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永遠”二字,來自新任董事主席葉里昂之口。

話說,葉里昂被老主席沈迪恩圈定為接班人後,葉里昂還是戰戰兢兢自己攀不上去。

畢竟,很多被圈定為新屆領導的老二半途被幹掉的事故,在企業世界太普遍了。

為了讓老主席感受到他是真的乖順、聽話,將來就算做了老大,老主席還是他永永遠遠的老大,他便在任何會提到老主席的地方,都加上“我們永遠的”五字。

“我們永遠的、尊敬的主席!”

說起“永遠”這關鍵詞,不能不提到兩個人,一個是丁嘉光;一個是鍾國和。

丁嘉光曾是顯赫一時的惠貢化學集團董事主席;他原來是此集團的小角色,就是公關部的一位執行員;不過和集團原任主席石樑的夫人媚紫的關係良好。

老主席是有名一等一怕老婆之人,枕邊進言,丁嘉光也就一帆風順、扶搖直上,還休了原妻,順了媚紫的意思娶了石樑的私人秘書娜薇為妻。

(安靜,安靜,我要你好好反省,為何就是要去撞那棵樹?收藏自明報)

表面上,丁嘉光娶娜薇一事是順了媚紫的心意,實際上,丁嘉光另有他過人的盤算,這是後話,以後再說。

丁嘉光從一個默默無名之輩,搖身一變成了超級企業一把手,當然有他的秘訣,這是葉里昂敬佩他、言聽計從的地方。

鍾國和原是某媒體主筆,動筆開口都是“之乎者也”;令人敬仰不已。

鍾國和教導葉里昂說:要沈迪恩非提拔他、給他護航不可,要訴諸於人心的弱點:你要告訴他,儒家有個說法,一朝為師,終身為父;你教導了我那麼多的東西,並安排我接掌董事部,你就是我的良師,我永遠的父親。

“永遠”這詞,就這樣成了葉里昂安身立命的鐵的真理;西奈山上神的呼叫;黑暗中的鐘聲;戰火中的號角。

大權在握後,他當然就想到怎樣給自己建立一個永遠的豪門。

Views: 380

Replies to This Discussion

第二節·商場雙傑

商場如江湖,各路人馬,什麼企圖居心都有。

葉里昂有他建立永遠的豪門的凌雲壯志,偏偏遇上了商場雙傑。

葉里昂固然有私人補習老師鍾國和給他講授仁義之學,自我打造“商場良知”的品牌;商場雙雄卻是公認的“公益興學”的典範,深受媒體追捧。

商業雙雄,一位是肥叔,一位是凌傳人。

自從葉里昂坐上SLK集團高位,便計劃和新當上E盟—S國商貿談判團秘書長的丁嘉光聯手,準備引進一間西方大學。

因為這件事,葉丁和雙傑對幹上了。

導火線有兩條:一,這家大學因為捧著漢學堡壘的名義,向民間募捐建築費用,此舉影響了雙傑為他們的教育基金會籌錢的計劃;二,大學所在地,是徵用凌傳人父親祖屋所在的老城區。

這裡必須說明一下,漢學研究堡壘居然在西方,這是令很多炎黃子孫無法接受的事實;這回能引進此大學到S國,當然也是喜事。可是,這在葉丁集團來說是他們的一盤生意,為何偏偏要向民間募捐?這是引起爭議的地方。

