章、華山派高手 ~
                        第 2 回 (心練)

    心,就好比溪流!靜時,就好比是湖面上明鏡。透入映照人心!
    動時,就好比匯急流動川雲。可以是滴水穿石,也可以是由高而下聚力而馳的瀑布!
    轉時,就好比氣勢萬千奔騰狂牛。可以是大海翻浪,也可以是攪翻航空母艦的水龍捲!
    心的試練,明鏡在深山林間,涓水由上而下聲音精鈴。

    冉劍生:「黑豬肉燒腸,為什~蜜,加馬告(原住民黑胡椒)卡好甲,用普通胡椒就不對味?」
    廖萬成:「師阻叔,甘…A當先休息一下,現在加什蜜~攏好甲!」
    冉劍生:「不行~!食物是萬惡,也是萬善之源!我們華山弟子,怎麼可以貪一時口快!」
    冉劍生:「宏泰~你這串烤黑豬肉燒腸…感覺,欠一味咧?」
    宏泰:「師祖叔,你愛A台灣味蒜頭!」
    冉劍生:「嘿~嘿~嘿~讚啦!台灣味A蒜頭通辣,和烤黑豬肉燒腸喀合味,別位出A喀沒那麼辣又合味。」

    為了讓廖萬成挑戰這接下來的試練!華山長老冉劍生,是最初從大陸中原武林,躲避戰亂逃來到台灣,最後僅存的華山遺老之一!
    自小就生於高山生活的冉劍生,對於市區人潮來往生活,就算移居台灣重新開始新中原台灣村,依舊難以適應!所幸,原住民那種無拘無束,不與人相爭相鬥,全然與大自然合而為一生活,完全附和他的性格。
    就此,便將自己完全融入!因此其武學,更有其為目前華山派之內,在華山派掌門劉少民之上!是為整個移居來台華山派第一高手。
    深山試練,為了讓廖萬成習得最精深華山武學,劉少民派同第一大弟子宏泰隨同,就近照顧。
    冰水溪流由上而下,涓流不息瀑布!廖萬成身體上半身赤裸,讓瀑布流水衝擊在他身上,好修練華山氣宗內功心法紫霞神功,及氣宗另一門外功武學混元掌。
    內心的修練堅強了廖萬成面孔,很是苦瓜一張,嘴唇含淚波浪型在微顫,淚水只能咬著牙直往肚子裡吞,吞得更是在深山寒水之中咕咕作響「師叔祖~~~弟子~~~快不~~~行嚕!足餓A~~~~」!
    冉劍生:「不成~~~!別想學和你掌門師傅一樣,只會學偷雞摸狗,到現在還不敢來看我,改派大弟子宏泰來!」
    冉劍生:「紫霞神功入門沒學好,不準吃飯!」

    華山現任掌門劉少民,當年還在入門弟子市場擺攤,深受眾多華山派長老看重,將可傳承華山派武學文化!因此被派來和冉劍生學習武學。
    由於修練武學其間太辛苦,劉少民經常偷雞摸魚,所幸把了冉劍生原住民哥們酒友兼好友,原住民部落族長馬紹女兒江民明翠!之後先有後婚,氣宗武學還未學完全,只學到紫霞神功六成,便下了山接任華山掌門位置。
    氣得當時冉劍生在婚禮上,小米酒連喝好幾罐,依舊難以消氣!華山掌門劉少民,之後更覺有愧冉劍生,每當逢年過節都商請老婆送酒、帶肉去山上部落給冉劍生。
    廖萬成:「師叔祖喂~~~哇~哇~快要血糖過低,暈企噜!」
    冉劍生:「嘿~嘿~這招沒效!你要秘什~蜜蚊啊,師祖叔,哇~攏知影!你師傅過去都用過了。」
    冉劍生:「這附近,10公里之內,都沒有什~秘人煙,你也免想要找到任何原住民部落,你A相片~也給你師傅,貼在附近原住民部落,免想要把原住民妹妹,來閃這個試練!」

    心的試練,是堅毅不拔!冉劍生的嗆明,廖萬成只能苦瓜一張,落不出淚的臉頰,仰望向上天「為什蜜系偶啦~~~~」!
    內心另一個試練驚嘆!大師兄宏泰,背脊骨暗暗流下一身冷汗直流,還好他已經有家室結婚,也不是什麼華山未來文化傳承的希望「小師弟~加油!」。
    宏泰:「師祖叔,這烤豬血糕,我在上面撒土豆粉,還有香菜。」
    冉劍生:「這讚~!小米酒來一杯啊~」
    宏泰:「祖師叔啊~你隨意,弟子乾!」
    冉劍生:「讚啦~!」

    廖萬成:「肚子足吆A嘔~~~~~~~~~」

Comment by 孫風葉 on May 5, 2014 at 1:46pm

       第十一章、華山派高手 ~
                       第 1 回 (試練)

    廖萬成:「師A~為什蜜夕我?」
    江明翠:「萬成,令師A攏夕為了你好!小黑~go~」
    廖萬成:「哇娘喂~~~~~救人嘔~~~~」
    宏泰(豪加在阿娘喂~!不夕我有天份。):「師~~~弟~~~喂!加油~」
    張小弟(A死人嘔~):「加油!師弟~師兄A挺你。」

    百年難得的人才!為了重現華山最強武學,劉少民完全不藏思,率領旗下所有華山弟子,親自教導廖萬成好發揚華山武學文化。
    火辣俠女江明翠在和族人商量,帶同華山子弟來到原住民聖山,透過族長也是江明翠的父親馬紹,將數隻原住民山犬(台灣原住民土狗)帶來到深山聖地,讓山犬先嗅廖萬成衣物味道記住。命令廖萬成先行往前跑,之後再行放出山犬追蹤「哇娘喂~~~救人嘔~~~~~」!
    馬紹:「女兒啊~妳們華山派的武學,果然溜咧~跑真快咧!」
    江明翠:「爸爸,這是人類原始的動力,有我們原住民祖靈的力量!」
    東來(嚇~~~):「祖靈萬歲!」
    馬紹:「彩紅橋的祖靈啊~讓我們歡呼吧!」

