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职头一天,菲立到巴生城南旧区。他把车停在吉隆坡中央车站,跳上往巴生港口方向开的电动火车。

一路上,脑子盘旋着老赵说过的一句话:“比起十九世纪中,那些初到巴生的英国精英,你们幸福多了;他们当时来去吉隆坡和巴生一趟,耗时三天。”

為何不創作自己的東西?

奔驰在初建于1886年的铁路上,菲立觉得,过去三年在电视摄制公司上班,本身已经变成了一列电动火车。固定的轨道,固定的作息表,不外就是照着香港、新加坡以前拍过的连续剧,在马来西亚找一班发明星梦的年轻人,加上几个已经没有知觉的过气演员,重新“煮一锅”。

他曾经尝试和老板沟通:“我们的文化资源那么丰富,为什么不拍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
老板一幅“这点你不明白”的模样说:“哎呀,抄袭就是最大的赞美嘛!何况,你看看,有双子塔的背景,演员又过来一句客话,过去一句印度话,这不就是马来西亚风格?那位马来领袖用华语问候一声‘你好吗’,媒体还不是感动得纷纷报导?我们的‘文化消费’很简单的啦。”

和这样的管理人共事,菲立的才华能发光吗?老赵对他说:“不开心就出来吧,和我一道搞《巴生创意节》。这里的旅游要起跑了,是好汉总能开天辟地。”

想着想着,火车开进了巴生老城区。菲立步出全马第二古老的火车站,拐右行走一分钟,就看见老赵坐在桥底老店等着他。李老板捧上的肉骨茶,正在沙煲里热滚着冒烟。

吃过早饭,走二十来步,穿过老店右侧的桥下,望着巴生一级历史文物阿都拉仓库,老赵对菲立说:“比起十九世纪中,那些到巴生来干活的叶亚来部下,我们此刻应该感觉到很幸福。”菲立说:“是啊,烈日当空,这大桥成了大阳伞,我觉得很舒服。”

創意節:巴生故事的起點

老赵作状要踢他一脚说:“幸好你离开了旧公司,你的想象力都快死了!我跟你讲,1867年,诺贝尔发明炸药的那一年,一位落难的犹太哲学家,在伦敦发表了一种思想意识的炸药叫《资本论》,那个人叫马克思。同一年,也有一群炮兵,在叶亚来领导下,在巴生这地方的烽火中博运气。

“他们当中,有些原是追随广东洪秀全起义的农民。他们血拼出来的太平天国,曾统治过华南六百多个城镇,威风了十四年。后来,面对大清皇朝配合英、美、法军的围剿,他们发现到,洪秀全一直在宣扬的上帝,始终没有伸出爱的援手,便逃到南洋来了。

“在南洋,碰上也是来自广东的叶亚来,日子虽然一样苦,至少还有工作做,上吉隆坡开矿去。这座阿都拉仓库,就是当时储藏锡米、缴纳矿税的机关。那年头,代表雪州苏丹主政巴生的总督阿都拉,其实并非雪兰莪皇室成员。他获得这迅速致富的优职,是因为他从老家卢骨下马六甲去,为苏丹筹来三万元,作为引进八十七位中国苦力采矿的本钱。

“阿都拉过了十几年好光景,华南苦力也渐渐不愁没饭吃,偏偏碰上雪州的一位皇亲马哈狄,因为没继承老爸当上巴生酋长,和雪州公主的婚事又告吹,心一横造反了。阿都拉一家子逃去马六甲,马哈狄便封锁巴生河,坐地抽税。苏丹的女婿顾丁,从吉打奔丧赶回来率军反击,两帮人马便打了七年仗。

“菲立,你想想,比起那时为顾丁卖命的叶亚来部队,我们此刻是不是很好?”

菲立想了一阵子说:“老赵,真正让我觉得幸福的,不仅仅是享受了美食来看人文古迹。我想起十九世纪中,英国的一位女作家伊莎贝拉勃德,在巴生待了一阵子观察到,雪兰莪的锡矿好像是开发不尽的财富。今天,真正让我感到幸福的是,在我们面前,有挖掘不尽的上好故事。

“这些,应该是推动我们旅游、零售、土产、房地产、农业休闲和电视电影的资源。大家一直在嚷嚷吸引中国人、欧洲人来玩,为何不和他们说一说,跟他们祖上有关的历史?老赵,让《巴生创意节》成为我们说巴生故事的起点吧。”

Views: 128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