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郝建:《青紅》及“第六代”導演:死亡情結與營造真善美(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