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金A嘔~㊣ 武林

國共戰爭,對所有華人都是最深的傷痛!
但對於華夏另一個文明,中原武林…也同樣,因為國共內戰文化大革命,迫使得那群武林人士。
被迫搬遷來台,最後竟是發展出,另一個中原武林全新的社會型態!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孫風葉 on May 31, 2014 at 12:28pm

      第十一章、華山派高手 ~
                    第 13 回 (師徒一個樣)

    怒到…已顧不得眼前是目前華山最有天份傳人!氣流凝氣迴旋,轉眼間將四周飛葉凝氣成數百、數千隻劍氣,全都朝向廖萬成身上殺擊而來「萬成,我孫女的清白,你既然有那個膽做出!」!
    生命在這一刻敲下了鐘響,被團團包圍住的飛葉劍氣正要殺來,退無可退全面夾攻「挖…不敢啦!」。
    冉劍生:「已經做出,還說不敢!」
    廖萬成:「挖~,挖系無辜A啦!」
    冉劍生:「無辜A!為什~蜜,宛家A小鈴A講系你A人!」
    冉劍生:「小劍劍們~去~!」
    廖萬成:「啊~」

    正當冉劍生萬劍齊發,小劍劍們正要殺向廖萬成身上,殺成蜜蜂窩!只見冉小鈴立即衝向廖萬成面前,雙手整個張開面對冉劍生泣淚,嘟嘴心悽!看得冉劍生迫於無奈之下,只好「小劍劍們~什踏曝!給我退回去,收。」!
    生命終於得到解救,再次重生的驚奇,廖萬成這次打死都要抱住冉小鈴不放。人整個抱向冉小鈴,任憑冉小鈴硬是要推開、踹開,就是打死不放開「不要離開人家,求妳。」!
    冉小鈴:「對我做出那種事,還不敢承認,還要我救你!」
    廖萬成:「什麼我都承認,只要不要離開我什麼都行!」
    冉小鈴:「是真的嗎?」
    廖萬成:「是!」
    冉小鈴:「那你是真心喜歡我嗎?昨天才…對人家…做出。」
    廖萬成:「啊~昨天對妳做什麼啊?」
    冉小鈴:「你!」
    冉小鈴:「爺爺!」
    冉劍生:「萬成!小劍劍們……」
    廖萬成:「是,是我不對,對妳做出不該做的事!應該負責任。」

    廖萬成:「小鈴!我,愛,妳。」
    冉小鈴:「討厭!好害羞嘔。」

    眼下是生死一瞬間,還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做了什麼,需要負什麼責任?眼前只要能夠活命,要他承認什麼都行。
    對於廖萬成當眾表白,冉小鈴內心感到喜孜孜的!生平頭一次被外人這麼喜歡,雖然這個人因為一時衝動,趁她生病昏迷時,對他做了不該做的事,畢竟事後對她無微不至照顧,算是有點良心,可以勉強再考驗他一段時間。
    現任華山掌門劉少民是這樣!這一位可能接下華山掌門人選,廖萬成又是這個樣!有話氣不出的冉劍生,只能悶壞了氣,在內心暗罵,華山弟子沒一個樣,專愛把原住民漂亮妹妹躲試練!
    自此,也因為此事件,在未來廖萬成接任下一任掌門,整個東部山區原住民部落流傳一段話,華山前後掌門專把原住民妹妹躲試練,敬告,試練期間女性勿外出。

    廖萬成:「小鈴問妳。」
    冉小鈴:「問?」
    廖萬成:「怎麼地圖上那些原本的陷阱,好像被破壞過?才讓我們這麼順利到這一關,妳不覺得奇怪嗎?」
    冉小鈴:「是我弄壞的。」
    廖萬成:「啊~?」
    冉小鈴:「無意中聽到爺爺,和祖師叔們在討論對你的試練,我就沿路破壞了啊。」
    廖萬成:「小鈴!這輩子我都不會離開妳,永遠只愛妳一人。」
    冉小鈴:「你討厭啦~,說這話來騙人!」
    廖萬成:「發誓,是一萬個真心!」

Comment by 孫風葉 on May 28, 2014 at 10:11am

      第十一章、華山派高手 ~
                       第12 回 (闖關)

    夜晚寧靜個自懷著不同想法睡去!冉小鈴安睡在廖萬成為她所搭建的小木屋內,大病初癒這一夜睡得特別安穩。
    不敢越矩進入小木屋內,習練華山武學一整個晚上,另一方面怕有任何野生動物會傷到冉小鈴,廖萬成整夜守在小木屋門外,靜靜地睡去。
    直到第二天早上,天剛亮起,反道是冉小鈴起得特早,在山谷內採摘野菜,先行幫廖萬成準備好早餐。
    冉小鈴:「我早餐準備好了。」
    廖萬成:「妳煮的!」

    有些被嚇到!除了自己母親外,冉小鈴是頭一個為他料理食物的女性。端看拿在手上的野味,廖萬成內心已然下定了決心,等這次試練通過,說什麼都要將冉小鈴追上手。
    冉小鈴:「看什麼看!」
    廖萬成:「謝謝,早餐好好吃。」

    怒氣難以消去!身心受辱的傷,冉小鈴不想看到那個男人傻笑在看她,頭整個轉向另一邊,內心端想一定是在想什麼亂七八糟不正經的事。
    生平頭一次那麼喜歡一個人!被如此冷漠對待,多少感覺到灰心。該面對的,還是盡快離開這個山谷,通過最後那些試練。
    將山谷內所帶來的物品,全都收拾乾淨,冉小鈴身體也已然恢復了七八成,可以有體力走離開山谷。
    廖萬成便依照地圖所指示,準備開始沿途闖關,好成就華山武學的傳承!
    但怪的事,原先以為依照地圖指示,會出現許多陷阱之類?不知何以因素,那些沿途陷阱,像是早已遭到闖關破壞似?直到兩人到達最後一個關卡,在一棵巨木底下,放置了一個衝天炮,並且留下了紙條,示意發射上空。
    廖萬成在依從指示,將衝天炮發射上空爆聲一響,等了約一個小時過後,瞬間從四面八方出現了前一代渡海來台,僅存下來七位華山遺老們!
    這七位遺老,當然也包括了目前華山最強,冉小鈴爺爺冉劍生。
    冉劍生:「小鈴,退下!」
    冉小鈴:「爺爺!」
    冉劍生:「退。」
    冉劍生:「師兄弟們,擺陣。」