第二,S國政府以計劃重組老城區的名義,以廉價賠償取得策略性地點的土地,再撥出一部分給葉丁建一所私立大學,這是民憤沸騰的地方。

凌傳人在私土地被徵,在公競爭公眾捐款,兩股怒氣一發,和永遠的豪門對著幹上了。

第三節·媒體導演的好戲

一般人都有仇視富有人家的傾向;任何社會糾紛若牽涉到企業集團,這企業集團總是難免成為大眾敵視的對象;而和企業作對的一方,就是被同情、被支持的一方。

人們是不問青紅皂白的;誰有錢有勢而與人起糾紛,一概被標籤為“無商不奸”、“為富不仁”、“仗勢欺人”。

畢竟,在這世界上,沒錢的人或錢不夠用的人,遠遠、遠遠超過有錢有勢者。

在一個講究“大多數”的民主社會,誰的數目大誰就有講話、決定是非的權利。

市場雙傑素來就是媒體的寵兒,現在他們借老城區被徵用的課題,炮轟永遠的豪門集團,當然再次成為媒體的焦點。所有的評論都給他們打上“正義之師”的雅稱。

雙傑召集的萬人抗議大機會,實際上只有三千人左右,這還包括國內外媒體成員、便衣警察、忙著給他們面子書上照片賺取大量LIKE的網民。

可是,當肥叔在大會上慷慨激昂致辭說,根據他們的計算出席人數已經超過一萬五千人時,各媒體也就順理成章報導說:此次的正義行動獲得一萬五千位熱血民眾的支持。

他們忙著把拍到的照片上載到個人的面子書,當然也就不得空去反省,一萬五千人怎麼可能擠進只容得下三千人的體育館,而大家還可以自由走動拍照、錄影和打電話。

第三節·媒體導演的好戲 (續)

有了傳統媒體和新媒體聯手轟炸,一夜之間,葉丁二人好像變成了整個徵用老城區的黑手;雖然,他們只是佔用了其中的一部分土地而已。

再說,那也是他們光明正大向政府購買下來的產業;至於S國有那麼多的房地產開發商,為何就是他們SLK集團能買到,那是另一個問題了。

很多原來想捐錢給漢學堡壘的人士或商號,其實都是SLK的承包商、商業夥伴,逼於葉丁的壓力不能不捐助;現在風聲那麼緊,他們正樂得禮貌地對葉里昂說:

“等你們真正動工時,我們再談捐款的事好了。”

良友(前良知之友)出版社素來以弱勢團體代言人的定位辦媒體,在反對徵用老城區的事件上,出版社上下傾全力從商場雙傑的角度來報導這一系列新聞,並發動內部的編採和主筆人員發表評論配合。

其中一位記者因為一邊走路一邊看面子書,沒留意梯級,結果摔倒擦傷,她說是有心人士對付新聞自由擁護者而把她推到,硬是要警方徹查此事。

這個小插曲更提高了整個抗議行動的戲劇性。

那陣子,良知出版社的報份、網站點擊率和雜誌數量都直線上升。

總編輯非常開心的在每月管理會議上大向董事長誇耀他們的業績。

為表謙遜,他輕輕補充了一句:當然,我們也有一點點小損失,SKL集團這個月抽掉了他們的一些廣告。

豈知,話一說完,董事長秦尚霄的臉一沉,很生氣的說,我們失去的豈止是一些廣告?

總編輯一時摸不著頭腦,說不上話來。

秦尚霄董事長說:你知道不知道,丁嘉光是誰?他現在權力可大啦!他是E盟—S國自由貿易談判團的秘書長,你知道他可以從E盟國家得到多少好處?他正在為我的另一個公司弄個風力發電計劃,現在看來是沒希望啦!

總編輯臉部表情轉變迅速,立即賠笑說:秦總,放心,放心,我懂得怎麼做;我立刻去叫他們做點文章。

第四節·媒體導演的好戲 (續)

總編輯所謂的“叫他們做點文章”,算什麼文章?其實是叫那位擅於從臉書摘人家內容再加工的神筆何顯正,寫一篇“比較公正、客觀”的東西。

而且,要有點幽默、不尖銳;“大家看後都覺得是在說對方”。

何文開頭就來一段~~

誠如成熟、有見識的網民所寫的一副對聯,今天大家都有困擾:

政府「無能」,民代「無恥」,人民「無感」;

廠商「無良」,媒體「無知」,百姓「無奈」。

橫批:前途「無亮」

幸而.........,唉,算了,不再摘錄了,那“幸而”二字的轉折處,真是多少真相轉個彎被夾持、易容的地方,英雄消失;梟雄漂白的地方。

第四節媒體導演的好戲續

何顯正網摘的另一首打油詩:

政府“有亂”,民代“有鬼”,人民“有苦”;

廠商“有錢”,媒體“有詐”,百姓“有怨”。

橫批:“有口”皆呸

總編輯問何顯正:你本身吃媒體飯,幹嘛說“媒體‘有詐'”?

