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浩蕩的天地之間

宮中火起,金川門以後,料是一段辛酸歲月了,

涉過水田,在竹林下,回首石頭城上的黃昏,

倉皇入林,出林,渡河,

百宮皆離散,只有于儉跟隨,

阿,幼妹,弱質何纖纖,

幸有宮女秀秀相扶,農舍零落,暮色四合,

這就是我曾有過的江山嗎?

芒鞋、剃刀、度牒、袈裟,

祖皇大漸時留下的的秘箱

恍如傳說中的故事,

從宮侯的御溝泛出,

化作江南無數的村前流水,

悄悄地流過,又一座山,

豺狼在邑龍在野,凶年啊!

陌上的農夫,渡頭的野老,

停鋤擱槳,談起了推背圖。

走時是夏日,芒種過後,

猶記春社祈年,廷議縱橫

千張百頁的夏稅秋糧,

滔滔的策論夸夸其談,

從歲初的春分談到穀雨,

如今想來,也真不如

江湖賣唱人的鳳陽花鼓,

田間百姓家的種地經了。

罷了,我們是化緣的僧人,

落魄的江湖漢子和妹妹,

尋親不遇的農女,

轉轉流徙在這江南的水鄉,

避難、賣卜、傭工、問路,

漁樵暗指瀛洲外,曰:

王孫王孫慎莫疏,

海上佳氣無時無,

向著南方,傳說的南方,

嶂嶺千層的南方。

終出湘潭,越梅嶺,人南雄,

回首珠璣巷口的夕陽,

西風裡,大庚山色連天黑,

過韶關,南向混沌,

那夜在丁洲,鳥雀南飛,

無枝可栖,妹丙,妹死,

造化是這般的重複弄人?

逃難、死亡、投荒、入海。

Views: 228

Replies to This Discussion

在浩蕩的的天地之 (續)


如今已在海上,海上生明月,

體驗真的若毗鄰嗎?說著,

說著,指著遠方迷人的雲,

說雲下有一座山極美,

山上有光,光若懷裡的明珠,

明珠啊明珠,蘊蘊其澤,

出自渤泥,出自渤泥,

渤泥,悠悠乎在水一方,

不可到,迢迢乎不可到。

驀然霧散十里,舟楫驟近,

那是一座部落,黃昏的風,

拍著村前的,是大宋的旌旗,

在炎荒的瘴雨中,

染成了杜順的圖紋,

豈是臨安城外的一灣藍水,

層林下的一聲款乃,

播出了夢裡的海外江南,

霧迷千岩萬壑,不知有漢有唐。

 

彷彿在一座古老的宅院,

打開舊日深鎖的重門,

驚見岸上林下,竟是宋代,

一個絕世佳人涉水迎我,

呵,前生許諾過的嗎?

山在,海在,明月在,

許是一顆千年種子,

飄零萬里,隱於巖壑,

見雨即芽,初為蘭芷,

傳之為胡姬,亭亭乎玉立,

透三分野性,一點夷蠻,

非華非夏,亦華亦夏。

 

啊,唐詩姿采,宋時風,

誰也留不住,留不住,

昨日的,燈火下樓台,

也罷,秀秀識紡,於儉知耕,

今日之日,且耕且織,

何如漢家六藝,農之餘,

教之、化之、累之、聚之,

在海上,在浩蕩的天地之間。


(摘自白垚著《綠雲起於綠草》 262頁)

我是最美麗的傳說

浩蕩的天地之間,我們相逢,

如蘆葦和海水,海水和蘆葦,

每一次湧然而來的歡喜,都是

七世三生的糾纏、擁抱,

無所不在的滲透,沉落复升起,

深情的灌注,萬頃的汪洋,

千般陌生,不是陌生,

願是你杯裡的一株水草,

水草,阿,我是一株水草。

生前有卦,卦說我有冤家,

冤家從海上來,到時,

船連千里,杜順珠沉水下,

渤泥弓藏箭折,山石流淚,

以為有戰事,誰知是你,

我的鼓為你而敲,我的刀,

為你放下,我七彩的旌旗,

為你高掛,我的王庭和你共坐,

不是冤家,卻是冤家,

七世三生的債,一起還你。


轉換成一種笑語,一個夢,

一個深不可測的未來,

一種隔世重逢的期待,

在黃昏的倒影裡,你來娶我,

海上的船樓載著蕭鼓,

花嫁的儀仗旌旗,守候在

岸上的燈火,光如白晝,

水西十里,我赤足以芙蓉迎你,

在岸上,在舟上,在水上,

我知道你將是我的夫郎。

如是命運,前生注定了,

手的牽引,額的接觸,

結髮的糾纏,忽然驚覺

前生臂上深印的齒痕在,

山在,海在,明月在,

啊,樹也在,你是喬木,

我是女蘿,你柔軟的女蘿,

喬木何高高,女蘿何纏纏,

我是永遠纏住你的、你的女蘿。

我是最美麗的傳說

王庭中年年、月月、日日,

少女的心事、盼望和成長,

月影的涼涼暖暖,五內的微顫,

七世三生的夢,夢裡的笑,

山上的花,海上的狼,風裡的

女性的成熟,蘭芷的芬芳,

把一切都給了你,你隨我來,

我願意開放,我願意盈滿,

恰如朝花夜月,讓你目眩神迷,

呵,快!快扶住我,我已神迷。

雨落在森林,月自山間升起,

山中的祭台,海上的傳說,

鼓聲咚咚,都美如待嫁的新愁,

明月的疑惑,蝶變的杜順圖紋?

何關身世,只是前因,卜者說,

說著,說著,雨真的落了下來,

月也升起,鼓聲咚咚,

南韶音奏蕃婆弄,鍾鼓齊鳴

二娃出嫁了,金冠纓絡,

紅紗遮面,我是漢人的媳婦,

我是杜順最美麗新娘。

紅紗遮面,紅紗挑起,

挑開眉尖的情歌,

眼裡的淺唱,也如傳說,

掀開命運的帷幕,

結髮為夫妻,那結在,

那前生的齒痕在,

我為你妻,我為你婦,

我為你開枝發葉,

你為我夫,我們的兒女,

是唐山的帝王、杜順的女王。

你為我夫,夫,隨我來,

隨我來,去那雲起處,

去那無人的頂峰,

望海,以山中的岩石,

證我們的七世三生,

千般歡喜,就是歡喜,

聽,那山中不斷的松濤,

那海上嘩然的波浪,

阿,雲飛揚,雲飛揚,

我是風,我是山,我是歌,

我是海上最美麗的傳說。

(2001年5月19日)

RS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