    最強弟子的試練,臉頰盡是擔憂與興奮交夾其中,劉少明眼神望向前方正奔跑於山林之間的廖萬成「啊娘喂~~~~」,氣息間醞染凝結在劉少民額頭瞬間冒出一身熱汗「哇咧媽媽咪呀~」!
    馬紹:「這是原住民醃山豬肉,加了魔鬼辣椒,還有我們原住民的黑胡椒。」
    劉少民:「岳父….這好甲!辣~~~~啊真麻~」
    馬紹:「女兒,少民有我們原住民勇士的架勢!爸爸喜歡。」
    江明翠:「祖靈啊~~~華山派文化長存!」
    滷味蔡:「師兄,原來華山武學,結合原住民力量那麼強大!」
    宏泰:「到現在你才知!所以師傅才會這另甲意師娘~」
    東來+宏泰+滷味蔡+張小弟:「足~~~口怕A!」

    時間的醞染,人類原始力量的催化!華山派傳統武學的博大精深,廖萬成奔馳於原始山林間呼喊聲「啊娘喂~~~~我不要啊~~~~救人喂~~~~」,數隻山犬奔馳其間,將是成就一流華山武學大成!
    廖萬成父母親滿是期待,原來華山武學輕功,在原住民山林力量加持之下,竟是催化出萬般千變萬化。
    劉少民眼看時機已然成熟,立即發射衝天炮示放訊息,讓預藏於山林間同輩師兄弟,及師叔伯有所準備!廖萬成逃跑路線,是眾位華山高手沿途武學實務教學。
    林阿土:「喂~阿民,萬成不頂不凍啊!」
    劉少民:「師叔,萬成還有喘氣沒?」
    林阿土:「嗯~心臟還有在跳動!不過~有一些誜青屎,兼眼啾仁翻白目。」
    劉少民:「不錯~還差一點點啊!」
    廖母:「阿兒A~~~~」
    廖父:「某A!誰叫偶們兒子系天才,未來華山A希望!」
    廖母:「挖一下你A芭樂蓮霧加咖逼!令兒如果有三長兩短,令祖母挖和你拼命!」

    華山派第一階段的試練,就在華山長老林阿土,手機傳回來訊息報告,一眾華山高手無不感覺到欣慰!
    廖萬成已然,全然熟悉華山最強輕功精華,再之結合原住民山林力量,祖靈的僻佑枷持。
    當廖萬成被一眾華山高手,從深山林間抬回,華山派火辣俠女在第一時間內,先行使出祖靈巫女奏文「阿里芭樂咕嚕咪嘰咕….剝皮辣椒來一條!」,從父親手中接到「祖靈啊~~~彩紅橋上的祖靈~~~~」,祖靈枷持過的剝皮辣椒,立即塞進廖萬成口中「啊娘卡好A辣~~~~要命喂~~~~~~」!
    劉少民:「哇咧~~~~強!」
    東來:「師弟A輕功又升級了!既然A當跳那麼高。」
    劉少民:「嗯~沒錯!連身為師A我~都沒法度,比不過。」
    廖母:「阿兒喂~~~~你跳相高囉~~~阿娘隴看沒你啊!兒喂~~~~~~」

    博大精深華山武學,就在廖萬成那驚人一跳,眾人發出驚嘆驚奇面孔,宣告休息片刻。

Comment by 孫風葉 on May 1, 2014 at 1:04pm

        第十章、刀劍笑 ~
                      第 8 回 (三角關係)

    喜歡之意不再羞澀,存放在內心裡所有情意,當眼前一切不必要條件約束,不再算得了什麼!雙手捧起愛情花朵,將舞步編成許多祝福,撒向藍天紛飛。
    雙頰依舊是胭紅,公司下了班過後,玉婷一如往常又來到妙天宮圖書館,為村子裡孩子上課後輔導課。
    心田微柔情意歡喜眼神笑得開心,卻是不時看向圖書館門外,不然就是課上了一下時間,來回在圖書館裡走著、看著、望著、盼著!雖然村子裡一些孩子,覺得今天玉婷老師特別不一樣,妝扮上與過往有許多不同,會在臉頰畫起一些淡粧,穿著上也不同於過往,總是簡單穿了一件牛仔褲,隨意搭配一件衣服就來教課,反倒是今天特別穿著一件長裙,給人一種飄逸美感!
    種種不同於過往妝扮,使得圖書館內許多人,及村民們紛紛覺得今天玉婷特別不一樣!但就是感覺上說不出來直覺得怪?紛紛跑來向李大嬸詢問,究竟玉婷是怎麼一回事。
    林富貴:「喂~嫂阿喂?今日玉婷好像不太一樣,是晚上要去給人請客嘔~?」
    陳美嬌:「拜託一下~,如果要去給人請客,我那有可能不知?可能是要去約會嘔~。」
    玉卿嬸:「可能嘔~,聽說蕭安邦今日當兵休假回來,有可能嘔~」

    原本不太想理會村子裡如此關心詢問,當玉卿嬸加入了這場八卦話題行列後,李大嬸開始為自己女兒擔心起來,怕會影響到女兒往後在玉卿嬸心中感覺「都不是!是因為我這個女兒,每次都打扮像男孩子一樣,是我叫她稍微妝像一個女孩子樣,不然會沒人要。」。
    林富貴:「嫂阿妳馬幫幫忙~,妳家玉婷咧!那有可能沒人要。」
    李大嬸:「再怎樣講,也要有一個女孩子樣。對不對,師姐!」