何顯正急忙解釋:哎呀,老總,你也懂得小罵大讚;讀者拍案的道理啊。

總編輯想起,S國現在因為生意人和文化教育人交鋒,整個社群出現了群龍無首的局面,應該建議老闆乘虛而出、乘勢而上,以後仰仗何顯正大作文章的時候多得很,還是“小處忍之、大處用之”吧。

第四節媒體導演的好戲 續

老闆聽了總編輯的“進言”,沉思良久。

總編輯知道,事無大小,老闆都會是沉思良久;權威都是這樣建立起來的,不是嗎,有權威的人怎麼可以那麼容易表現出他的喜怒呢?

那是膚淺的人、沒格調的人的行為。

不過,善於觀顏察色的總編輯馬上“又知道怎麼做了”。

因為老闆沒有說“我看不大好吧?”

不久,總編輯的表現機會來了;S國西部遇上數十年來最嚴重的水災。

總編輯立即通知業務部,聯繫日常對業務部百般討好的各企業組織,要他們捐出救濟品,以讓良友出版社前去濟災。

第二天,報章頭條:本報社長悲天憫人、慈悲為懷,挺身救濟西部水災災民。

東西是人家捐的,名譽卻是老闆的;這肯定最符合老闆素來克勤克儉的投資策略。

捐東西的個人或企業也不敢出聲,因為平時要仰仗媒體的地方太多了;媒體不幫忙、少幫忙還無所謂,空穴來風給企業來個“據網上廣傳”的負面新聞,很多企業真的難以承受。

良友報章寫道,安頓中心的災民在收到他們派去的餅乾、麵包、瓜子、花生,感動的直流淚,直呼這回遇上了菩薩。

社論說,老闆這回的救災行動,果斷過人,被譽為最迅速、最實際,因為派去的是餅乾、麵包等食品,馬上可以拆開就可以吃。

他們其實是濟災啦,那些出動快艇、貨車,從重災區把災民疏散、載到救濟中心的慈善團體與單位,才叫著救災。

而良友媒體的一大票記者、攝記與領導層,給一粒麵包,叫人家“你咬一口、咬一口”,然後攝影機的聲音四起。

然後,總編輯發表一番受到老闆啟蒙與再三督促而“人飢我飢,人苦我苦”等等令人落淚的言辭。

大家鼓掌。

“噓!”

一位正忙著給災民安排床位、棉被的某宗教團體義工善意提醒他們:各位大德,大家需要休息,請各位讓他們靜靜休息好嗎?

結果,這個宗教團體給災區修橋補路、背老扶幼的新聞,被該報放到地方版,只剩下一張小小的照片、幾行說明。

而一位災民咬麵包的照片登載頭版;總編輯“悲天憫人”的演說成了頭條。

第五節·巨人遽逝

與E盟的商貿談判出現多項不利S國的決定,任丁嘉光怎麼賣口乖、扮親和,也擺不平媒體的毒舌。

一心給老闆抬轎的良友出版社,透過何顯正的評論更是一招比一招更顯得冷嘲熱諷的厲害。

丁嘉光第一個反應是,想方設法輸送些利益給出版社老闆,正苦於沒好計劃。

忽然,接到鍾國和的電話—惠貢化學集團前前任董事主席,也就是石樑之前一任的領導人辛本達過世!

惠貢化學集團前任董事主席說起這位辛老先生,在商界享有頗高的聲譽;大家都叫他“商界的良知”。

他曾留下一句名言,是媒體一再提起的:

“錢財固可愛,良知不能踩。”

在他領導惠貢期間,集團醜聞常有所聞,好奇的人問道:

“領導人那麼重視良知,公司為了營利為何還做出那麼多違背良知的事?”