    不等冉小鈴退下,冉劍生迅速指揮眾位師兄弟,他們平日無聊久居山林,無意中所創出來的陣法【五行兩儀陣】。陰、陽為內陣作為左右攻擊,五行為外陣混亂阻撓內外夾擊。
    此陣是為活陣,變化在於虛無之間!
    一時之間,和過往所學之武學不盡相同,此陣法又是有別於其它八大門派武學,跳脫傳統架構!
    陣法一出,立即攪亂廖萬成武功招式,他目前所習得所有華山武學,在這一夕全然被破盡!這當然也包含了華山最強武學,獨孤九劍被破得無以為繼。
    不忍廖萬成敗得灰頭土臉,更不願…她已經是他的人了,豈能讓廖萬成受到傷害!
    冉小鈴知道,無論她怎樣叫停,這群師叔祖們是決對不會罷休!雙手凝氣為劍氣,腳間踏步輕跳樹林枝葉間,立即欲闖入陣式之內「不可傷害他!」。
    奈何此陣過於強大,很快冉小鈴便被外陣給逼退,無法再攻進!
    心慌,亂了冉小鈴此刻所有心思!不願廖萬成因這次的試練,受到任何傷害,冉小鈴只好。

    冉小鈴:「爺爺,我是他的人了。」
    冉劍生:「噫~!是你~萬成!」
    廖萬成:「我什麼時候做的!我怎不知?」

    瞬間,【五行兩儀陣】被破得全都靜止在這一刻,目光全都瞧向冉小鈴,早已是羞紅了臉頰,所有人全都朝向她看過去,羞得更是雙手掩面,身體整個轉向後頭。
    怒氣了面容,冉劍生身上的氣流整個往上竄起,衣服、鬍鬚更是由下往上飄起,怒目眼神瞪向廖萬成身上看過去「好~小子啊!」!
    氣流窒息感,又再度回想起萬劍齊發在眼前那一刻!生死不由天,廖萬成嚇得身體整個虛軟,不知該如何為繼「這下~命休了!」?

Comment by 孫風葉 on May 26, 2014 at 12:38pm

       第十一章、華山派高手 ~
                         第 11 回 (不一樣就是不一樣)

    冉小鈴:「我可以起來了嗎?」
    廖萬成:「妳感冒好了!」
    冉小鈴:「不要碰我!我的衣服拿給我。」

    有些被嚇到,冉小鈴對他的態度,突然間轉變得不一樣?但就是說不出來,到底是那裡變得不太一樣?
    由於身體剛退燒,還是有些虛弱無力!當冉小鈴穿好衣服,正要站起來那一刻,帶點虛弱無力身體軟了一下,快要倒下來。
    反應是快,廖萬成立即站了起來,將眼前柔弱無力的冉小鈴給抱住,扶了起來!兩人瞬間四目交錯靜寧,微漾了……
    髮絲,絲絲簾動在她面前,廖萬成心動了!眼前這位女生,柔弱模樣簡直是正翻了!瞬間將她之前對他所做出所有傷害,這一刻全然被刪得一乾二淨。
    呆頭搞笑藝人特質,不安份,冉小鈴欲怒無言!趁人之危的怒,她還沒有結婚,更別說還未正式談過戀愛,並且還趁她生病不經過她同意,就對她做出那種事!她自己都還沒有答應可以,這個男人怎麼可以這樣對她做出那種事!
    冉小鈴:「你可以放開了嗎?」
    廖萬成:「抱歉!」

    瞬間關係變得不一樣?冉小鈴怒氣難了,不太想理眼前這位男人,直覺卑鄙下流無恥,已經不再是之前所認識那位,可愛正直的男生!
    不願搭理廖萬成對她說出道歉的話,很快將他給推離開,虛弱的身體想要離他越遠越好!靜靜地落下了淚珠。
    雖然不明白冉小鈴為什麼在生氣?態度變得冷淡!為了討好她的心,廖萬成立即獻上好意,眼看時間也快要晚了!
    趁著夜還未完全入夜,找了許多乾枯野草,堆成了一個簡單床舖,靠在一顆樹陰底下,之後又再隨意搭建起簡單小木屋,好讓今晚冉小鈴有一個舒適的棲息處。
    野外求生,對華山派上下弟子來說,多數都略知一二!山谷內,隨意採摘找了些野菜,以及溪流裡的魚蝦,運用簡單鍋具立即料理出許多美味。
    廖萬成:「肚子餓了吧!妳先吃。」
    冉小鈴:「嗯。」

    主動善意的釋出,依舊怒氣難消!內心瞬間覺得眼前這個男人,滿肚子壞水,別以為做出這種善意舉動,就可以彌補對她所做出來的錯事嗎?
    不願再搭理,再被受騙!接過盛滿了山林野味的熱食,冉小鈴立即坐向另一旁,不願意讓這個男人靠她太近。
    越是對他刁難,心思已完全被冉小鈴給佔滿!更是主動靠了過去。
    廖萬成:「山裡沒什麼食材,等回去之後,看妳想吃什麼我再煮給妳吃。」
    冉小鈴:「不用了。」
    廖萬成:「我煮的不好吃嗎?」
    冉小鈴:「我吃飽了。」
    廖萬成:「啊~!」

    男生追女生的心裡,越是挫折越是不灰心、不放棄!立即邀請冉小鈴進到他剛做好小木屋休息,廖萬成自個在月光下勤練起華山武學,希望能夠穫得冉小鈴的好印象。
    原先那些要逃跑的想法,一夕間全都因為冉小鈴而改變這一切!