    眼下所有心意完全是在幫女兒未來打算,雖然李大嬸本身還不知道,白家人對玉婷是怎樣心意,也不知道她這個師姐,究竟是怎樣看待她自己這個女兒?一些該注意的事,李大嬸相當小心行事,就是希望女兒能有一個幸福未來,遇到讓自己所愛的人倍加疼愛。
    對於李大嬸這樣突然轉向問她,玉卿嬸一開始也是覺得納悶,在想了一下笑了一笑,滿是歡喜笑容,又是整個高興地雙手拍向大腿上「是~是~,師妹講的都是,我們這些兒女都長大了,該有一個大人樣。」。
    陳美嬌:「講得對!就富貴最好,不用做兒女奴才,煩惱那些有的沒的。」
    林富貴:「講這樣~,我那些八家將也是真讓我煩。」

    林掌門提起他那些八家將弟子,又是開始哈啦個沒完沒了,逗得圖書館裡許多村民又是開始哄堂大笑起來!直到玉婷課後輔導結束,村子裡多數孩子們也都各自回到家去,林掌門與一些村民慢慢都各自散去,最後只留下了李大嬸母女,及玉卿嬸等待著白掌門前來接她回到家去。
    正當三個人分別將圖書館燈關上,此時白掌門正好忙完店裡工作,前來接玉卿嬸回到家去「阿母歹勢,今日店內A代誌喀多,到現才來接妳。」。
    玉卿嬸:「沒緊啦,店內生意喀重要,阿母我自己會回家,不用你煩惱。」

    母愛如此貼心,羞澀眼神笑容裡,白掌門對於這位辛苦老母親,心中有著許多敬意!正當白人豪轉頭向李大嬸母女兩問好,眼神裡那瞬間觸電感覺,注意到了今天玉婷,看起來有著不同於往日妝扮,美得完全將白人豪眼神整個吸引了過去,並且發起呆來,直愣愣地看向她那清雅氣質美麗。
    玉婷:「阿豪哥怎麼啦~?」
    白人豪:「蛤~?沒事!」

    自己這等失態模樣感覺已然有些難堪,微繫在內心那份心動感覺,卻是怎樣都說不清楚!眼前的玉婷是如此美麗,完全將白人豪舉止給失措慌亂掉,一臉羞怯眼神害羞到不敢再多看她一眼,頭整個轉向了母親,好轉移掉剛剛自己失態模樣。
    對於眼前這個兒子了解,玉卿嬸當然清楚!知道本身自己這個兒子條件,玉卿嬸內心是難受不知該如何以對,自縛上框架直覺配不上對方,更不敢奢想有這麼一位什麼都好女孩來當媳婦「阿豪,今天工作累嗎?」。
    白人豪:「還好。」
    玉婷:「阿豪哥,謝謝你今天特地送來的肉乾,我們公司許多同事都很喜歡。」
    白人豪:「不用客氣,我改天再送一些給妳帶去。」

    感覺一切所有美好場景,靜止在夜空下銀河兩端,對看!將兩人沉醉在時空閃爍恆星,有些羞澀欲言又止,不知該如何表達彼此對對方喜愛之意!
    當兩人還沉醉在近距離,羞澀愛戀情意當中,突然從夜市裡走來了一個人,很快打斷了兩個人間談話!這個人出現,確確實實使得白掌門內心更顯得自卑,竟是毫無勇氣再去面對眼前玉婷所有的好。
    蕭安邦:「阿豪,好久不見了。聽說你接天山派掌門位置,恭喜了。」
    白人豪:「還好。怎麼有空來這裡?」
    蕭安邦:「我是來找玉婷,想約她還有伯母一起去吃消夜。」
    蕭安邦:「要不要一起來,再怎麼說我們高中也當了一年同學。」
    白人豪:「不了,你們去好了,我還要帶我阿母回家休息。」

    眼前蕭安邦的出現,已然使得白人豪徹徹底底覺得比不上!加上蕭安邦氣宇間自信感,完全將白掌門比了下去!內心裡也覺得,如果玉婷能匹配上他,將會是她這輩子最佳依靠。
    自卑心態下作祟,白掌門只能暗然退下,心痛告別了李大嬸及玉婷後,只能含淚不落淚,帶著母親往回家路上走去。
    面對眼前蕭安邦突然出現,及白掌門暗然神情離去背影,內心裡傷痛玉婷淚水幾乎快要落下,憤恨裡所有不悅眼神,當場瞪向蕭安邦身上「我很累不想去吃,阿母我們回家去。」!
    李大嬸:「阿邦歹勢齁~,今日玉婷比較卡累。」
    蕭安邦:「沒要緊啦?」

Comment by 孫風葉 on April 30, 2014 at 12:50pm

        第十章、刀劍笑 ~
                       第 7 回 (微動心意)

    隔天一早,晨間市場開市沒多久,玉婷如往常到銀行上班前,會先幫忙母親整理好攤位,之後再騎車去上班。
    這天李大嬸刻意趁著玉婷出發上班前,拿了一條魚交給玉婷,要她幫忙拿去給玉卿嬸。
    母親如此心意玉婷當然了解,手上接過母親交給她的魚,靜靜地低下了頭走到李大嬸身旁,微微開心笑著「阿母,多謝。」。
    李大嬸:「多謝什~?快去上班啦。」

    微甜暖和心意,是母女間相互了解!這個寶貝女兒,如今已然是長大成人,是該有屬於自己人生未來,這些許多種種都是讓李大嬸眼裡看向玉婷背影,心中越是覺得有種矛盾快樂孤寂。