公司高階管理層聽聞此話,常常當著笑話說:

唉~~這是他個人意見啦。

思想稍微積極的便說:在渾渾噩噩的商業環境中,有此想法,還敢說出來,真讓我們社會深感驕傲;這個社會也不是完全腐敗的啊!

丁嘉光馬上聯想到,辛本達的死亡具有很大的新聞價值;借光其死亡減輕E盟商貿決定對他造成的不利宣傳,是老天及時送來的莫大盛禮啊。

他肚子里馬上有了底稿:“錢財固可愛,良知不能踩”這個不死的精神,是辛老先生當年在惠貢集團整個董事部的祝福,特別是他個人幫忙下而提出來的。

這樣,他豈不就能成為“商界的良知 II”?

唯一可能揭他底牌的,是聽從了夫人枕邊建議而拉拔他起來的上任主席石梁,幸好石梁近年已經患上老人癡呆症,他就算說什麼也沒人會相信。

再說,石梁的夫人一路來視丁嘉光如乾弟弟,這部戲可說十拿九穩。

於是,辛本達的喪禮變成了一個宣教社會好風氣的活課室,老老少少哭哭啼啼的到大會堂瞻仰其餘體,順便合照、自拍、打卡,第一時間直播自己熱情洋溢參與了這個世紀偉人的送別儀式。

為了滿足粉絲們的要求,做好公關工作,火化儀式延遲了兩個小時。

待棺木送進了焚化爐,才有人告訴丁嘉光:辛本達本身所屬的宗教儀式還沒完成。

第二天,有人說他昨夜裡看見了辛本達。

問他:您死得那麼風光,已經得到整個社會的認可,幾乎可以叫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追頒榮譽了,您為何還沒升天呢?

他戚戚地說:我火化前沒完成本身的誦經與告別儀式,教主不允許我升天;我現在是人間孤魂啊。

見他的人說:人間正需要你呢;你死後,大家才發現你的偉大。

第五節·巨人遽逝 (續)

據聞丁嘉光常常提到,希特勒宣傳部長說的一個小故事。

蓋世魔王的化妝師也有坦誠的一刻,挺令人感到意外。

姑且聽之就是,他說~~

年輕時,我的老師教我,追女孩不怕表白,

一個不接受你,就跟十個表白,十個不接受你,

就跟一百個表白,長久堅持下去。

總有一個瞎了眼的!

丁嘉光有時三杯下肚後說這故事,會洋洋得意補充:

有的話明明不能聽,為何還是那麼多人相信?因為瞎眼的人夠多了,那個眼睛好的也不能不聽了

第六節·一場球賽(續)

S國羽球隊在國際賽輸了球,出版社名筆何顯正在咖啡店私下對朋友說,也好,輸了球;我鬆了一口氣。

朋友問:你為什麼這麼說?

何顯正:害怕我們的球隊贏了球,球員會被執政黨拉去政治集會露面打氣,這和我的立場有衝突;可是昨晚看球賽時,我心裡卻一直在為國家隊禱告;真矛盾!

豈知,捧面來小販嘻皮笑臉說:你不是一直叫人民要看大格局、大未來;為了這美麗的新天,很多不爽的事是有必要含著淚、痛著心去幹嗎?甚至修憲、改教都無所謂啦,一座獎杯算什麼?