Comment by 孫風葉 on May 19, 2014 at 1:00pm

      第十一章、華山派高手 ~
                         第 10 回 (試練開始)

    兩顆不同心境,早餐的太崩潰一個吃得太撐,正在烤火取暖睡了過去!另一個吃了半飽,很是無言在細心研究背包內,一張華山遺老們所留下來的地圖,指示廖萬成要遵照地圖下去走。
    並且言明,這是他最後試練的期末考!
    看得很是頭上冒出三條線!回想起之前的試練,廖萬成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這群遺老們花招那麼多,之前的試練已經快要被試到剩半條命。
    這所謂最後期末考的試練!不由得廖萬成拿在手上的地圖,身體整個軟了下來,手上的地圖掉落在地上「要命嘔~!再這樣練下去,我會命休企。」。
    瞬間,內心竟是有種想要絡跑,不想再當什麼華山派最有天份,所謂未來希望!
    內心這種想法心起,廖萬成正要走去收拾行李,好逃避開那些莫名其妙試練,回頭看到火爐旁冉小鈴正睡得縮成一團,莫名之情竟是走了過去,突然發現她嘴唇發白,身體有些在顫抖不太對勁?立即手背摸了一下冉小鈴額頭,溫度高的嚇人,並且口中細聲念念有詞「好冷、好渴。」。
    相當明顯看得出來,冉小鈴已經受寒了!深山幽谷之中,又找不到任何醫護人員,或是任何退寒藥物!這下,真的事情大條了。
    唯一可行的方式,只能先行「得罪了,我不是有意的。」!很是羞愧臉紅將冉小鈴上半身衣服退去,之後廖萬成也退去上半身衣服,將冉小鈴抱在懷裡,兩人靠在火爐旁,用他所穿帶來的大外衣將兩人團團包裹住,希望透過體溫可以讓冉小鈴暖和起來。
    另一隻手則取身旁,剛煮好的溫開水,慢慢幫冉小鈴餵食進口中。但,無論怎樣餵食,冉小鈴就是牙齒整個顫抖,溫開水喝不進口中!
    最不得已之下,廖萬成只好!先將溫開水含在自己口中,透過口對口方式慢慢將溫開水送入冉小鈴口中!連續兩三口溫開水之後,冉小鈴已然半醒、半睜開眼內心也起了衝擊,全身乏力開不了口在心悽流不出淚。
    終於,冉小鈴在喝下了五、六口的溫開水後,嘴唇不再顫抖發白,轉為紅潤,體溫相互取暖後身體也不再像之前那麼冰冷,只是額頭依舊在發燙!
    迫於無奈之下,廖萬成只好繼續這樣抱住冉小鈴!
    但,少女的體香味,以及算是半赤裸袒陳肌膚擁抱接觸,這一個早晨廖萬成不怎麼好過,所有什麼男人壞心思全都湧進腦裡,但就是什麼都不可以亂來!這小女生可是祖師叔最疼愛的小孫女,萬一發生什麼事,他是要陪上多少條小命?
    回想起那天在冉小鈴清晨的早上,萬劍齊發在他眼前停住那一刻!以及祖孫女兩人的武學境界,再加上師傅又是和冉小鈴是親戚關係。
    男人那一點點壞心思,說什麼在此刻都不可以亂想,甚至亂來!
    只是………
    就算強迫自己不能亂想,眼前就是真實肌膚接觸到了!肌膚細緻,身材玲瓏有緻,長髮飄逸流露出淡淡體香味。
    滑嫩的嘴唇,還餘味在唇間,久久不能忘懷!
    天使與惡魔在這一刻開始拉扯廖萬成的理性!這一刻難熬,簡直比之前所有華山遺老試練還要刀割他的心。
    也只能,深嘆好幾口氣仰望向山谷天際,男性所有生理反應全都湧現,只能強硬忍了下來!
    廖萬成:「我…我好~,好想死啊!」

Comment by 孫風葉 on May 16, 2014 at 2:29pm

       第十一章、華山派高手 ~
                  第 9 回 (這夕那裡?)

    睡眼迷濛,當早晨第一道陽光!在山谷之上,微透亮至山谷底下,滴下了冰冷露珠,在額頭上「足~~~冷A!」?
    當微微睜開眼那一刻,驚得!
    廖萬成:「這是那裡?我怎麼會睡在這!」
    冉小鈴:「嗨早~。」
    冉小鈴:「哈~恘~~~~」

    早晨的驚嚇,又再度被冉小鈴滿頭亂髮,一聲哈恘過後兩行鼻涕給嚇到!他們兩個人怎麼會在這裡?
    廖萬成:「怎麼回事?我們兩個人怎麼會在這!」
    冉小鈴:「是爺爺他們,說要給你的最後試練。」
    廖萬成:「呵~!既然是我,那妳怎麼也和我一起?」

    只見冉小鈴一邊抖著冰冷刺骨,瘦弱身驅,一邊向廖萬成說明她無意中偷聽到,爺爺和一群華山遺老所擬定出來的計劃,以及之前她向他所許下的承諾。
    從未想過,這世間居然有如此單純到!帶點苯傻毫無心機性格,竟是身懷驚世絕頂武學,讓人又愛又恨。
    到底眼前是一位…外表看起來,勉強算是一位瘦弱小女子?廖萬成立即將外衣脫下來,給冉小鈴批上,之後觀看了山谷之內,找了些乾木材,先升火暖暖身體。
    自小到大從未被任何男子如此貼心過!在家,不是武刀弄劍,不然就是和族人到山上打獵,被當作男孩子看待。
    在學校,由於體育項目太強,個性又是大辣辣,經常和一票男生玩到髒兮兮,沒有一點女孩子樣貌,經常被同學當作是男生哥們!
    眼前廖萬成對她的貼心,無微不至!冉小鈴內心慢慢起了微樣感覺,呆呆地看向廖萬成正在升火,為她取暖。
    廖萬成:「我早上睡醒,旁邊那個背包,是妳帶來的嗎?」
    冉小鈴:「不是,是爺爺怕你肚子餓,帶來給你的。」
    廖萬成:「太好了!」