    玉婷:「嬸阿我母阿叫我帶一條鱸魚給妳。」
    玉卿嬸:「哎呦~妳母阿實在是客氣,這麻煩到。」
    玉婷:「不會啦~」

    內心滿載許多期待愛戀情懷,玉婷走進天山肉舖,先是客氣地和玉卿嬸閒聊,討她老人家歡欣得到好印象,之後又是滿臉笑意,一一向許多同門師兄弟打招呼,就是希望改觀向給人冰山美人感覺。
    這些改變讓許多同門師兄弟覺得,今天玉婷變得特別不一樣,好像變個人似的,有別於過往給人安靜不多話感覺!
    聽進昨晚母親所交待給她的話,今天這許許多多改變,和天山派一些同門師兄弟,及玉卿嬸閒聊時,內心所有害羞少女情懷,眼睛不時偷瞄起另一旁白掌門,帶領一幫天山派子弟,趕著做前一天客戶所預定肉品點心。
    白掌門如此認真工作態度,雖然玉婷心中覺得有些失望,她在白掌門心中並未被注意到!再望向他那認真工作態度,心中不免覺得歡喜,白人豪能被這麼多同門師兄弟敬愛!
    由於銀行上班時間快要來不及,滿滿是心動感覺,為了打破自己在他心中不被注意到現狀,玉婷主動走到白掌門身旁,臉上掛起淡淡笑意「阿豪哥,我去上班了。」,甜甜地看向了他。
    白人豪:「嗯~。」

    面對完全不被注意到感覺回話,內心失落神傷,玉婷像是被潑了一桶冷水,淚水幾乎快要落下,只能暗暗往心裡吞下!表情上堅強,玉婷只能強硬擠上笑容,回過白掌門對待她冷漠態度「那我走了。」。
    就在玉婷失落地走出天山肉舖,許多同門師兄弟,將白掌門對待玉婷態度看在眼裡,覺得白掌門雖然工作上認真,再怎麼說玉婷也是相當敬重他這位掌門,實在不該用如此態度對待這位小師妹!
    多數同門實在看不慣,再加上看到玉婷失落表情走出店舖,便有人主動走到白掌門面前,說了他剛剛對待玉婷許多不是,實為些許過份。
    勇於認錯態度,細想了一下,白掌門也自覺剛剛這樣對待玉婷,確實有些太過份!看到桌上剛好有一包做好肉乾點心,為自己之前態度反省一下,立即拿在手上衝出店舖,迅速追到玉婷面前,將玉婷所騎機車攔了下來「玉婷師妹等一下,這個給妳。」。
    感覺是當場被嚇了一大跳!內心感動微微跳動一份暖,眼前白人豪喘氣拿了一包肉乾到她面前模樣,玉婷是看到幾乎快要笑出來!可心甜裡卻是暖和著,靜靜地低下了頭,不知該怎樣當面看向他那心中羞澀情懷「謝謝。」,只是淡淡地回說了句感謝。
    白人豪:「抱歉,剛剛店裡工作太忙了,沒注意到妳來。」
    玉婷:「沒關係,我也沒注意到你在忙,還過去吵你。」
    白人豪:「這肉乾當點心不錯吃,可以分一些給同事。」
    玉婷:「謝謝你,阿豪哥,還讓你特地拿來給我。」
    白人豪:「嗯,還好,我店裡還要忙,不聊了。」
    玉婷:「掰~」
    白人豪:「掰。」

    暖和著心在空氣中飛舞,原先是失落自己並未被重視到,玉婷雙手捧起他親自送前來肉乾點心,當雙手放到胸前那一刻,目光再轉頭看向了他那離開後永遠是認真背影,此刻玉婷內心已是高興到幾乎快要飛起來。

Comment by 孫風葉 on April 29, 2014 at 1:10pm

        第十章、刀劍笑 ~
                       第 6 回 (女人心)

    將所有外借書歸檔整理到書架,圖書館關上了大門,兩顆心彼此懷著許多不同心情滋味走出圖書館,表情面容帶上些許笑容,當在走來到妙天宮前大榕樹下,李大嬸與玉卿嬸兩人依舊話個沒完,見到兩人一同走來,李大嬸笑容很快掛在臉上,很是為玉卿嬸感到高興。
    白人豪:「阿母圖書館的書都整理好了。」
    李大嬸:「阿豪多謝咧~,讓你忙完店裡的事,又來圖書館幫忙。」
    白人豪:「沒關係啦,我只是幫一點小忙,這不算什麼。」
    白人豪:「嬸阿,不然我先帶我母阿先回家休息。」
    玉卿嬸:「師妹我就先回家休息,玉婷妳也快點回家休息。」
    玉婷:「多謝嬸阿,順走。」

    原本兩家人住得相當近,因為白掌門想要就近顧到店裡生意,便將母親接來到店裡,好可以就近照顧到母親,另一方面也可以多花一些時間,將店舖生意經營得更好。
    回到家一路上,妙天宮前依稀還有些許夜市人潮,鄉間淡淡寧靜生活,兩母子肩靠著肩邊走邊聊天,話得相當開心。
    內心裡遺憾,玉卿嬸雖然覺得現今兒女們都已有各自天地,二兒子大學畢業還在當兵,小女兒則是在中部念大學,至於這位大兒子,過去因為家境因素迫使他放棄升學,之後因為誤殺坐了五年牢。
    如今再看到同門師妹李大嬸女兒玉婷,雖然心中喜歡她的好,可是自己這個兒子一切都和玉婷相差太多,心中自覺配不上人家,想到這點玉卿嬸心中很是覺得感嘆,自己沒給這個大兒子受到較好教育,使得白人豪矮了人一節!
    玉卿嬸:「唉~!講起來,玉婷這女孩真的不錯!要不是我們家裡和人差太多,再加上人家學歷又是大學畢業在銀行上班,母阿我真正是喜歡她來做我們家媳婦。」
    白人豪:「母阿我知道,師妹條件真好,我知道我自己分寸。」
    玉卿嬸:「歹勢,是母阿我害到你配不過她。」