何顯正吃著那碗麵,很不是味道,沒吃完就走了。

第七節·甜葡萄心理學

丈夫:“謝謝你在鄰居面前誇我有才華”

妻子說:“你要錢沒錢,要貌沒貌,要地位沒地位,

我要不說你有才華,別人還不得罵我傻啊。”

第八節·官商互惠

葉里昂魄力過人,一邊和商場雙雄過招,一邊繼續在官商互惠的精神下和立法集團打好關係。

在剛過的選舉中,他所投注的幾頭馬都沒讓他失望,不僅中選,也爬上了高位。

偏偏這些新上任的高官個個像餓鬼,因為分贓不齊而鬧內訌。

這種情況在S國的一個A行政區,情況更是惡劣。

這個行政區由一個兩黨組成的聯合政府所管理,偏偏因為爭奪民宅管委會、垃圾管委會等豐富草根利益,乙黨密謀收買一些甲黨議員以弄垮甲黨,方便自己一黨做大。

來自甲黨的行政區首長卻機敏過人,既然你們做初一,我就做十五,引用本身的行政首長權力,一口氣開除了乙黨的三位行政官。

三位行政官的頭頭張登勤是葉里昂所投注的馬,大選時耗了葉里昂集團不少財力、物力與人力,只做了幾個月就被開除了,當然難以面對葉里昂。

另一方面,他這位子才做了一陣子,又在他所謂的“高薪養廉,追上新加坡”的動議下,給各行政官—當然包括他自己—加了高薪,捨不得啊。

據聞這位官爺平時沒讀幾本書,就只懂得泡《步步驚心》、《娘要嫁人》之類的大陸連續劇,學幾句台詞“豐富”自己的演說用詞,弄幾招“宮心計”混日子,卻偏偏扮有學問、高高在上教訓人家多讀書,免得書到用時方恨少。

反正他們這一路人,早已經習慣,只要敢喊“民主”,自己就是民主鬥士了;敢喊正義,自己就是正義化身了。

民主、人權、正義、自由這麼大的名堂,都可以這樣玩,學問、讀書?算什麼?

可以想像他在被開除的那一整天,都坐在電視機前看陸劇找“神來台詞”,第二天,大家都靜靜不出聲,免得多說多錯,他卻仗著自己有學問、口才了得,從陸劇找到好藉口繼續做官,所以在媒體面前發表了“生花妙筆”的言論。

張登勤素來最喜歡用的字眼是“智取”;他這回怎麼個智取法?我們接下去會交代,先說的是這位張先生給自己的定位,還是那素來“高高在上、清白不群”的偉大形象,長話短說,就是關公再世。

說來,這位“才子律師”害慘了其他的被開除的同僚,無端端和他一起組成“三人幫”,和行政首長沒有轉圜的餘地。

夜裡看他們站在精神領袖背後,一幅“我們現在失業了”博同情的樣子,除了戲子,一般人怎麼可以一下子從慷慨激昂的風發英姿,變成一隻落水狗的可憐相?

“才子”的台詞不知出自何典,但那邏輯,好像有人說:

“我尊重我爸爸的教誨,不能親近歡場女人;所以我尋花問柳,都只是貼近她們,不牽涉任何私人感情,親近一事因此是不存在的。”

第九節·帽子的故事

前幾個小時意氣風發、自鳴得意,一派眾人皆蠢我英明的神氣;後幾個小時又垂頭缩尾、舔傷自憐,一幅給人刻薄了、欺負了的弱者病態,就是這些政治人物的拿手戲碼。

難怪他們的某位同路人也受不了地說:“他們是被
寵壞的孩子。”


只懂得撒野與撒嬌兩種反應,卻說要替人解決問題,他們本身就是問題。

在社會多事之秋,也是他們全神製造大戲道具,特別是帽子的季節。

帽子不是一個牌子,是三個;三個品牌原說他們是一家的,彼此平等不分彼此、是新時代的恩愛典範。

沒事的時候,拿出最漂亮的帽子,給對方裝扮成淑女、君子、聖賢、道德家、進步分子, 新思想家...........,帽子大得讓人都看不清他們的面孔。

路上有塊肥肉時,彼此卻從背後拿出另一些奇形怪狀、破破爛爛的帽子,追著去給人扣,趁人不防給人戴;被戴的一邊急忙脫帽子、丟帽子,一邊也把自己背後的髒帽子、臭帽子反扣在對方頭上。

路上於是有很多人公然糾纏、扭打的領導。

大家看得目瞪口呆,他們還以為難得惹人注目。

RS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