    那群華山遺老總算還有點人性!肚子早已是餓到前胸貼後背,很快將背包給打開,除了有一個小鍋子外,還有一些簡易包裝方便煮熱食,並且山谷之內又有純淨天然山泉水,方便煮食或飲用水。
    廖萬成:「妳先吃。」
    冉小鈴:「那你呢?」
    廖萬成:「妳比較餓,我再去煮。」

    道理,還是要先顧好身旁這位小女生!廖萬成先煮了碗熱粥給冉小鈴,裝盛倒進唯一個碗裡,讓她先暖暖身體,好不再受寒。
    之後再環顧四周,有一整遍竹林,隨意砍了竹子製成可以裝成食物的方便碗,之後再行取水煮他自己的早餐。
    將這位男孩子貼心全都看在眼裡!冉小鈴享用好早餐,廖萬成也烹煮好他自己的早餐,當正準備享用時!
    冉小鈴:「嗚~~~~~」
    廖萬成:「怎麼了?」
    冉小鈴:「我~我~我…」

    眼前這位小女生,斗大淚珠渾圓雙眼潺潺落下,哭得流下了兩行鼻涕一吸、一流,嘴唇兩邊往下垂!看得廖萬成更覺不忍,自己肚皮咕嚕在叫喚,又再強忍住饑餓肚皮在抗議,將剛剛煮好的熱粥再倒進冉小鈴的碗裡,並且用身上的衣服,為冉小鈴將鼻涕給擦拭乾淨「別哭~別哭~妳先吃。」。
    這算是,冉小鈴生平頭一次被當成女孩子看待!眼前廖萬成幫她擦拭掉兩行鼻涕,圓滾著斗大雙眼,呆呆地望向這位男孩子,又再享用起另一頓早餐,終於止住了淚。
    廖萬成:「妳真的餓壞了!如果餓了,只接告訴我,我會先煮妳的,不要再用哭的。」
    冉小鈴:「我剛剛不是餓了。現在吃太飽了,呵~。」
    廖萬成:「啊~?不然,妳剛才在哭什麼啊?」
    冉小鈴:「除了我爸爸媽媽,還有爺爺、外公,你是對我最好的!對不起,之前說你很弱,還說要保護你,反而是你在照顧我。」
    廖萬成:「不~~~用客氣!」

    感覺像是被惡整一瞬間!罵也不是,不知該怎麼罵?打更不是,她太強了!廖萬成只能暗暗吞下一口悶氣,再去煮他自己的早餐,好填平早已是餓到不行,快要遊街抗議的肚子!

Comment by 孫風葉 on May 15, 2014 at 1:12pm

        第十一章、華山派高手 ~
                 第 8 回 (最後試練)

    最後的試練!冉劍生相當明白,廖萬成目前只學會招式意境,內力及各方面修為還是不足。
    又再經過多位華山派高手,分別試練廖萬成武學底子,冉劍生緊接著要讓廖萬成接受實戰試練!
    夜………在深靜月黑風高的夜晚,許多野生動物,早已紛紛嘔嘔睏企!華山派另一場試練,趁著月黑風好高的深夜,即將!
    廖萬成:「嗯~!」

    突然,覺在睡到最深沉時刻,有一幫黑衣人突然從天而降,經由窗子外闖入臥房內,迅速將廖萬成給架住,其中有一位黑衣人手拿沾了迷香的手帕,摀住廖萬成嘴巴!不過多久時間便……將廖萬成給迷暈了過去。
    將這一切全都聽在耳裡的冉劍生,躺在床舖上睡得沉,半夢半醒間竟是微微笑著!從床舖上轉向另一頭睡,之後竟是完全真正睡進了夢鄉之中。
    好眠!

    直到第二天一早天剛亮起,冉劍生起了一個好眠,如往日先行刷牙洗臉,再行準備他和小孫女冉小鈴的早餐,嘴巴開始細細念個不停「這個祖孫女~實在真睏神,還在睏也不會來幫爺爺忙!」。
    嘴巴愛細細念,心情卻也格外笑的開心,早餐準備好後,依舊一邊走一邊叨念,滿懷笑容走來到冉小鈴的臥房,未關上「這個祖孫啊~實在!有外人來家裡,也不會小心一點啊。」!
    直接走進冉小鈴的臥房,只見桌子上留有一張紙條?
    當冉劍生將紙條拿在手上一看,驚得頭暈目眩快要暈倒過去!整個人在臥房內搖搖晃晃,氣息混亂,身體整個發紅發燙。
    原來在三天前,冉劍生和幾位華山同門遺老商議,要將廖萬成送入更為深山之內,接受更為嚴峻華山正統武學試練!
    冉小鈴在無意中偷聽到爺爺的計劃,之前答應廖萬成要保護他,不讓他受到一點欺負!對於承諾,冉小鈴絕對信守一諾千金,趁著昨晚華山遺老祖師輩,將廖萬成綁架至更深山,冉小鈴躲身在暗處,決定跟隨廖萬成堅守她說出口的誓言!
    事前留下來的紙條,是為她身為冉劍生的孫女,更是華山派門人,所自認為該做到的承諾誓言!
    也寫下了,對於爺爺自小到大,長年細心教導養育之恩。