    母親感嘆落下淚水話語,是白掌門心中最深痛處!他自知本身自己過去,及各方面條件都和蕭安邦相差太多,加上玉婷那所有完美條件,都讓白人豪內心自覺卑微,沒有勇氣敢去奢想。
    眼看外在加內在條件各方面不如,玉婷所有美好彷彿是遙不可及皓月!內心所有自卑感使得,白掌門唯有將奢想化成祝福,心中只希望玉婷得到幸福快樂「母阿,我知道蕭家人喜歡玉婷,我會幫忙促成他們兩人。」。
    玉卿嬸:「唉~!你現在才剛開始創業,我們還是先將事業做到好,感情A代誌以後再來想。」
    白人豪:「母阿我會,我會將我們門派事業,經營到所有人都可以過好日子。」

    母親的話言猶在耳,現今他所要面對,是將天山派初次由他來創業工作,給做到一定成績好對得起天山派所有門人期待,並且讓事業版圖整個再擴大起來,讓所有天山派弟子可以過更好生活。
    至於其他感情的事,只能不敢再多想,將心思完全轉移到事業上。

    帶點失落莫然神情,玉婷走回到家一路上,白掌門背影及永遠是一副認真說話模樣,依稀在玉婷腦海中盤漩。
    細膩女人心,加上二十多年來母女感情,眼中看著這位寶貝女兒如此異樣神情,李大嬸多少猜得出來,這個女兒戀愛了「有心事啊?怎麼我家這個平日,不把任何男人放在眼裡寶貝女兒,今天像是有心事一樣?」!
    感情失落像是被人不當作一回事,母親那帶點玩笑話關心,卻是直接問進了玉婷內心孤寂芳心,不知該如何說起那獨自暗戀人心思,只是頭靜靜地轉了過去不發一語。
    眼裡看著這位寶貝女兒如此模樣,李大嬸也是了然於心,笑了一笑後永遠是母愛關心手溫,整個攬在玉婷腰間,一臉慈愛眼神看向鄉間田園夜色「如果有喜歡的人,只要是妳喜歡,阿母我都不會反對,知道嗎。」,感情卻是溫暖。
    玉婷:「媽,妳覺得阿豪哥人怎樣?」
    李大嬸:「很好啊~,做事認真又負責,對玉卿嬸也是相當孝順,又照顧自己兩位弟妹。」

    聽到母親對於白掌門評語,玉婷心中很是聽得開心!原本想說母親會不喜歡,如今聽來微甜裡放下了一顆心,開心地整個抱向母親手臂上依偎。
    感覺到這位寶貝女兒如此羞澀歡喜,李大嬸微淡表情看得開心,反而鼓勵玉婷如果真的喜歡白掌門,往後要將姿態整個壓低,不可再像過去那般不將任何男人放在眼裡,並且要對玉卿嬸更加客氣,討好玉卿嬸歡心。
    母親這番話玉婷聽得言猶在耳,相當贊同母親所說,心中歡喜地將母親抱得更緊,知道母親所說這一切都是在為她好「媽,我會的。」。
    李大嬸:「唉~我女兒長大了,快要不要我這個老媽了。」
    玉婷:「媽~人家又不會真的這樣!」
    李大嬸:「知道啦~,就妳最乖了。」

Comment by 孫風葉 on April 28, 2014 at 6:59pm

       第十章、刀劍笑 ~
                     第 5 回 (情束)

    天山肉舖開張第一天經營可以如此順利,白掌門心中相當有數,要不是那位結拜兄弟李東華幫忙,幫他廣為宣傳,介紹一些生意上往來朋友,才讓他在最短時間內可以回收成本。
    又在天山派許多同門幫忙同心,才讓肉舖店生意可以快速長紅,有其再擴大趨勢!
    這天白掌門在忙完肉舖店工作,一整天疲憊加上母親玉卿嬸,在妙天宮圖書館當義工,體貼母親怕她太過辛苦心意,拖著忙碌過後心情愜意來到圖書館,笑容間從圖書館門外,看到玉婷正在幫村子裡一些孩子當課後輔導義工,內心滿足不想打擾到孩子們上課情況,腳步整個放輕,走來到玉卿嬸身旁「阿母,累了嗎?要不要我來幫妳。」。
    玉卿嬸:「是你卡累吧!店裡生意今日好嗎?」
    白人豪:「真好。阿母妳先去旁邊坐著,這書我幫妳搬去放好。」

    這個兒子如此孝順,雖然過去因為丈夫關係,讓她們母子受到許多苦,如今那一切都已然是過去,早已從困苦中走過來!況且看到現今兒子有如此成就,受到天山派門人敬重,白人豪過去曾經犯下殺人罪,那只是一時失手情非得已,這一切看在玉卿嬸眼裡,越看越感窩心。
    李大嬸:「阿豪現在,真正是做我們天山派掌門人,越做越有一個架勢。」
    玉卿嬸:「師妹也多謝各位師兄弟幫忙,不計較到我死去那個A過去,又幫助我這麼多。」
    李大嬸:「師姐這都過去那麼久了!還提那些做什麼?」
    玉卿嬸:「是啊~這一切都過去了。」

    淺放在內心所有滿足感,兩個女人都失去了丈夫,命運間不相同,她們都是含淚辛苦將兒女們帶大成人,且不畏環境艱困勇敢去面對人生。
    如今兒女們都已長大成人,內心所有滿足,彼此間看著自己兒女們都有所成長,越看越是覺得感嘆生命所有美妙經歷。
    玉婷:「阿母妳是在和嬸阿在講什~?」
    玉卿嬸:「妳母阿是在煩說,為什麼妳還不交一個男朋友讓她放心。」
    玉婷:「齁~嬸阿妳又來了!不管了~,我去幫阿豪哥整理書。」

