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平台是一種新媒介,能“再現真實”,用戶年輕化,有體驗感,與用戶互動性高。只要一部智能手機和一個註冊賬號,誰都能對著鏡頭現場直播,日進鬥金的“傳說”吸引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加入。

手上有一份“著裝要求”,摘取幾點:女性背部裸露部位,不能超過上半部的三分之二以上,即腰節以上;女性下裝腰部必須穿到骨盆以上,低腰下裝不得低於臍下2cm,即不得露出胯骨及骨盆位置;短裙或短褲下擺不得高於臀下線;女性胸​​部裸露面積,不能超過胸部三分一,上裝最低不得超過胸部三分一的位置……這是“鬥魚”直播平台對美女主播較為嚴厲的著裝要求。

在尺度把控上,一些直播平台依然常見“露乳溝”、“吃優酪乳舔嘴唇”等挑逗性動作,也有不少直播用戶以“你濕了嗎”、“你脫了唄”等詞句與直播美女直接溝通。 《北京網絡直播行業自律公約》,對此也沒有明確規定妥與不妥。這一《自律公約》是5個月前百度、新浪、搜狐、樂視、優酷、酷我、繁星、映客、虎牙、花椒等20多家從事網絡直播表演的公司負責人聯手發布的。

5個月前,成立才兩年多的“鬥魚”直播平台,已完成新一輪融資約1億美元。都說2016年是“中國網絡直播元年”。直播,2015年爆發,2016年已處於快速增長期。自2015年下半年以來,移動端直播APP已近300款,網紅、明星、創業者、投資者似乎都中了“直播”的毒,相關“網紅產業”,預計2016年產值高達580億元人民幣。新浪SHOW、鬥魚、映客等直播平台用戶增長迅猛,優酷、土豆、秒拍、陌陌等相繼上線直播功能,阿裏、騰訊等互聯網巨頭,紛紛“入局落子”而躋身其中,圖分網絡直播蛋糕。

直播平台是一種新媒介,能“再現真實”,用戶年輕化,有體驗感,與用戶互動性高。只要一部智能手機和一個註冊賬號,誰都能對著鏡頭現場直播,日進鬥金的“傳說”吸引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加入。大學生“小西米”白天學校讀書,晚上8點是她直播時間。

在租住的公寓裏,面對網絡世界裏的粉絲,她一首一首唱歌,答謝他們在網絡直播平台送出虛擬禮物。她自從在YY網絡直播平台註冊為主播後,一周四五次直播,月入近兩萬元人民幣。 “小西米”只是活躍在網絡直播平台眾多“網紅”之一。

《中國互聯網路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新近發布,中國互聯網普及率達51.7%,網民達7.1億人,每一網民日均花費3.8小時上網,網絡直播、互聯網金融等新業態發展迅猛。然而,在繁榮景象背後,各種問題也日益凸顯:直播火熱,難逃“涉黃涉暴”陰影;各類APP豐富,惡意刷流量的例子屢見不鮮……10元人民幣就能買5000個人氣,在淘寶網上,直播平台刷人氣儼然成為一個產業。直播間裏盡管是黑屏,也有5000多人在線觀看,更會為直播點亮。直播流量造假,在直播行業已是公開秘密。一次,某主播在“鬥魚”平台直播遊戲“英雄聯盟”時,聊天室顯示,觀看人數竟然超過13億。


網路直播是社會的內在需求。當下,直播用戶各年齡段中,20-29歲的最多,30-39歲的居次,其他年齡段的用戶少到可忽略。

從用戶性別看,女性也幾乎可忽略。現在大部份直播產品都是遊戲直播和美女直播,正合男生胃口,女生很少玩競技類遊戲,也不再會被美女吸睛。年輕男性對遊戲和美女的需求,是持久而永不過時的。於是人們在思考,網絡直播在創​​新和監管博弈中走到今天,挑逗性言行在直​​播中又能走到哪一步?互聯網領域最常見的現象就是“你方唱罷我登台”,任何互聯網產品都有生命周期,直播又能火多久?

文章來源:星洲日報/香港碎影·作者:江迅·《亞洲周刊》副總編輯·2016.09.18

Views: 19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