    頃刻間已然,目眩神迷手上拿著孫女留下的紙條,冉劍生完全慌亂掉心思,加上所居住在深山之內,手機電話又是收不到訊號撥不通,電信業者電話線又接不到這相當深山,只有一戶居住的點!
    迫於無奈之下冉劍生只好,先行使用無線發射機和山區原住民部落,部落族長哥們好友馬紹聯絡,說明整起發生的經過!希望透過原住民的朋友,可以先行前往深山找尋那一幫華山高手,尋得孫女冉小鈴回來。
    這當然,冉劍生先是被馬紹狂念了一下,責問他沒有照顧好親妹妹的孫女冉小鈴,還讓她一個小女生獨自偷偷上山!
    到底親人還是親真情!被念是一回事,找尋冉小鈴的行蹤,原住民族長馬紹,迅速召集一票熟知深山地勢的勇士,馬不停蹄前往更為深山找人。
    這當然,冉劍生由於山區住久了、慣了,東部中央山脈深山內地形地勢區塊,八九不離十也相當摸的熟透,隨意帶了些行李,立即前往深山內搜尋冉小鈴的行蹤。

Comment by 孫風葉 on May 14, 2014 at 1:24pm

      第十一章、華山派高手 ~
                       第 7 回 (我會保護你)

    會心一笑!時間靜止在瞬間,像是品味淡淡時光。
    未曾遇過這樣奇妙的女生!可以不顧形象,披頭散髮吃東西,性格純真到實在……
    冉小鈴:「對不起,以後我不會再把你的臉畫花,欺負你,惹你生氣!」
    廖萬成:「沒關係啦,沒事了。」
    冉小鈴:「有關係!你那麼弱,放心以後我會保護你,不會讓你受到欺負!」
    廖萬成:「謝謝嘔!」
    冉小鈴:「不用客氣,我很強!除了我爺爺,我還沒有打輸其他人,連劉掌門我都打贏過他!」

    難怪!連掌門師傅都是她的手下敗將,會敗得灰頭土臉不是沒有原因。
    自信感已然恢復內心男人顏面上尊嚴!眼前這位可愛少女面容,強悍得讓人生畏的武學功力,廖萬成竟是越看越覺…,那種安慰人的方式實在!
    冉小鈴手臂整個搭在廖萬成肩膀上,臉頰旁是剛剛喝完雞湯,有些雞肉碎屑在嘴角旁,頭髮亂到不行看向廖萬成「以後我會保護你,你那麼弱,我不會再讓其他人欺負你,是真的!」。
    一個大男人被一位看似柔弱小女生,一整天講了好幾個的『弱』字!看在廖萬成內心裡,直覺五味雜陳不知該怎麼回這話題?
    廖萬成只能皺起眉頭,內心卻是異常苦笑,勉強臉頰僵硬笑容回看向冉小鈴「感恩!我知道我很弱!」!
    冉小鈴:「不用客氣啦,以後有我保護你,誰敢欺負你我就把那個人打趴掉。」

    兩顆心,兩顆不盡相同心情!宵夜飽足後心情,看向窗外夜空是異常寧靜。
    倚靠在廚房外,嘴角笑得眉頭緊皺在一塊,內心五味雜陳的冉劍生!仰望向天花板,嘆了口氣低下了頭。
    靜靜地在嘴角旁,淡淡笑起了微意!

    接受自己男生不一定要比女生強想法!廖萬成隔天一早起床,重拾心情再重新修練武學,從根基上再思考。
    什麼是武學?同樣武學招式,為什麼在冉小鈴身上,以及冉劍生身上會有不一樣的光彩?掌門師傅劉少民善於運用身邊物件,將武學融會其中,但在武學上的修為卻是,少了冉劍生及冉小鈴那般渾然天成感!
    是環境,讓這兩祖孫造就不一樣的心境。
    思索華山武學重於大自然渾然天成!當初祖師先賢,創立華山武學究竟是何等心境?
    為何在不同人身上,會有如此不盡相同結果!
    將自己完全化入靜空,身體整個泡入瀑布水流中,身體完全放開讓水流由上而下沖洗自己身體,也沖洗了身心靈。
    豁然之間竟是,突破了自己原先那個屏障!
    將華山所有武學(氣宗、劍宗)重新思考!無需去分何者為重,何者為輔。
    無需去分何者為強,何者為弱!
    氣的流動,貫乎心的意動!劍意,是為大無為,竟是。原來,當初華山派祖師爺風清揚是以這等心思,創下獨創天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不同於過往的武學招式全新構想。
    【獨孤九劍】: 總訣式、破劍式、破刀式、破槍式、破鞭式、破索式、破掌式、破箭式、破氣式
    獨孤九劍意境乃隨中國莊子哲學思想,以無用之用乃是為大用原則,並非亂殺亂砍。是為觀察對方招式,融入其中找到破綻,攻其所招式意境,招式所使用攻擊之法,沒有絕對固定章法,完全要視使獨孤九劍心境而定,所以在冉小鈴身上使用敗退他的招式,並非真的想要敗退他,而是為了一種遊戲心情。
    冉劍生則是意境隨意,大為無我身外其間,無需再求強弱差別。
    劉少民意在執念,他是為一派之掌門,為開創華山派文化不至流失。

    想通這點,廖萬成靜靜地閉上雙眼,微笑。
    張眼!瞬間衝開了水面,御氣而動形成兩把劍氣,隨意舞弄光影其在水面之上,無招似是有招?劍意化成層層疊疊萬化其中。
    人站在湖邊小屋旁,放眼看過去廖萬成所使出來的獨孤九劍,冉劍生竟是笑得撫鬚而笑!
    冉劍生:「這小子果然聰明!華山派有傳人了。」

Comment by 孫風葉 on May 13, 2014 at 1:12pm

       第十一章、華山派高手 ~
                         第 6 回 (夜心)