    笑容間羞澀,玉卿嬸那壺不提又提那壺,玉婷只是將話題一轉,人整個跑過去幫忙整理書架上的書。看到玉婷如此模樣,李大嬸與玉卿嬸兩人也是笑得開心,兩個過去苦命女人,相約走出圖書館一同散步聊天。
    看到村子裡孩子們,上完課後輔導都各自回到家去,整個圖書館裡只剩下玉婷及白掌門兩人。
    性格原本是剛直白掌門人,對於圖書館突然變得安靜,一時有些不太習慣,加上整個圖書館只剩下他與玉婷兩人,滿心疙瘩抓了抓頭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玉婷妳剛剛幫村子裡孩子,上了一整天課,要不要先去休息,這裡交給我來整理就好,妳不是明天還要上班嗎?」。
    玉婷:「還好囉~,不累。」
    白人豪:「沒關係,妳就回家休息。」

    個性上看不慣父親過去對待母親方式,加上敬佩母親辛苦拉拔他們兄弟姐妹長大,養成了白掌門現今對待女性,特別體貼外加敬重,看到玉婷手上抱起一疊厚厚重書,很快整個走過去將重書接在手上「這書那麼重,還是我來就好了,妳快回家休息。」。
    被白人豪那體貼心所感染,笑容間暈紅,玉婷喜歡上這種微甜感覺!眼中看向他是體貼、是孝順、是木訥、是正義感,是讓人看得會感覺到安心感覺。
    就算已是經過了多年,那不變真性情,玉婷越看越是覺得那喜歡感覺,一直都不曾改變過「阿豪哥。」。
    白人豪:「怎麼?」
    玉婷:「你…喜歡怎樣女孩子啊?」
    白人豪:「嗯~?像我母親一樣?怎麼~要幫我介紹?」
    玉婷:「嗯~是可以啊。」
    白人豪:「那就謝謝。」
    白人豪:「那妳呢~?聽我媽說,妳蠻多人在追,那個蕭安邦聽說追妳追的得蠻勤,如果覺得不錯,就該好好把握。」
    玉婷:「是…啊~,他只是童年玩伴而已。」
    白人豪:「他人還不錯,以前和他當同學時,他一直都是最優秀,成績也是最好。」
    玉婷:「阿豪哥你以前高中成績也不差啊~,如果你再繼續把書念完,也是會比阿邦哥還強。」
    白人豪:「是嗎?人家如果對妳好,覺得不錯就該好好把握住。」

    失落感外加有口難言,心田裡喜愛感覺,使得玉婷不知該如何說出口膽怯!眼前白掌門一直在為蕭安邦說好話,原本心中還高興今天機會難得,可以和一直以來心儀對向單獨相處,如今因為自己本身外在條件,讓玉婷不知該如何再跨出那一步,內心更覺酸楚。
    心中那許多種種矛盾感覺,如今的玉婷也只能…也只能,靜靜地站在白人豪身旁看著,他那一直以來堅強不屈背影,嘟起嘴來淚水往心裡流,不知該如何說起!也不知該如何回應,白人豪在幫蕭安邦所說那些好話!

Comment by 孫風葉 on April 25, 2014 at 7:10pm

       第十章、刀劍笑 ~
                    第 4 回 (數百年後再現武功絕學)

    氣息間流動,是為將體型化作剛柔,再以天山派純心氣為根本,一剛一柔一前一後,將兩股氣息聚於丹田內游走,引於身型體外間。
    是為身亦是劍、是為身亦是刀,是刀也是劍,是劍也是刀,剛柔自在乎。
    就在晨間市場接風請客結束後,到了日將落時刻,為了檢驗這位弟子,究竟有否利用監獄裡那些時間,苦練天山派兩大宗武學,並且再苦練百年來少有人練就成武學【刀劍訣】。
    兩位宗主在市場所有人散去過後,將所有天山派弟子約來到了後山,在兩位宗主圍攻之下,白人豪終於使出天山派最強武學之一【刀劍訣】!
    果不然這招式一使出來,兩位宗主當場被殺退老遠不敢再攻進,招式間凜冽,在場所有天山派弟子,看得更是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這竟會是天山派老祖宗所創下來武學。
    白人豪:「師A歹勢,我力頭還沒掌握到很好,不知道有沒有傷到你們?」
    方一孝:「沒緊,這…太利害了!難怪好幾百年來沒人練成。」
    方一孝:「大松,你感覺咧~?」
    陳大松:「哇咧~!卡好咧~這如果給你練熟,真正是整個武林村無人可以贏過你。」
    白人豪:「可是師傅,我還是對刀劍笑看不太懂?」
    陳大松:「這沒緊,那個以後多的是時間,你現在最要緊的是,把刀劍訣練熟好光大我們天山派。」
    方一孝:「沒錯。而且,我和你大松叔也決定!」