    自從被帶來到這湖邊小屋,接受華山派第一高手冉劍生親自傳受武學!這一戰的挫敗,徹底將廖萬成在自己房間悶了一整天,三餐完全不想進食!只想將自己灌醉,迷醉在自尊心已然完全被潰堤。
    冉小鈴似乎有些朦朧覺得,她好像應該是做的太過火?傷了這個男孩子的心!愧疚感使然,幾乎不離不棄守在這個大男生門前,為他送上中餐、晚餐。
    冉劍生:「小鈴,晚了。該休息了!」
    冉小鈴:「不要!」

    這兩個字簡單回答,有些將冉劍生給嚇到!靜靜地…冉劍生將頭,慢慢地移靠向冉小鈴側邊一看,驚得冉劍生整個往後退開,雙眼整個張得好大!
    自冉小鈴還是小嬰兒看到大,從未看過這個小孫女為任何人哭過?更別說是為任何男孩子哭泣落淚!
    眼前這位,守在廖萬成房門前的女生,落下兩行淚的女生!真的是他冉劍生的孫女冉小鈴嗎「小鈴!」?
    冉小鈴:「爺爺你走開,不要理我。」

    幾個字簡單回話,又再次將冉劍生驚嚇得表情往後一退!之後抬起面容,直瞪向廖萬成緊閉住的房門,內心突然起了不太好預感,冷汗竟是直流慘白一張表情「不會吧!」。
    頃刻間的冉劍生,已嚇得不敢再往下想下去!驚嚇住那一張表情,眨了眨眼瞬間轉變成苦笑。目光又再慢慢轉移到冉小鈴,枯坐在廖萬成門前那瘦小背影,驅使得冉劍生表情整個糾結在一起,參雜了許多萬般滋味難言!

    那顆受了傷的心,任憑再怎樣事後道歉也於事無補!自小到大,雖然談不上一帆風順事事如意,可這次。
    完全是招架無力敗陣方式!而且又是敗在一位瘦弱小女生手上,那種安慰人的話,讓廖萬成更覺受到莫大屈辱。
    冷透受到嚴重傷害心情,加上一整天完全未進食的肚子,已然咕咕作響在抗議!乏力的一顆心,強硬拖行乏力無氣息的身體!廖萬成終於拖行了沉重腳步,走到房門前,靜看了一下,透過門縫看過去有一個人還在那低頭坐著。
    廖萬成很是嘆了口氣,頭低了下來!手心沉重放在門把上,終於將房門給打開了。
    冉小鈴:「對不起!我不知道你討厭我,還惹你生氣!把你臉畫花掉作弄你!」

    完全是牛頭不對馬嘴的道歉!畫花臉惡作劇是一回事,最傷廖萬成的心是之後,完全將他尊嚴踩踏在腳下比武過程,及事後冉小鈴說出來那些話。
    不想見到冉小鈴的心情,失落受挫表情,廖萬成將臉轉向另一頭!由於一整天未曾進食,肚子很快不聽使喚咕嚕叫了出來。
    為了替自己所犯過錯陪罪,聽到廖萬成肚子咕嚕叫聲,冉小鈴很快雙手將食物端到廖萬成面前「請吃。有竹桶飯,還有玉米。還是你想吃什麼?我去煮給你吃。」!
    不想見到冉小鈴的心情,廖萬成將臉頰整個轉頭到另一個方向!任憑冉小鈴一下子左邊、右邊,就是想要得到廖萬成原諒。
    鐵石了心腸!不願接受冉小鈴好意,就是死硬不接受!
    最後,廖萬成走來到廚房,隨意拿了包泡麵,自己開泡麵煮來吃。
    自己好意如此被冷落!眼前廖萬成竟然完全不當她是一回事,吃著他的泡麵!靜靜地…廚房,是廖萬成吃泡麵的聲音。
    空氣裡,也慢慢發出了鼻息啜泣聲,嚶嚶悽涼!
    原本只自顧自己正滿足吃著他集中三餐泡麵美味!那知,冉小鈴啜泣哭聲,廖萬成在抬起頭一看,立即將他給嚇傻了眼「妳怎麼了!」。
    只見冉小鈴隔著一張桌子,側面向他雙手捧著食物,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哭花了臉頰,又是連環珠炮說個不停在回話「你都不理人家!人家中午還幫你準備竹桶飯,還有山豬肉,你不吃!晚餐我還特地煮雞湯,你也不理人家!現在冷掉了不好吃,我問你要不要我煮給你吃,你還是不理我!居然還泡麵,根本是嫌棄我對你的好意!」!
    被冉小鈴哭聲給嚇到!原本挾在筷子上的麵條,整個滑落在湯裡,濺出熱湯給燙到手。
    感覺像是自己做出天大的錯事!廖萬成很快衝了過去,快手拿起了竹桶飯,立即開來吃「嗯~這竹桶飯好吃!妳做的啊?」!
    冉小鈴:「不是,是我媽媽做的!放那麼久了都冷掉了,那會好吃嗎~」
    廖萬成:「不會!這好吃。」

    依舊是哭花了那一張臉頰!但也奈不住,冉小鈴肚子同樣發出咕嚕聲響。
    廖萬成:「妳是不是…肚子,餓了?」
    冉小鈴:「嗯~」
    廖萬成:「妳不會…中午到現在,都還沒吃東西吧?」
    冉小鈴:「是。你沒原諒我,我吃不下。」

    冉小鈴這話聽在廖萬成耳裡,此時更覺慚愧!他居然為了面子掛不住,就讓一個小女生,跟著他餓到現在!此刻的他,只想找一個地洞躦進去。
    無顏,面前是冉小鈴那一張哭紅雙眼的臉頰,雙手還捧著食物,烏溜溜的大眼紅腫,嘴唇往前翹起兩邊垂下,長髮及背亂亂的到處亂翹!
    沒有顏面再去面對眼前的冉小鈴!羞愧的心,廖萬成立即將冉小鈴捧在手上的食物,移到桌子上。
    看到瓦斯爐上有雞湯,已冷掉了!立即熱了雞湯,端了兩碗放在桌子上。
    廖萬成:「對不起!我不該太小氣,生這種氣。」
    冉小鈴:「沒關係,是我不對,把你的臉畫成那樣。」
    廖萬成:「這雞湯很香,也是妳媽媽料理的嗎?」

    已然是餓極的肚皮!看到眼前熱騰騰噴鼻雞湯香,冉小鈴也顧不得女孩子形象,滿頭亂髮臉頰淚痕依舊參著淚,先填飽肚子再說。
    眼前這位女孩子性格天真,廖萬成竟是看得會心一笑!看得渾然忘卻了,之前就是這位女生將他傷得自信心全無。

Comment by 孫風葉 on May 12, 2014 at 12:09pm

      第十一章、華山派高手 ~
                  第 5 回 (你很可愛耶~)

    廖萬成:「天啊~~~~~~」
    冉小鈴:「慘了!」
    冉劍生:「A害嘔,小鈴!」

    昨晚在廖萬成臉頰上大肆作畫!果真一早起床,走到浴室看到自己容貌,被畫了許多OOXX,玩井字遊戲。
    冉劍生很是淡然,繼續吃著他的早餐!冉小鈴很是羞愧,低下頭來吃早餐。直到廖萬成再怎麼清洗,就是洗不乾靜?無奈欲哭無淚的表情,勉強只好先刷牙洗臉,苦瓜一張臉走來到餐廳!
    帶點怒氣眼神,很是心知肚明是誰做的!斜眼瞪向了冉小鈴,正低低著頭,不敢正面看向她,低頭在吃早餐。
    冉小鈴:「嗨~~~早!你的筷子,還有碗,在那,幫你添好飯了。」
    廖萬成:「謝!謝!」
    冉小鈴:「不用客氣啦~」

    知道自己這個孫女,這下禍惹大了!畢竟再怎麼說,冉劍生他也是華山派,現存最強的祖師叔。
    很快擺起了師叔祖架勢,吹了吹鬍鬚,聳了聳肩「ㄟ~~萬成啊!我旁邊這位小姐,我孫女啦,冉小鈴,平常都住在山區部落。」。
    廖萬成:「謝謝師叔祖!我記住了。」
    冉小鈴:「嗨~你好!不用記太住沒關係啦~」
    冉小鈴:「是吧~爺爺。」
    冉劍生:「咳~小鈴,要有禮貌,叫師兄。」
    冉小鈴:「嗨~~師兄!」
    廖萬成:「不客氣!」

    相當清楚知道,廖萬成還在生她的氣!廖萬成被畫花了那張臉,以及生起氣來,在爺爺冉劍生面前不敢發怒的表情,看在冉小鈴眼裡實在是太過於好笑!
    迫於實再再也忍受不了,眼前廖萬成一臉悶壞氣極敗壞表情,有怒發不出來一張花臉!使得冉小鈴,悶得直往屋外衝出去,開始狂笑難止。
    廖萬成:「師叔祖,可能要得罪你了!」
    冉劍生:「請。」

    眼前已是氣到極限!管他是什麼身份誰的誰?氣得廖萬成指尖凝氣成指劍,瞬間衝殺而前去「就算妳是師叔祖孫女,太欺負人了!」。
    沒料到廖萬成會氣成那樣?性格天生無邪,有些不知輕重,感受到廖萬成這聚氣殺來招式,冉小鈴只覺得好玩!腳尖一輕跳,劃過水面隨手指尖沾了水面,隨意聚氣成劍網,輕鬆寫意回敬向廖萬成。
    生平頭一次見識如此詭異武學,一瞬間殺破廖萬成指劍殺招!倒臥在地。
    微笑裡,眼前看到廖萬成這麼輕易就被她擊倒在地上,冉小鈴只覺一派輕鬆,吐了吐舌頭似若少女天真無邪笑容,身體飄飛輕踏水面數步,淡然寫意落在廖萬成身旁,飄逸髮絲晨光微風帶點花香味,微微笑著低頭看向廖萬成「喂~你很弱咧!」。
    自尊心重大傷害!那一句『你很弱』瞬間,又是重重擊垮了廖萬成自尊!直將此刻廖萬成瞬間呆傻住表情凝結,眼角落下兩滴淚,哭不出聲來。
    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什麼事?讓眼前這個大男生,面容表情如此瞬間轉變,變得癡傻呆呆看向她?
    此時的冉小鈴只覺得,眼前這個大男生,有著一種搞笑藝人特性,又是使得冉小鈴抿起嘴,不敢笑得太大聲偷偷竊笑「嘻…你很可愛耶!」。
    廖萬成:「太過份了!」
    冉小鈴:「對不起啦!我又不知道你那麼弱,下次輕一點。」
    廖萬成:「是!我很弱!」
    冉小鈴:「喂~對不起啦!」

    自尊心已徹底受到嚴重傷害!頃刻間廖萬成已然無覺,像是被抽離了靈魂,自信心已徹底被踐踏在地上,跌入深黑地獄。
    不願再見到眼前這個人,頭低低著站了起來,擺著站不太穩步伐,背對著冉小鈴往湖邊小木屋走回去!
    有些矇矓似乎知道自己闖禍的冉小鈴,又是一臉天真無邪表情,跟著廖萬成步伐,一下子左邊、一下子右邊在逗弄他笑!
    冉小鈴:「喂~喂~跟你講一個笑話,你知道豬八戒是怎麼死的嗎?早上洗臉照鏡子,啊~~~~~有豬,結果嚇死了!哈~~~你說好笑嗎?」
    廖萬成:「妳走~,我不想看到妳!」
    冉小鈴:「喂~喂~不要這樣嗎,再跟你講一個笑話。」
    廖萬成:「走!」

    自小到大,從未受過如此嚴重自尊打擊!此刻的廖萬成,任憑冉小鈴再怎樣逗弄他笑,也只是更加失落傷心。
    將這一切全都看在眼裡的冉劍生,嘴角微微髯起鬍鬚笑著!
    似忽,心也略有所想?