    兩位宗主互看了一眼笑了一笑,當著所有天山派子弟面前,正式宣佈。白人豪將接任天山派新任掌門位置,往後他們兩位宗主,將直接聽命於白人豪。
    現任掌門刀宗方一孝,內心裡一陣欣慰狂笑後,當場交出掌門人印信,要求天山派上下所有弟子聽命於白人豪命令。
    兩位宗主這決定,雖然有少數弟子覺得白人豪太過年輕,不適合接任掌門人位置,由於在兩位宗主掛保證下,刀宗方一孝提及當年廟口晨間市場,白人豪那勇於擔當勇氣,加上他本身並不會因為父親過去過錯,對人生產生放棄失望,反而更加孝順母親分擔家計,又幫助家裡讓弟妹受到大學教育,這些在在都實為一位擔當天山派掌門最佳條件。
    之後在所有人毫無異議之下,白人豪正式接任天山派掌門位置,首先發表了,要讓天山派往後經營方式有所轉型,讓原本是小小肉乾店舖重新擴大,經營成各式各樣從海鮮魚貨到豬肉牛肉肉乾生意,讓門派脫離原本只是在市場經營模式。
    這意見,很快得到所有門派子弟,及兩位宗主讚同!將可為門派帶來莫大商機,並且改善門派子弟生活。
    在門派共同資金出資下,第一家天山肉品店正式開張,專賣各式各樣零嘴肉乾,並且將食品整個年輕化好讓不同族群喜愛。
    所有天山派弟子商議後,也決定了第一家店面開店位置,開張第一天果然生意滿盈,深受不同年輕族群喜愛,為天山派帶來莫大財富,訂單更是每天都客滿,原本許多家計並不算充裕天山派弟子,都來到肉品店幫忙好增加財源。
    果不然經營一個月時間,原本開張店面支出資金整個回收回來!這些成就,都讓玉卿嬸看得開心,覺得這個孩子終於有到出人頭地一天,讓她面子上掛得住。

Comment by 孫風葉 on April 24, 2014 at 8:22pm

       第十章、刀劍笑 ~
                      第 3 回 (出獄)

    經過了五年時間光陰等待,這天妙天宮前晨間市場在結束一大早忙碌過後,顯得特別熱鬧,所有人像是在等待一位特別人物,幾乎是在市場裡辦起桌來!
    尤以玉卿嬸,在這天裝扮得特別精神漂亮,身邊還帶著兩位兒女前來。
    李大嬸:「師姐這天終於等到了!要不要先進來等,車不可能這麼快到。」
    玉卿嬸:「不緊啦~,給我在這等。」

    此刻玉卿嬸心情,整個廟口市集人所有人都清楚,這天是她等待了五年時間終於將要盼望到日子!雖然兩位兒女及許多村民們,都叫她先進去休息,等人到時會第一個通知她。
    可是這對玉卿嬸來說,怎樣都難以讓她安靜坐下來,她一定要站在這裡親自看到,這位她盼了許久兒子歸來。
    果不然不過多久時間,李東華終於將車子開回來,當車門打開那一刻,母子間親情畫面視覺交錯衝擊,他立即跪倒在玉卿嬸面前「阿母我回來了,給妳擔心了。」。
    玉卿嬸:「不,回來就好。」
    白人豪:「阿弟、阿妹,阿兄不在這段時間,歹勢都是麻煩到你們照顧阿母。」
    白人傑:「阿兄,這是我兄妹應該做A。」
    白鳳儀:「阿兄,我最想你!」
    白人豪:「阿兄也是!辛苦你們了。」

    盼了再盼!終於在白人豪回到村子那一刻,淚水與滿心歡喜交接,玉卿嬸領著這個兒子踏過火爐、吃豬腳麵線,村子裡許多鄉民們,歡喜地在市集裡辦起桌,好為他來接風洗去霉運。
    這其中,卻是有一人在暗地裡相當開心,並且隔著老遠距離偷偷看向他,看著這位她暗戀許久日子的他!
    當年白人豪犯下過錯那一天,她正好在念大學放假回來,在廟口市集裡幫母親分擔家計賺取學費,親眼目睹白人豪這勇於接受自己犯下過錯,對待母親及弟妹,又是有著身為長兄應有擔當,從那一刻起她就已是愛上了他!並且也從那一刻起,在她眼中再也容不下任何一位男子,就算是再優秀男子追求,在她眼中都是視而不見。
    對於這種暗戀感覺,她從未向任何人提起,只是淡淡地守著她內心裡那份情感,好可以等待著他歸來。
    不過多久,白人豪一一向許多前來送上祝福村民敬上酒,帶點半醉情況下倒上了一杯酒,端到了他心中所敬重結拜兄弟面前「華哥,這杯酒我敬你,多謝自過去到現在,你都一直看得起我,又照顧我家裡的人。」。
    李東華:「客氣什~是兄弟就麥講那麼多,喝啦~。」

    白人豪讀高中時,當時父親因沉迷賭博及吸毒,被當時前一任刀宗宗主趕出天山派!之後又因為吸毒過量,在睹桌上爆斃,使得父親所積欠下來龐大睹債,幾乎快要繼承在她母親身上,所幸當時李東華大學畢業後,在丐幫所經營營建公司工作了幾年,因深知一些法律條文,幫助他們家裡怎樣拋棄繼承,這才讓白家人免於負債危機,之後又鼓勵白人豪要繼續升學。
    由於白人豪自知,如果他再繼續升學會讓家裡生計更顯負擔,因此私下不顧所有人反對,及李東華願意私下資助他繼續升學,一個人幫助母親負擔起家計,並且提前入伍當完兵,好資助兩位弟妹能夠繼續升學!
    因為這許多種種因素,讓李東華很是敬佩他為人,主動要求和白人豪結拜成兄弟,並且在白人豪入獄這段時間,為了讓白家人能比較好過,李東華不時向白家訂購肉乾及肉鬆當作禮品送人,不然就是每到重要時節,都會買來分送給員工當作禮品,這等於是間接幫助到白家人。
    對於這位結拜兄弟相挺,白人豪當然是知道,李東華是為了保留他這位兄弟家人面子,讓他家人可以多點自尊「大哥你對我家人所有恩情,是我這輩子都償還不了,我如果沒敬你,真正太對不起我自己。」。
    李東華:「你~唉~~,又來了!」
    玉卿嬸:「阿華,阿嬸我也敬你,如果沒你,我家裡不可能那麼好過,現在可能要流浪街頭。」