Comment by 孫風葉 on May 9, 2014 at 2:22pm

        第十一章、華山派高手 ~
                           第 4 回 (我不是色狼)

    悶翻苦了一張臉!一整個晚上怪怪美少女連環珠炮轟炸,廖萬成連一點解釋,開口說話機會都沒有,盡是怪怪美少女自說自的!
    直到怪怪美少女講了數小時時間,講到最後打了哈欠倒頭就睡,廖萬成則被綁在一旁靠在床舖旁半夢半醒。
    半夜山谷晚風微微徐徐,音響來了晚風淡音!睡在床舖上是把他當作是色狼,怪怪美少女正睡得香甜,一臉睡甜相大字型睡法。
    半夢半醒間,山風話音夜光星斗微亮,廖萬成靠在床舖旁睡著,內心竟是慢慢在嘴角邊微微笑著!眼神餘光看向甜睡在床舖上,那位怪怪少女,靜靜起了淡淡漣漪!
    直到第二天天剛亮起,山谷飛鳥、竹雞四處亂飛鳴叫。
    冉劍生四處找尋廖萬成,以為他受不了深奧華山武學試練,半夜絡跑逃回家去「現在的少年真差~實在是沒凍頭。」!
    怒氣沖沖當敲來到孫女房間,發現沒人回應,而且還半開著房門,很是嘆氣細細念個不停,正準備幫孫女房門給關好。
    觸目所見!
    冉小鈴睡得太入眠,身體大字型睡相只蓋了條薄棉被,從房門外看過去看似一絲不掛!廖萬成睡在地板上,赤裸上半身,下半身簡單蓋了條被單睡,同樣像極了一絲不掛!
    觸目所見孫女房間是廖萬成,而且還一絲不掛睡在同一間房間內!怒目神情緊咬住牙根,氣息…蘊釀內息於指間,透氣通紅成劍氣。
    怒!
    冉劍生:「廖~萬~成~~~你在我孫女房間做什麼!」

    怒氣!熱染空氣流動在熱脹。怒得冉劍生,連讓廖萬成解釋機會都沒有,瞬間凝結空氣化作五把劍氣,同時對準向廖萬成!
    空氣中熱氣奔騰!昨晚連環珠炮哈啦太疲累,冉小鈴依舊在床舖上睡得香甜,一臉甜味幸福表情!
    觸目眼前情景,廖萬成早已驚嚇醒來,完全是有口難言,欲解釋昨晚事情發生的經過,奈何冉劍生內息壓迫感強壓得開不了口!
    劍氣凝結立即,瞬間轉輪流動至冉劍生右手形成一個劍網!怒目。
    殺!

    冉小鈴:「啊~爺爺,早啊!」

    好在此時冉小鈴及時醒來,正當五把劍氣同時圍殺至廖萬成,退無可退情況之下「哇~~~Q扭囉!」,慘白無語問蒼天一張表情!
    「劍劍們~什踏曝!」冉小鈴的起床氣,立即停住冉劍生殺狂劍氣,吹了鬍鬚動動眉頭「劍劍們,回來~」,收起劍氣殺狂!
    廖萬成:「啊~~~~娘喂~~~!菩薩保佑!菩薩保佑!」
    冉劍生:「小鈴鈴啊~怎麼回來,沒跟爺爺說一聲?」
    冉小鈴:「嘔~太晚了!」

    看見孫女無恙,冉劍生瞬間又轉而一臉怒氣模樣,流動身體氣息將廖萬成抓到眼前「臭小子,你怎麼會來我孫女房間?你是想要做什麼!」!
    驚嚇到難以開口!再加上被冉劍生單手抓住咽喉,更是開不了口難以言語!
    好在此時,冉小鈴滿是得意之情,言訴起昨晚抓到廖萬成的經過,並且很是得意身體整個臭屁弓起來,敘述起昨晚她抓賊的經過「耶~耶~耶~爺爺你孫女我利害吧!沒有丟我們華山派的臉。」。
    之後更是,雙手整個搭在冉劍生,及廖萬成肩膀上拍了拍搭放上去「你這個色賊真是笨啊~!要當色賊也不打聽清楚,而且還兩手帶丹路來,笨透了~」!
    冉小鈴:「你說是吧~爺爺!」
    冉劍生:「小……鈴啊!他是,我們華山的人,來爺爺這裡學武功,不是什麼色狼。」
    冉小鈴:「可是我們村子張貼的照片不是他嗎?」
    冉劍生:「那是誤會啦~不是他啦!妳認錯了。」

    終於知道是誤會一場!爺孫女兩,傻笑一張臉看向!廖萬成那一臉呆樣,很是無辜表情呆站在一旁,依舊是滿臉莫名其妙表情,不清楚究竟為何他會被當成色狼,落得如今這般模樣「我…師叔祖,我是有做錯什麼嗎?」?
    冉劍生:「ㄟ~~~少年A,早起愛活動一下喀有精神!」
    冉劍生:「啊~小鈴,妳說是吧!」
    冉小鈴:「爺爺~我肚子餓了,現在要刷牙洗臉吃早餐,肚子好餓啊!」
    冉劍生:「對!要吃早餐,透早喀有精神。」
    冉劍生:「啊~萬成喂,先去刷牙洗臉,休息一下,繼續昨天的訓練。」
    廖萬成:「啊~?」

    完全是轉得太硬回答應對?被唬得一愣一愣的廖萬成,滿臉是呆傻表情看向,這對祖孫女匆匆快速走出房門,留下他一個人在房間裡發呆?
    廖萬成:「天啊~~~!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