    情義重於天,別人所給予幫助,是怎樣都忘記不了!在白家人一一向李東華敬上心中所有感謝,坐在另一旁玉梅也是感受到,李東華能受到這麼多村民喜愛,心中很是歡喜不已!內心覺得他除了善良外,對待人又是相當講義氣,可以讓她遇到他,並且得到他喜愛,實在是上輩子修來福份。

Comment by 孫風葉 on April 23, 2014 at 1:14pm

         第十章、刀劍笑 ~
                      第 2 回 (五年前那場悲劇)

    五年前某一天早上,妙天宮前依舊是每天清晨一大早,村子內許多人還剛從睡夢中醒來,村民在刷牙洗臉過後準備吃早餐,廟口市集上所有人都在忙於一天開始!
    天山派多數弟子,在兩位宗主帶領之下,天還沒亮便來到魚肉批發中心批完貨,之後再來到妙天宮前準備起一天開始,做起魚肉市場生意。
    待時間到了上午九點,是市場裡最熱鬧時刻,許多商家都在叫賣起生意,家庭煮夫煮婦們,在家人去上班上課後,紛紛來到市集忙起一天開始。
    正當市場裡熱熱洋洋,叫買之聲掩沒了市場所有寧靜,突然間!位在魚肉攤區塊,響起了一聲清亮槍炮聲。
    這槍聲當場將所有人目光整個吸引過來,原本人聲吵雜的妙天宮前市場,因為這槍炮聲瞬時所有人都安靜下來,不發一語!
    海生老大:「賣豬肉,聽說,你們這個村,都是給神明在管A。」

    挑釁說話聲,加上原本是吵鬧市集,被這槍炮聲一驚醒過後,只剩下劍宗陳大松依然若無其事在做魚漿,刀宗方一孝同樣若無其事不當一回事在切大骨,響起陣陣切大骨聲音,好似不將他這位老大放在眼裡。
    感覺是被羞辱看不起,站在海生老大身旁幾位小囉嘍,面對眼前方一孝如此把他們當空氣看,其中一位囉嘍立即走了過去,拿起其中一塊三層肉便往方一孝面前丟過去「豬肉掂A,我們老大在問你話,你是耳孔裝屎嘔!」。
    快手反應,如飛燕劃過水面速度!在所有人還搞清楚是怎麼一回事,丟到方一孝面前那一塊三層肉,彷彿在半空中消失掉,立即被方一孝裝進了塑膠袋裡,並且方一孝又是一派輕鬆模樣,面帶笑臉看了過去「一斤半,算你一百八就好了。」。
    完全是讓人看得有些措手不及反應,再加上方一孝不把他們一眾人當一回事羞辱,海生老大眼看再這樣下去,只會淪為這幫手下囉嘍們笑柄,手上的槍迅速指向方一孝腦袋旁邊「我們不是來買你A豬肉,我兄弟來這,就是希望幫神明分擔一點,你們是覺得怎樣。」,就是要親自討回這一口顏面。
    方一孝:「好像不需要,我們這個村的人,一向很敬重神明,自己可以管好自己,不需要外人來管。」

    口氣上已然是當面回絕掉,這看在海生老大眼裡,直覺得在這一幫手下囉嘍面前面子上掛不住,身體整個一往後退,面孔瞬時轉為兇狠眼神瞪向方一孝「那麼喜歡給神明管,這樣我就送你去給神明管。」。
    心中早已料到會有這種結果,方一孝早已有心裡準備,手上緊握住殺豬肉刀,內力更是充盈運至刀身整個通紅!
    可就在這時,突然有一位年輕小夥子,年齡約莫20初頭一個身手迅速,快速衝了過去並且運氣成手刀,兩三下便將幾個小囉嘍給擊倒在地。
    眼看自己所帶過來的人被這麼輕易解決掉,海生老大面容迅速轉為猙獰,手上槍枝立即轉向要射向那位年輕小夥子!
    那位年輕小夥子,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一個轉身手上拿起了飛刀,當場毫不考慮射向海生老大咽喉位置,悲劇竟是這樣發生。而這,完全讓方一孝,及市場內所有武林同道都來不及阻止。
    眼看這是他自己所犯下來兇殺案,那位年輕小夥子神情間一個凝重,毫不猶豫下立即拿起手機,撥了通電話去報案,並且在電話中坦承是他自己所為,並不干市場內所有人的事。
    之後整個跪倒在兩位宗主面前,希望他去坐牢這段時間,請求兩位宗主可以幫忙照顧他母親,及幫助他兩位弟妹讓他們能夠繼續升學。
    眼看這等場景,兩位宗主心中也是不忍,淚水當場落了下來,承諾決不會讓他母親,及兩位弟妹受到欺負。
    得到兩位宗主答應後,那位年輕小夥子,又再走到母親所經營肉鬆店,當著所有人面前跪倒在母親面前「阿母,是我不孝順對不起妳,我自己做出來A代誌,我自己要負責任。」,落下了淚。
    玉卿嬸:「你沒不孝順,是阿母一直給你這麼辛苦!」

    錯誤已然是造成了!難以割捨是不忍母親一直以來辛苦,含淚帶大他們幾個兄弟姐妹。如今,因為他一時過失,讓這位老母親傷心落淚,這位年青小夥子在向母親跪下來含淚拜上幾拜後,轉頭再看向兩位宗主,心中只希望念在同門情誼,對他這位老母親及家裡弟妹能多加照顧。
    兩位宗主相當明白,此事錯並不在他!他只是一時失手,錯傷到人並且是為了保護整個村子裡的人,才會犯下這等錯事。當警察趕到問明案情過後,村子裡所有人更是看到動容落下淚,依依不捨送別這位孝子!並且在往後幾年時間,兩位宗主更是私下去探訪那位年青小夥子,並且將其本門武學完完整整傳給了他,希望他能利用這段時間好好休習武學,讓門派能再次光大。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